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电视app闪退

      这样的改变,无不拍手称赞。

      更值得骄傲的是,海外版的《乐乐》。

      消息早已传回国内,让所有国人为之自豪,并受到了权威官媒以及几乎所有新闻媒体的盛大赞誉。

      世界第一,东方无愧,一眼醒目,亲切自豪。

      这就像鲜艳的红旗插偏全球一样荣耀伟大。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空前绝后,宣示着我们已从被规矩强大到了如今的制定规矩。

      这已成为楷模表率,值得所有面向海外的企业学习。

      然而这不可道德绑架,毕竟《乐乐》太过强大,因此敢于如此操作。

      关键是谁敢于这么决定的,冒着巨大的风险传播东方文化,将利益排在其后。

      此人拳拳爱国心天地可鉴,这一时引发全网热议。

      海外用户目前已高达十亿,其中开通权限用户高达八亿。

      乐乐的同时在线人数不断刷新着它的个人纪录,最恐怖的一次,出现在九号星期六的晚八点,全球同时在线人数高达三亿之多。

      从海外用户的评论中可以看出,首先是使用感极佳,其次是文化,许多人表示可以接受汉字标识,看起来很优美,别具一格,同时产生兴趣,因此更愿意了解神秘东方的璀璨文明。

      只有小众表示厌恶,秉着一贯优越的文化骄傲口口声声的强力抵制,自己却监守自盗,无法拒绝,也就更难激化簇拥成抵制力量了。

      旁敲侧击,剑走偏锋的抵制也层出不穷,最后笼统归为东方威胁论。

      东方威胁论一直存在,这次却因此造成了历史最高点。

      然而模棱两可,方能狡辩。

      东方集体发声,行使民族文化是国际权利,任何文化皆可以,所以这种文化攻击与博弈纯粹是无稽之谈。

      不过这次行为确实刷新了全球视野与认知,提升了汉字的影响力,对世界文化的格局构成了一定影响。尤其是对英文的影响,令其地位产生动摇。

      对此,有些国家已有磨刀霍霍跃跃欲试的迹象。

      就在今日,米国相关部门已做出决定,他们以《乐乐》的霸王条款为由,称其太过强势,文化攻击明显,获利成分比例太高,且不遵守本国发行的法律,执意孤行,已构成垄断威胁。

      故此,米国限令东方《乐乐》所属公司“天王埃尊”必须在十五日内做出相应整改,否则将采取不必要的强制措施。

      米国这个尿性臭名昭著,屡试不爽。他凭借一家独大,霸道行使单边主义。

      在他的主导下,其盟国中有少数力顶,相继出台对应政策,纷纷暴露其可耻行径,以及强盗之心。

      其多数盟国并未当即表态,但他们的最终做法,往往比先遣主力还坏。

      太快了!我预计此事至少也得在三个月之后才会发生,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可能是由于《乐乐》太过强大,就像无敌的外来入侵物种,在短时间内以强势席卷之势破坏了生态系统,所以才迅速引起各界的高度重视,并迅速出手解决。

      仅仅十天,乐乐在全球就一共税后获利近百亿,可谓是横空出世,一骑绝尘。

      目前资金正在不断审核过税,国内相安无事,国外则唯恐惨遭冻结。

      米国再次动用国家身份施压于东方一个民营企业,违反了国际贸易法。

      这对一个民营企业来说是极不公平的,也是一种考验,是选择屈服,逆来顺受,一步步被其屠宰,还是坚持自尊与自信,无视一切利益,勇敢的与其斗争到底。

      对此,王上通过电话与我商量过。

      他提议做出一些合理的微调,将海外版《乐乐》软件页面内的汉字进行缩小与删减,做到与英文一致。

      在利益分成比例方面,将原本税后3/7,改成4/6。

      在专利方面,提供一些肤浅的共享。

      在合作方面,允许他方介入,增减或调整服务权限与价格,允许投入广告,以及开展相应的活动。

      我则全部不同意,决定坚持下去,相信届时人类的权益一定可以瓦解官方霸权。

      其次,我们在没错的前提下,若做出让步,那么敌人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这次意义重大的文化输出不仅将功亏一篑,还会伤害一个民族的自尊与自信,且令外人幸灾乐祸,鄙夷不屑。

      到底牛不牛?光吹不行!一定要做到!才能让人心服口服!否则只会贻笑大方。

      王上听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后只是笑了笑,无比轻松的说了一个“好”字,然后就挂了电话。

      然而这轻松的随口一说,其代价可能就是将几百亿拱手相送。

      是那传统东方素质的觉悟与坚守,才能让三个农民的儿子默默做出这一系列惊天动地的事情。

      金钱是万恶之源,更是文明与生存的缔造者,这在低俗与清高之间,是充满矛盾的。

      每个人都会为事物而感动涕零,从而视金钱为粪土,然而过几天,十块钱一条的内裤,磨成二十块钱买三条。

      这才是生活,这才是人生。

      所以为人应该秉着自己的法则去生活,法则可变,生活亦可变。

      转眼到了与彩朵赴宴的日子,之前我们已向大家交代清楚。

      大家纷纷同意,并放心的没有过问。

      他们最近也十分劳累,适当的休息一下也好。

      今天飘着零碎的小雨,将心情淋湿了一些。

      参加聚会,怎么也得稍微的打扮一下。

      我们先去附近的商场买衣服,彩朵为我挑了一套深蓝色的西服,我为她精心挑选了一身华丽的搭配。

      蓝白横条相间的紧身毛衣,白色碎须牛仔短裙,黑色丝袜,以及水晶高跟凉靴。

      彩朵却红着脸,小声拒绝。

      “这些都太潮了啦!而且太暴露!我从来都不穿丝袜的,况且天还冷冷的,会更显得我怪怪的。还有我岁数大了,配不上这些衣物。”

      我则用不容驳斥的眼神白着彩朵。

      彩朵识趣的闭嘴,无奈的吐吐舌头,乖乖接过衣物去了换衣间。

      不一会儿,一个清新靓丽的美少女拉风的闪亮登场,夺人眼球。

      彩朵目光闪躲,脸色微红,却是无尽的风情万种。

      我们焕然一新,牵手出了商场,直奔理发店。

      一路上,我们这道俊男靓女的风景线,惹得许多人目光流连。

      理发店客人不多,我们并排而坐。

      彩朵竟不怎么敢看镜中的我们,躲躲闪闪。

      “请就我女朋友的这身衣服打造出最适合她的发型,钱不是问题。”女人的发型我不懂,所以我这样要求。

      “好的先生,那你呢?”老板满脸堆笑,十分热情。

      “我长得不成文,全靠发型撑,所以我的头很难剃,我要自己设计。”我无意间竟说成了俏皮话,显得一套一套的。

      此言一出,老板和店员及顾客都惊讶的看着我。

      老板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所以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彩朵也是怪异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何每件事都要做的与别人不一样,而且都比别人做的好。

      剃人头者亦被人剃,就是理发师也得让别人剃头,更何况是一个消费者。

      想到这,彩朵拭目以待,想看我如何将此事做的别具魅力。

      我对自己的五官有最深刻的认知,理发师很难将我的发型做到我预期的效果,所以我经常自己理发,或者干脆留长发。

      理发师开始打理彩朵的头发,彩朵的眼神无处安放,便看着镜子里的我。

      我却突然像个自恋狂魔一般缓缓凑近镜子,若无旁人的仔细欣赏。

      我突然发现自己很陌生,竟有几分不识。

      也许是婊帝忽视本尊太久了吧!在梦中婉拒现实,导致模糊了自己的概念。

      这一刻,在恍惚之间,我竟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想念,想念那个曾经卓尔不群的少年,欣赏着镜中傀儡。

      “我好想你呀~!你~知道吗?”我深情倾诉,声音有一丝颤抖,双眼坚毅而神伤。

      因为这句话,店内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齐聚在我的身上,却都因为我的表现而有一丝着迷。

      彩朵难过的抿抿嘴,因为她能看清我灵魂深处的痛苦,同时十分欣赏这种深刻艺术的表达,觉得今日光是能看到这一幕,就已不虚此行了。

      她暗中探上我的手,稍稍用力的握了握,仿佛在暗中给予我温暖的力量。

      我笑着回应,坐直身子,这才说道:

      “我要几个夹子,一把推剪,还有最贴近我皮肤颜色的染发剂,你能做到吗?”

      为我理发的是个打扮时髦漂亮的小姑娘。

      此刻她躲避着我的目光,愣了几秒才赶紧点头。

      “能~能!”

      不一会儿,我要的东西到了。

      我薅起头发,仔细的对着镜子沿着美人尖分了几个路子,并用夹子夹住,然后拿起推剪,熟练的开始了给自己理发。

      我严肃认真的眼神,紧盯着镜中的自己。

      断落的青丝,像世俗的牵挂,竟有一丝皈依之感。

      后面我看不见,便双手配合,竟也能推得十分整洁,就连后颈的绒毛都清理的干干净净。

      整个过程,十五分钟,惹的一些理完发的顾客都有意逗留继续观看。

      效果立竿见影,横扫之前油腻大叔的形象,凸显出阳刚之气,且不乏清秀。

      如此这般已经很完美了,令人啧啧称奇,但这显然还未结束。

      我放下推剪,让理发师用她调好的染发剂,沿着我长发之下,将我的两鬓渲染,在顺势倾斜环绕脑后染一圈,染后形成一个类似头带的效果。

      如果染发的效果贴近于我的皮肤,那么我两侧修饰的短发将完美的弥补我颧骨微突太阳穴微陷的点点瑕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