当前位置:首页>洪荒封神>

      神洲大陆也是有着东升西落的太阳,可以看到皎洁明月,漫天星辰。一年也是分四个季节,十二个月份,每月分三十天,每天十二个时辰。

      其他整体类似于华夏的古代时期,不过面积大了无数倍,以皇朝——王朝——府——城一级一级统治,等级森严,一个人的地位与其修为直接挂钩,强者可以和一朝之主平起平坐。

      这座晴阳城就差不多有前世华夏的一个县那么大,城主项应天出自云天府的大家族——项家,背景深厚,同时拥有着人阶后期的实力,才能坐稳位置。

      究竟哪个不开眼的敢害自己呢?

      脱离险境后,项川开始思考未来的路,首先是报仇。

      自己这中毒有些蹊跷,肯定是被人暗害的。

      不过万事讲究证据,一切都需要去调查清楚。

      当然目前最大的问题还不是找出凶手,而是要先过了父亲和张神医那一关,明明之前是看着活不过多久,怎么突然间生龙活虎起来了。

      虽然父亲和神医应该都值得信任,但有些事情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

      项川站起身来到镜子前。

      他发现这个世界对玻璃的应用已经很成熟。

      不光有着镜子,另外窗户也都是透明玻璃所制成。

      这个倒是不错,不用像前世的古装剧中一样用铜镜了。

      只见镜中一位少年,一头长发用簪子束了起来,这个让来自现代的他非常不适应,不过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不能那么特立独行,只能先忍着了。

      额头绑着防风的头带,身上穿着月白色的袍子。

      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基因,项川虽然才十六岁,身形却足有八尺以上,相貌更是英俊不凡,还超过其父,想来自身母亲也是一个大美人。

      只是近三天没有进食,导致脸色不是很好,有些苍白,但由于系统给项川补足了先天元气,气质上没有丝毫萎靡,仿佛一颗蒙尘的明珠,只要擦去表面的微尘,立刻会展现出光芒。

      “华夏国古代的潘安,徐公估计也没我现在这么帅吧。”

      项川取下头带,穿好外衣,打开了房门,把正在门外的项应天吓了一大跳,张思正也在门口,还没离开,他更是惊讶得嘴都合不上,手指指着项川,微微颤动着。

      项应天赶忙过来扶住项川,一脸关心:“川儿……?”

      项川微笑着推开父亲的手,“父亲,我有点饿了,先吃点东西,再和您与张神医慢慢说好吗?”

      “不愧是府城来的神医啊,少城主看样子没事了。”

      “可神医怎么那副表情?”

      “是啊,少城主对我们一向温和,这次真的上天保佑。”

      有数名下人看到项川出门,议论纷纷。

      项川配着清爽的小菜吃了三大碗粥才停下来,和项应天,张思正来到了会客厅。

      看着惊喜的父亲和一脸疑问的神医,他慢慢说出了前面在卧房想好的理由。

      “之前张神医和父亲陆续出去之后,我本来是想安安静静地离世的,不过后面出现了一位中年道士,说我和他有缘,是中了七蛇散,帮我祛了毒后就离开了。”

      “七蛇散?这是出自南大陆的一种奇毒,由七种毒蛇的毒液根据一定比例调配出来,无色无味,极易挥发,中之两天后发作,而后会无声无息地死去,只有当地的独门解药或者传奇境高人可解。”

      张思正被七蛇散吸引到了注意力。

      “张神医,您了解这种毒?”

      “老夫本是药仙谷的弟子,之前听师父说过这种毒,不过一直没有见识过,所以之前也没诊断出来。”

      “张神医原来是出自药仙谷,失敬失敬。”

      项应天明显听说过这个药仙谷的名头,脸上的尊崇之情非常真诚。

      “惭愧啊,我在谷中修炼到人阶后期,修为就不得寸进,加上年少时期就有悬壶济世的理想,所以才来到世俗。这毒我师父应该有办法解,可他远在药仙谷。老夫厚颜问下少城主,那位道人给你吃的解药可有剩余,可否借老夫一观?”

      “张神医,您是长辈,叫我项川就好,那位前辈并没有给我服用解药,只是在我身上轻轻点了几下,就离去了。”

      项应天和张思正闻言明显呆了一下,接着相对一视,异口同声地震惊道。

      “传奇境!”

      “也是,只有传奇境高人有这等手段,我和张神医就在房门外,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动静。我刚才还在奇怪……”项应天说道。

      “川儿,你这次是走了大运啊!”

      项川显然还是低估了传奇境的分量。

      项应天和张思正并没有细问下去,喝了点茶,寒暄了几句之后,张神医就离开去休息了。

      这次虽然没有成功诊治,但是和传奇境擦肩而过,此行不虚!

      “父亲,我要习武。”等张神医走后,项川对着项应天认真地说道。

      “川儿,你生下来就全身经脉阻塞,是无法习武的。”

      “那位前辈帮我祛毒的时候,还说帮我顺便打通了三条经脉……”

      “那么说你现在已经是后天初期了?”

      “孩儿之前在书籍上只看到过一些大概,麻烦父亲为我细说一下。”

      项川知道修炼分后天、人阶等境界,每个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和后期。

      “人体分十二大主经脉与奇经八脉,后天修炼的本质是吸取天地元气,打通这二十条经脉,增加力量。

      有的人像川儿你之前一样,全身经脉不通,这样的除非遇到奇遇,否则是一辈子不能习武的。

      而称之为有修炼天赋的人一般天生会通一至三条主经脉,因为通的程度不同,所以每个人天生的力量也不同,有大有小。”

      “打通这二十条经脉,就能成就人阶。为父如今就是人阶后期。至于人阶之上,川儿你如今离那太过遥远,暂时不需要知道。”

      项应天边说着边摸了摸自己的胡茬。

      将后天与人阶每个阶段细细地告诉了项川。

      看得出来心情还不错。

      项川感觉这位老父亲肯定是在向他炫耀,人阶之上不就是地阶,天阶和传奇嘛,书上都有写,只是一笔带过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