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里他疯狂的要我

      二单发售的日子没有什么紧张的气氛。

      毕竟不同于出道单了,大家也都有了经验,这一天或许是值得纪念的日子,但绝对不至于像出道单发售那般万众瞩目。

      聚会的地点则毫无悬念的选在了小屋,其中倒也不是没有别的意见,比如生田绘梨花就提出要不去烤肉店?但是考虑到成本问题最终还是被否决了,因为某位白姓经纪人自上次吃烤肉被狠狠的宰了一笔之后就对这地方讳莫如深,除非是真的没办法,否则是绝不会轻易开口带着这群家伙迈进去的。

      而其他例如松村沙友理所提出的在白云山的住所之类的,则被其本人亲口否决了,因为别人或许不清楚,他可是清楚得很,说是说聚会,这家伙明摆着就是盯上了他珍藏的漫画还有冰箱里的食物,上次来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可不会上当。

      所以选在了小屋,也只能是小屋。

      那里毕竟什么也不缺,空间宽敞,环境也不错,虽然地点在墨田区,距离成员们住的宿舍稍微需要走上一段距离,但无疑是聚会的最佳场所。

      而且据说白云山最近专门去找了几家不错的甜品店,买了些风味独特的甜品美食放在了小屋里,打算大家尝过之后挑选两家作为长期的合作供应商。

      原因的话是因为这家伙平时买的五花八门的零食吃多了,除了炸鸡姐妹以及麦麦等少数人以外,大家的口味都被养刁了,连休息室里的慰问品都感觉没那么好吃了,所以换换口味改善一下风格势在必行。

      不过话说回来成员们虽然这么说,但也只是口头上的抱怨一下而已,谁也没当真,只当做个玩笑话而已,谁也没想到白云山居然当真了,知道这个消息时可以说几乎所有成员都吃了一惊,惊喜交加到不知道说什么好,知名的那几位吃货们更是高兴地直接从原地蹦了起来,就差直接抬起白云山高呼万岁了。

      所以说......白云桑真的是很好的人呢。

      心里想着这些细节,西野七濑的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了轻快的笑容,脚步也微微加快了一点,不过下一刻,她却忽然脚步一顿,扭头看向了右手边街道巷子里的一个角落。

      角落有一栋老旧的房屋,看上去许久没有人居住的模样,窗户以及门缝间布满了厚重的灰尘,而在屋子的一角,半步宽的屋檐下则放着一个不大的正方形废纸箱,纸箱微微颤动,里面似乎还能听见一两声细微的动静。

      她听见了猫的叫声。

      而且还是小猫,一只被遗弃的流浪猫,因为从纸箱的长度以及习性判断,如果是成年的猫不可能到现在还缩在那么小的废纸箱里。

      废纸箱的四周有这一连片的草丛遮蔽,乍看之下很难直接发觉,不过细心看来还是能在四周看见些许散落的猫粮以及打开盖子的水瓶与小碗,应该是附近的居民或者路过的人看见这一幕恻隐之心发作留下的,不过可惜的是留下猫粮的人们并没有收留,所以废纸箱里的流浪猫依旧没有被人带走,而是待在那个隐蔽的角落里。

      西野七濑静静的盯着那个角落看了许久,没有说话。

      ......

      第二张单曲来吧香波除了表题曲《来吧香波》,以及白云山在二单敲定之时所写的《狼に口笛を》,再加上其他四首曲子之外,还额外附录了一首曲子,正是四月初时白云山在领奖现场时所创作的那首《Song for Someone》。

      因为吸取了出道单的经验,知道除了那些喜欢偶像的偶像宅回来购买单曲之外,还有不少人是冲着白云山的名头来的,所以这首曲子也在里面。毕竟这可是难得的商机,至少在热度消退之前可不能这样白白错过。

      这首纯英文歌,白云山与今野义雄商量过后最初的决断是让成员们在录音棚里录一遍,然后再塞进这张单曲里,但出来的结果却并不理想。

      首先是唱法以及腔调明显失了原曲的那股味道,原唱u2作为享誉世界的知名乐团,其他的种种不用赘述,其主唱保罗自身的水准肯定是顶尖无疑,目前的成员们想要达到这个水平无疑是在天方夜谭,模仿都模仿不来,毕竟在霓虹艺能界大家几乎都心知肚明一个笑话,那就是不要去强求偶像的唱歌水平,毕竟她们是偶像,不是专业歌手。

      其次纯英文歌词也是一个难点,白云山有想过自己重写一遍,改成日文歌词,但效果却并不理想。结合前面所提到的难题,最终还是与今野义雄敲定,这首曲子依旧是由白云山自己原唱,不过可以附加一个成员们的合唱版,一起塞进这张单曲里,反正对于饭们而言,肯定是不会嫌多只会嫌少的,多一首曲子高兴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有意见。

      于是现在到白云山手里的,就是这样一张结合了多种需求以及各方面考虑下的成果,一张薄薄的CD。

      他看着手里的CD精致的包装,以及上面女孩们可爱的笑靥,仔细扫视了良久,才终于在制作名单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由感到老怀安慰,满意的将CD放了回去,然后慢悠悠的合了起来,放在了一旁的电视上。

      倒也不是真的有多么感到与有荣焉,又或者是觉得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上面是件多么值得欣喜宽慰的事情,他只是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上面,想到了某位松冈看见这一幕时便秘的脸色,心情就不由自主的畅快了起来。

      呵呵,喜欢告状?你以为你那张老脸谁都能赏你几分?

      白云山心里暗想,如果说前段时间秋元康那一番推脱打太极只是一招隐晦的看不清脸色的暗拳,或许有点难堪但大家好歹还保持着基本的颜面。那现在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第二张单曲的包装上,几乎就可以说是一记明晃晃的巴掌了,狠狠地扇在了那位想要让自己滚蛋的家伙脸上,可谓是铿锵有力,畅快无比,当浮一大白。

      不过想来也是,面对松冈而言只是一个面子而已,办不办在于给不给对方这个面子,或许这个面子有点大,毕竟是圈子里的大前辈,但依旧只是面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已。

      但是面对白云山,这就是实打实的利益了,事关第二张单曲的利益,别说自己那位便宜学长和今野义雄了,就算是包括制作这张单曲的上上下下所有staff们都不会答应,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那位松冈倒其实也并没有伤筋动骨,甚至没有任何损失,除了面子上有些无光之外,其实也没什么,就看老人家咽不咽的下这口气了,但以白云山从坂本桑那里得到的消息来看,怕是不太可能。

      所以到时候麻烦肯定还是有的,只是以白云山咸鱼的性格,别说去找麻烦,麻烦想找上他都得废上一大把劲,所以他倒也不怎么担心,除非这位能像某福山叔侄那般直愣愣的撞上枪口,否则最近几个月倒是不太可能有什么问题发生。

      心里默默将某福山叔侄鞭尸一遍后,白云山从思绪中脱离,悠闲的伸了一个懒腰,便听见大门处的铃铛响起,走廊一阵轻微绵软的脚步声流过,西野七濑终于来到了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