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草莓社区2020

      就答应将他们送到上级指挥部,同时命令对方派人通知二0 七师所属部队从此时起,停止一切作战行动,否则一切后果均由你方负责。随后将敌方谈判代表送往师部。

      敌方作战室主任送往师部后,由组织科长王千祥接待并与其谈判。王科长断然指出:

      现在不是你们要求谈判的时候,东北果党军,已全部被我军歼灭,摆在你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就是无条件的放下武器投降。

      你们立即回去,向全体官兵做好工作,停止一切抵抗。限3日8时前放下武器投降。我方保证所有投降人员的人身安全,并按个人的志愿遣返回家。

      12时许,马常胜团长、柳寅夏政委率团主力进至南湖地区,准备随时消灭浑河堡之敌。

      他们传达了师首长指示:

      浑河堡之敌二0七师已完全孤立,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尽可能迫使其放下武器投降。只有在万不得已时才可采取武力消灭。部队应做好以武力消灭之准备,十六团也将前往参战。

      2日整天,双方隔河对峙,柳政委和马常胜团长详细观察浑河堡地形,研究制定强行通过浑河大桥的作战方案和涉水渡过浑河的准备。

      为控制浑河大桥,马团长命令九连用一个班在外策应,指导员孙守金带两名战士强行进入浑河北岸敌军桥头堡。

      孙守金进入敌地堡之后,命令敌排长:

      你立刻到我方指挥部,我们营长要见你,有事面谈。敌排长出于无奈,只得照孙指导员的命令走出桥头堡,被两名战士带到马团长面前,马团长未与其说话,使了一个眼色,战士们把他带到别处看押。

      防守桥头堡的敌人共两个班。士兵们见到排长被带走,立即对孙守金指导员说:

      “我们早就不想打了。就是我们的排长不干,他很顽固。现在我们就把桥头堡交给你们”。

      就这样,九连就顺利占领了桥头堡,为主力通过浑河大桥创造了有利条件。

      2日晚二0七师仍采取拖延手段,再次派人前来与我军谈判,要求起义,团长马常胜、政委柳寅夏断然拒绝其要求。

      指出,只有无条件放下武器投降才是唯一出路,否则我军将发起进攻,以武力消灭之。

      并限令其于3日8时前做好投降准备,届时我军进入浑河堡,接受你们的投降。

      3日拂晓,南线我军十二纵部队也逼近浑河堡,并发命令要二0七师向他们投降。

      二0七师见走投无路,派人走过大桥告知:

      我们只愿意向贵部投降,请贵部立即进入浑河堡,接受投降。希望贵部保障我部所有人员安全。

      为抢在十二纵之前进入浑河堡,马常胜命令三营立即刻跑步通过浑河堡大桥,进入浑河堡,并报告柳政委,请他率团主力随三营之后进入浑河堡,迅速展开在浑河堡以南形成扇形包围,防敌南逃。

      盘据在浑河堡的敌二0七师尚有两个旅、两个炮兵团和师直属队共七千余人。

      三营人少,只能从南面完成对其包围,抽不出兵力接受投降。

      此时敌人已纷纷走向中心交出武器,马团长身边只有一个排无力接受敌人投降。

      一位参谋建议:

      让他们带着武器和粮食,到大桥北岸集中。由一、二营接受投降。

      马团长同意这个建议,命令敌二0七师作战室主任,立即整队到浑河大桥北岸集中,两个炮兵团就地放下武器等候受降。

      此时十二纵队已经赶来要求参加受降,战士们对他们说:

      “浑河堡敌人已被我部全部包围,正在放下武器,我们的兵力足够用的,用不着贵部参加”。

      经过两小时收缴武器,集中投降人员,十七团和后来参战的十六团共俘敌二0七师少将副师长陈人云以下七千余人,缴获数千件各种武器,其中有15门大炮。

      十七团无一伤亡,也未消耗一枪一弹。

      在七千余俘虏中精选一部分年轻、有文化的士兵(二0七师系青年军,士兵大都是青年学生),经过动员,他们自愿参加解放军。

      这些年轻人在后来的天津战役、湘西战役、抗美援朝战争中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他们中有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有的后来长期在部队工作,其中有曾经担任一一七师师长、三十九集团军军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院长的徐某某上将、有担任过三十九集团军副参谋长的郭某同志。

      歼灭廖耀湘兵团当天傍晚,大家正在吃晚饭,突然接到命令:立刻出发,进攻沈阳。我们放下碗就走;由于连夜行军打仗困得不行,张庆林的马夫牵着马走,张庆林只好伏在马背上休息。谁知,马夫也困得糊里糊涂了,竟然自已一头撞在树上,马惊了才把张庆林弄醒了。

      部队连夜赶到沈阳外围,已是黄昏,顾不上吃饭,赶紧休息了几个小时。

      次日早晨8点,部队攻进沈阳铁西区,敌军一个旅也正在吃早饭,我们缴械后,即赶紧“抢”饭吃。

      铁西区是军工生产区,守护这里的是敌军二O七师一个整编旅,不经打,我们缴了其全部武器装备,吃过早饭,接着又往城西车站打。

      四师用十一团打下车站,又令十二团继续向东发展。随后,几个团开始向里打巷战。

      打沈阳和在黑山、大虎山打廖耀湘西迸兵团一样,仍然很乱。因为当时是在和敌人抢时间,就是要打得突然,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来不及逃走。哎,这乱呀,乱出了许多笑话。

      四师师长带十二团越过铁路往里打,碰上敌一个装甲营,师长指挥部队用爆破筒打,爆破简一响,敌见大势已去,兵败如山倒,便投降了。

      四师的部队不会开装甲车,四师师长只好令部队将装甲车封在了一个大院子里,把敌人隔开派人看押起来。

      部队处理好装甲营之敌后,转眼又向前走了。这时,四师师长身边只剩下一个科长和通信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