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社区下载

      ……

      “守哲,你究竟从哪里弄来五六万担粮食?”公孙锵深吸了一口气,几乎是不敢置信地说道。

      山阳公孙氏也算强大了,坐拥良田一两万亩。但即便如此,一季的粮食产量也达不到五六万担!更何况世家良田出产,须得给佃农分润一波,以及每年按亩纳税,此外还有粮种预留,灭虫散等消耗。

      由此可见,这五六万担粮食那是何等之天文数字。就算是放在平常,一下子要弄那么多粮食也是极难,何况乎如今这世道局面了。

      “通过朋友的关系,从钱氏商行买的。”王守哲说道,“大舅,事不宜迟,现在先行出发去【聚财庄】,马车随后跟上。”

      公孙氏的马车因为要运输矿产,载货轿厢都是特别加固过。拉车的马也是选用的体格粗壮,耐力十足的北地重型挽马,每一架马车都用四到五匹,动辄可拉数千上万斤。

      通过朋友关系买的?

      公孙锵的眼皮子直抽抽,这种朋友哪里来的,给我来一打行不行?他怀揣着羡慕嫉妒和些微不信,率先跟着王守哲一起到了【聚财庄】。

      聚财庄是钱氏产业之一,专门用以囤积各种大宗货品之地。很多大宗货品动辄数万,十数万担等等,运到长宁卫城内去毫无必要。

      至于怕被攻打和抢劫,那就是说笑了。

      先不说这聚财庄内武装力量不俗,就说陇左豪门钱氏这个牌子放在那里,也没有人敢动半点邪念。

      通过聚财庄的门子求见,不多片刻钱主事钱学安黑着脸出来,一副不给王守哲好脸色的模样。

      随后,他代表钱氏做了一番交接,双方重新拟定了一份契约,钱氏从王守哲手中“回购”灭虫散的契约。

      这个价格非常合理,一万乾金现款,六万担库存陈年粮食。而原本五千袋灭虫散回购后,钱氏至少能卖出去一万五千至两万乾金,自然不会亏本。

      关于此等“丢人现眼”的事情,钱氏长宁分行的掌柜连面都不想出,一切都委托给了钱学安办理。那未曾露面的掌柜显然早就想好,将一切失误的责任推到钱学安钱主事身上。

      因此钱学安在协助王守哲办理手续时,脸都已经“阴沉”到滴出水来,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想和王守哲说。

      将一切办理妥当后,丢给了王守哲一大叠金票和一张六万担粮食的路引,就愤愤然地拂袖离去了。

      如此以假乱真的演技,看得王守哲也是一愣一愣的。心中直感慨,一旦钱学安晋升灵台境成功,他未来必是一方人杰。

      弄完手续,王守哲找到了在外守候的公孙锵:“大舅,六万担陈粮的领取手续已经完成,等你的人来了,咱们就开始运粮吧。”

      公孙锵身躯巨震,目瞪口呆,真的,竟然是真的“买到了”足足六万担粮食,这个大外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很快,公孙锵二十驾马车车队缓缓驶来,同时带来的还有八十名体格健壮的矿奴。

      堆积如山的粮仓中,陈粮都用米袋装起,一袋米正好一百斤合一担。但是那些矿奴,却是轻松扛起三四袋开始装车。

      “大舅,一车能装多少?”王守哲活了两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众多的粮食。尽管已经内心有所预估,但是那体积和数量依旧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装,尽管装,往一百担上装,咱们的马车都是特殊加固,北地重型挽马可不是吃素的拉得动。”公孙锵也已经开始眼睛都红了,他活了一辈子,自然也是没见过这么多粮食堆一起。

      以山阳公孙氏之强大,常年囤积个两万担粮食已经足够,够数千强壮劳动力吃一年了。山阳公孙氏的佃农以及矿工矿奴,加上家里人等等加起来,至多依旧数千人口。

      上百担?那可是上万斤粮食……

      王守哲微微一愣有些出乎预料,这果然是玄幻世界啊,不但普通人力气大很多,连这种北地重型挽马的力量也如此厉害。何况这还不是灵兽级战马,否则更为厉害。

      那些矿奴显然也是干惯重活的,每四人分配一辆马车,不过来回倒腾六七趟就装好了车。一辆辆的特殊拉矿马车,超载式堆满了粮食。

      但即便如此,才不过两千担。

      照着这种模式,不得拉上三十趟?得了,慢慢拉吧,反正也没指望短时间将这批粮食运完。

      好在这个时候,钱学安又出现了,他依旧冷着脸说:“我们钱氏商行最为注重商誉,断不会叫客户为难。你们可以租用我们的重型载货马车,连车夫在内二十大铜一天,已包含车夫与重型挽马的口粮在内,装卸需要由你们自行负责。”

      十分显然,钱学安冒险跑来助攻了。

      但是一旁的大舅公孙锵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虽然对方给出的价格合情合理,但是也削弱了他的苦劳不是?

      原本公孙锵还想借着这次帮忙,厚厚脸皮让大外甥匀一些粮食给他呢。

      “如此就有劳钱主事了。”王守哲欣喜道,“那就再租个三十辆马车吧。”

      钱氏商行拥有的马车数量,是远远超过公孙氏的,而且他们生意遍布陇左,对马车的载货量当然极高,比起公孙氏的马车丝毫不逊色。

      当五十辆马车全部装载满后,一路驶出了聚财庄。

      聚财庄距离长宁渡口不过十里,正常情况下马车不要一个时辰就能抵达。然而长宁渡口人多眼杂,王守哲暂且不想大张旗鼓,避免节外生枝。

      马车过了三岔口后,走得是去山阳的路,再过个两三里后往安江方向拐了个弯儿,到了一片密林口。从这里,马车已经不能再进去了。但是密林内不过走百多步,便是一处五六丈高的垂直峭壁,峭壁下天然有一道二三十丈宽的水湾。

      此时,六叔王定海早已经接到家将来信通知,率领船队守候在此,并且搭好了斜斜的临时栈道。那些船有渔船,也有渡船,总之把家里能用的船都拿来了。

      如此运输虽然吃力,却十分隐蔽。

      从马车到密林再到崖壁与船上,这一路需要约两百五十步的样子,王守哲让矿奴与家将都站好位置,三步一人,以接力传递的方式运送粮食。

      众人略一适应,就发现了这种简易人力运输线的好处,稳定有序,效率逐渐提高。装船的速度,最终竟然能达到一两个呼吸间就有一担,而且非常节约来回奔跑的时间和体力。

      仅仅一个多时辰,竟然神奇地将五十辆马车的粮食全部装卸完毕。随后,马车队又返回聚财庄弄下一批。而王守哲则跟着船队,渡过安江一路到了【丰谷闸口】。

      丰谷农庄的人更多,足足有两百户佃农,抽出一百五十个壮劳力轻轻松松。使用同样的方法,将米粮通过搬运的方式送过丰谷闸口,暂时存放在了丰谷农庄内。

      在内河的船不够,仅有五六艘的模样,在这最后一条线上得慢慢运。

      运输线艰难开辟成功,让王守哲放松下来的同时,也是对自家运输线有了强烈不满。

      首先便是过份依赖公共渡口,缺乏私人开辟隐蔽小型码头。

      其次便是安江往内河的不方便,因为两边水位高低不一致,单闸口不能随意长时间开启否则会造成内涝,关于这一点必须想办法建造出可供船舶通行的船闸。

      再者,就是家族在船舶运输,马车运输这一块上都有明显的短板。也许以王氏现有的规模,这种短板不甚明显,但是随着家族不断成长壮大,这种短板会严重掣肘家族的发展。

      看来建立属于自己而完善的运输渠道,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