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ie艾栗栗秒拍4段

      “你来的正好,就在刚才我们的同伴在这个房间里莫名其妙的死掉了,游戏的夜晚日常死掉玩家已经是惯例了。”古宴淡然的让出一条道,指了指有些昏暗的房间。

      房门是半掩着的,昏黄的灯光更显得房间一股浓重的潮湿气。

      秦秋贺脚步才向前几步就闻到了一股难掩的臭味,而这臭味似下水道的水沟气息,又有点像蜡烛油的味道……等完完全全打开门的时候,他们发现里面并没有尸体!

      那个死掉的玩家,他消失了!

      就在众人的面前突然消失!

      “这个房间原来是做什么?”秦秋贺微微蹙眉。

      古宴歪了歪脑袋,淡淡的叙述道:“原来就是那个贺院长给我们分配的房子就是一个人住一间,这间房子就是属于那个已经死掉的玩家的,今天晚上安排了守夜,就在凌晨五点时,人突然就这么没了。”

      如果此时付乾在场的话,一定会内心扭曲。

      这个游戏双标!!

      凭什么?

      他们是跟那群原著居民住在一起,而这里的玩家却是一人一间房子。

      秦秋贺正有些好笑的思绪放空这么想着,没有想到付乾他们还真的来了。

      本来他们就是去赶去找这些玩家的,没有想到听到惨叫就赶了下来,恰巧所有人都在这里汇合了。

      “秦秋贺你原来在这里!我们可真的是好找。”付乾阴阳怪气的道,说完这句话,话锋一转又对着另外三个人道:“你们怎么一人一间?而我们去和那些NPC住在一起?!”

      他目光里狐疑,心中满满的都是觉得游戏副本双标。

      凭什么同样是玩家,他们的待遇就好一点啊。

      “他们分开住反而更不安全,付乾。”铃铛有些无奈的提点了几句,真的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也不知道怎么活到现在的。

      “哦豁,也许吧。”

      付乾这么一想,心情才好了不少,也是他们一人住一间,这可不,第一个晚上就有人死掉了。

      可惜了,小白脸居然还活着。

      本来还以为是小白脸死了呢,啧。

      “你认为这次的副本是一个怎么样离开的游戏?”古宴突然把话语权对准秦秋贺,整个现场聚焦都聚在了他的身上。

      秦秋贺并不接受对方的试探,只是淡淡的微笑:“我也只是一个新人,并不清楚。”

      “这样吗……”古宴目光里带着意味深长,这幅冷静的样子倒是怎么看都不像新人。

      心思深沉,同种性格的人碰在一起,就能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秦秋贺和自己是半个同类。

      秦秋贺和古宴两个人目光对视,可就在这个时候古宴话风一转:“一、二、三……”他轻笑道,“看来我们这里还存在着八名玩家呢。”

      “……?”被算进去的背景板许瑶洲缓缓的打出一个问号。

      秦秋贺转头看了许瑶洲,似笑非笑的收回目光,而另外三个见过许瑶洲的玩家也很惊讶为什么会有一个NPC在场,而且还毫无存在感。

      “……?”有些莫名其妙的许瑶洲。

      “哦,她是NPC。”秦秋贺平平无奇的道。

      “……”这下轮到古宴面部有些僵硬了。

      在场的居然有一个不是玩家?!

      玩家和NPC是很容易能区分出来的,不管是从行为特征还是其他方面,没想到自己有看失误的一天。

      “你把她带过来干什么?”古宴声音中有丝冷然。

      秦秋贺并不想告诉众人自己是下意识把人捞过来的,只是牵强地找出了出一个自认为自然的理由,“刚才我去寻找线索的时候碰到了她。”

      秦秋贺私心并不想把事情暴露出来,但总归有点交代,才不会引起众怒。

      莫名其妙又成了全场中心的许瑶洲有些无辜的眨眨眼,打了个哈欠。

      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