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视频

      陈述沉默下来。

      他估计自己应付不了陆星纬,打算实话实话。

      其实我就是一个前台,今天我家咨询师翘班了。

      但陆星纬又说道:“你是最有咨询师气场的一个。”

      陈述心想那你真是看错了。

      他应了一句“谢谢”,接着很不专业地问道:“你有什么困扰吗?”

      “失眠,整宿整宿睡不着,第二天也睡不着,焦虑。”陆星纬缓缓道:“最严重的是间歇性失忆,我经常会忘记我之前做过什么。”

      他说着,盯着陈述,又说道:“你怎么不说话?”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们咨询室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你不妨去看专业的医生。”陈述应道。

      他知道,眼前这个陆星纬是比较严重的那一类,不是夏昀能解决的。

      陆星纬却是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我从来没有像这样过。”

      “嗯?”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拒绝过别人,‘我解决不了你的问题’这句话我从来没说过……说不出口……”

      陆星纬说着,手在膝盖上捉了捉,畏畏缩缩的样子。

      陈述把椅子搬了搬,在他身边坐下来。

      两个人都不说话,就安安静静地坐着。

      陈述打开邱倩的画面,发现夏昀已经离开家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

      邱倩找工作很不顺利,毕竟她这么多年一直没上班。所以她打算用手里的一百多万自己创业,最近在考虑做什么项目,正在电脑上查资料。

      陈述看了邱倩一会,又打开张高谊的画面看他打游戏。

      过了一会,夏昀来了,探头探脑地往咨询室里看了一眼,看到陈述时脸红了一下,看到陆星纬的时候又愣了一下。

      陈述站起身,走了出来。拉着夏昀一直走到外面。

      “老板你怎么回事?”

      夏昀脸上又是一红,盯着陈述,还眨了眨眼。

      “看我做什么?那个患者问题很棘手,我估计你搞不定。”

      “哦哦,那他坐了很久了,他知道我们这里是按时间收费吗?”

      “收费?”陈述道:“你做不好他的咨询的,算了吧。”

      “你小瞧我。”夏昀鼓了鼓腮帮子,不爽道:“你总是小瞧我。”

      “先让他走吧。一会我有话和你说。”

      “我不听我不听,你说什么我都不听……”

      两人正在外面说着话,忽然电梯又“叮”的响了一声,走出几个人。

      夏昀回头看去,愣了一下,冲其中一人喊道:“王老师。”

      陈述目光看去,见那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学者。

      而这老者身后,跟着的人,像是……记者?

      ~~

      王和泰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并不好。

      他是强山大学心理学教授,也是夏昀的老师。

      今天之所以过来,是他的另一个学生田立昂请他帮忙做一件事。

      “不要叫我老师,我没有你这样的学生。”王和泰说着,脸色的表情愈发严肃。

      夏昀愣了一下。

      紧接着,有个向着夏昀和陈述拍了照片,又转向夏昀咨询室的门拍了照片。

      一个年轻的女人拿了录音笔上前问道:“你好,我们是强山好奇网的记者,我叫郭兰英,请问你是夏昀吗?”

      “是,你要做什么?”

      郭兰英说道:“是这样,我们收到群众的投诉,说他曾经在你这里做了一系列心理咨询,花了八千八百元,但并不存在任何心理疏导效果,认为你侵犯了他的消费权益,此事属实吗?”

      “我……”夏昀完全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陈述皱了皱眉,上前两步,挡在夏昀前面。

      “不好意思,请问你说的情况又属实吗?是谁举报的?有消费记录吗?他满意有没有和我们工作室进行沟通售后?你录音前征求过我们的同意了吗?”

      郭兰英稍稍一愣,笑了笑。

      她也不回答陈述的问题,而是转过身。

      只见电梯里又走出几个人,扛着摄像机。

      接着,镜头对准了郭兰英。

      郭兰英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直接开始录影。

      “大家好,我是强山好奇网记者郭兰英。就在今年九月,人社部取消了心理咨询师这一职业鉴定。从此,心理咨询师考试退出了历史舞台,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也不再是成为心理咨询师必要的一环。对此,我们特地请来了强山大学著名的心理教授王和泰教授……请问王教授,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镜头转向王和泰。

      他缓缓说起来:“大家只知道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但不知道这张证书是无法真正鉴别专业和非专业人员的。我这么说吧,超过一百万考取心理咨询师证书的人中,能够胜任专业心理咨询的,人数只有2-3%左右。因为这个证书无法满足实际咨询工作的需要,这一行业,更看重的是实习和督导等实践训练,这就是常说的外行人看证书,内行看能力……”

      “好的,感谢王教授的讲解。”郭兰英又说道:“为了更详细地了解这一行业的内幕,我们根据群众的反馈,找到了一家据说是十分不专业的咨询室,这次咨询室装修良好,收费标准也十分高,但似乎并不具备王教授所说的能力。”

      镜光晃了晃。

      夏昀完全愣在那里。

      陈述皱了皱眉,挡在她身前。

      郭兰英又说道:“王教援,听说这家个人咨询室的主人以前还是你的学生,你怎么看?”

      王和泰缓缓说道:“我是在大学教书的,孔圣人说过‘有教无类’,那么每个学生我都愿意倾囊相授。但总是有那么些学生,在校时不愿意用功读书。对于这样的学生,我都会告诉他们,心理咨询也是一种医生,你们以后不可以打着这个学历出去耽误别人。有的学生肯听,有的不愿意听,嫌我挡他们的财路了。但我不妨说一句,要是让我遇到了,我不怕大义灭亲!”

      老人家说着,振振有词,又道:“我教了四十年书,哪怕有损我的名声,我也要把这样的驻虫剔出来,这才是为社会尽责!”

      镜头再次转回郭兰英。

      “王教授真的是高光亮节啊,那么我们接着来看看,这家打着专业咨询旗号,但其实不具备咨询能力的机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