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教授你睡了吗

      永元二十四年,六月二十三,天气,小雨多云。

      李府。

      许仙吃过早饭,就拎着伞往外走。

      许娇容眯了眯眼睛,当即喝道:“学馆都放假了,你又干嘛去,怎么整天都不着家?”

      “我给朋友送书去,马上临近院试了,他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许仙撒谎都不带眨眼的,还拍了拍怀中的书妖,啪啪作响。

      “真的?”许娇容皱了皱眉头:“我不信,你拿出来給我看看?”

      许仙抽了抽嘴角,这玩意要是拿出来,岂不是要当场阵亡。

      好在李公甫善解人意,拦住了许娇容,挥挥手让其快点出门。

      而许娇容却还喊着:“小兔崽子,你今天要还敢在半夜才回家,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小雨淅淅,雨伞噼啪。

      许仙全然没听见他姐姐在喊什么东西。

      唔,似乎说别让他在半夜回家?

      那就晚上不回家?

      他挠了挠头,认为是这个理儿,就走在青石板路上,迎着轻风细雨,感觉生活好不惬意。

      “可惜了,就差白娘子在我身边,否则那才叫完美人生。”

      许仙伸出手接了几滴雨水,清凉透彻。

      他抬头望了望天空,也许经过这场小雨,余杭郡的闷热天气也会凉快许多。

      很快,小半个时辰过去。

      许仙看了眼张府大门口的两尊石狮子,确定自己没找错地方,伸手拿着铺首先敲两下,敲三下,再敲三下。

      足足半盏茶的时间流逝。

      “来了,来了。”

      嘎吱。

      大门被推开。

      这是一位同样俊秀的青年,相貌仅差许仙百倍罢了,也算是人中龙凤。

      而张怀玉在看到许仙的时候,眼睛微微放光。

      随后他四处张望一下,就拉着许仙的胳膊进入府邸,又立刻关上大门。

      “好你个许仙,这都多久没来找我了?”张怀玉是个男人,可他却有着一对桃花眼,笑起来很是有点东西。

      许仙则扫了眼四周,谨慎道:“府上现在没别人吧?”

      “一直没人啊,始终都是我一个人住在这里,你又不是不知道。”张怀玉说着,就伸手往许仙的怀里摸。

      “给你给你,别动手动脚的,让外人看见像什么话?”许仙连忙将书妖送过去。

      张怀玉则毫不在意,还一脸惊喜的说道:“哎哟,这可是个好东西,还是只书妖?”

      “你是不知道,这小妖精对某些人属实价值连城,千金难买。”

      “不过想养书妖,那可需要藏书够多,书气的味道也要够正,少说也得有些举人、进士的手写藏书,最好就是大儒的亲笔书信,否则寻常人家可养不了这东西。”

      “寻常人家养书妖,他们是闲的吧?”许仙抽了抽嘴角。

      “嘿,你不懂。”张怀玉嘿嘿一笑:“尤其别看她现在是妖,未来沾染足够多的书气,那可就不一定了。”

      “化形?”

      张怀玉老脸一红,轻咳一声:“别管怎么说,你这人就是够意思,今天多待待,必须给你点好东西尝尝。”

      说完,他将书本塞入怀里,喊道:“小玲儿,许仙来了,还不快过来倒茶。”

      他就这么一嗓子,许仙就觉得府上温度骤降。

      大约三个呼吸左右,一个貌美如花的宫装女子,就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水,笑意连连的……飘过来了。

      嗯,脚不沾地的飘过来。

      这显然是个女鬼。

      毕竟张府是真的没人。

      哦,除了张怀玉这么一个人之外,就不存在其他活人了。

      “许公子,请用茶。”小玲儿将茶水放下,又掩嘴抛了个媚眼,这才缓缓消失。

      张怀玉对此并不在意,只是招呼他入座。

      而两者才走到桌子旁,两张椅子就迈着长腿走到他们的屁股下面。

      同时,

      由于外面多云下雨的缘故,屋内较暗,可摆放在角落里的蜡烛却又纷纷燃起。

      许仙对此……已经很习惯了。

      因为张怀玉家里别的不多,唯独那些古灵精怪的东西,实在有点查不过来。

      也正是他这个朋友喜欢收集乱七八糟的物件,许仙每当找到小‘妖精’,就会给他送过来,他则会请许仙吃顿好的。

      至于两者的相识。

      同样是许仙在张府胡同首次碰到了妖精,正手足无措,想要将其打杀的时候。

      张怀玉就站在门口,请他放过那妖精。

      从此以后,两者也因妖精的事情,变得越来越熟悉。

      啪。

      张怀玉打了个响指。

      小玲儿再次出现,并带着两个身材曼妙的女鬼端着盘子走出来。

      肉食、青菜、汤粉,多种多样。

      这些菜肴在寻常人眼中,看起來也是普普通通,好似富贵人家的下酒菜。

      可在他眼中,却又神色内敛,蕴含不少灵气。

      许仙吸了吸鼻子,盯着其中一盘说道:“这盘是什么东西,以前从没吃过。”

      “肝。”

      “蛟龙肝,才死了没几天,新鲜的,趁热吃。”张怀玉拿起一双白玉筷子,自己先动起了手。

      许仙自然也不会客气,夹起一块龙肝就放入嘴里。

      一时之间。

      他忍不住闭上眼睛,细细咀嚼起来……

      “香,真不愧是龙肝凤髓,哪怕是蛟龙肝,也是回味无穷,令人味蕾大开。”

      “嘿嘿,再尝尝这杯酒,我总共才一瓶,每人三杯,多了没有。”张怀玉随手一抓,白玉酒瓶就出现在手里,又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

      “这是什么酒?”许仙仅是闻了闻,一股醉意就上了心头。

      “龙涎酒,同样出自这头蛟龙。”

      “好家伙。”许仙眼睛一亮,拿起杯子一口饮进。

      足足过了好一会,他才脸色微红的说道:“话说你都从哪弄的宝贝,往日也没看你出过府上啊。”

      张怀玉端着杯子摇晃,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只是出不张府,却不代表无法离开余杭。”

      “什么意思?”许仙对此早就好奇了,就是不曾打听过。

      张怀玉挑了挑眉,回头伸手一点。

      一道光束进入了墙上挂着的山水画。

      许仙就看到墙上的那副画,好似活了过来。

      画上的云雾不断向左右两侧飘动,直至露出山顶上的那座茅草屋。

      张怀玉停止施法,云雾合并到一起,他又开口道:“那才是我面壁的地方,张府则是我偷懒的地方。”

      “至于这幅画,则是画门的手段,唯有画师四品,才可开天地之门,万里江山,一步之遥。”

      许仙愣了愣神,默默的竖起大拇指:“厉害。”

      “我又不是画师,来吃吃吃。”张怀玉眼珠子一转,忽然说道:“对了,你最近有啥好玩的事情给我说说,我这五年面壁,都快闲出屁了。”

      “嗨,你不提我差点忘了。”许仙一拍大腿,连忙兴奋的说:“你是不知道啊,就前两天,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我跟一只鬼王足足大战了三千多个回合……”

      “嗯,我给你从头到尾说一下,小心吓到你哈……”

      接下来。

      许仙说的十分来劲。

      张怀玉听的异常来劲。

      正所谓,

      狐朋狗友,

      臭味相同。

      两者能碰到一起,这也是缘分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