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房董大爷

      “妈妈很早以前的时候,就托付猫婆婆给我和哥哥做了衣服。”

      “绫乃姐本来都要生产了,可是家里连婴儿车之类的东西都没有置办,只是在塌下放了一张字条。”

      “字条上是这样写的——”

      “那孩子叫光,如果哪天,我们死了,把光的名字刻上吧,就是有点可惜,这孩子还没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更何况,我们已经知道了万花筒的真相,哥哥是想把眼睛给我们吧?”

      鼬的喉咙干涩涩的,他记得,他杀死绫乃的时候,绫乃连反抗都没有,平静的接受了死亡。

      “团藏。”

      “是团藏夺走了止水的眼睛……”

      “还拿佐助跟你的性命做了交换,我去找了三代目,拜托了他照顾你们……”

      鼬在弟弟们的攻势下,吐出了当年的真相,佐助听着这些,拳头慢慢攥紧。

      “我现在在一个叫做‘晓’的组织做卧底,有一个称自己是宇智波斑的人,晓的目的是人柱力。”

      此话说出,幻镜不稳定的晃了晃,又很快恢复了平静,弥生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他知道,鼬是想让他把有关于晓的情报传给木叶。

      “对了,鼬哥哥,你知道给卡卡西眼睛的那个宇智波带土吗?”

      弥生忽然说,见鼬点了点头,他接着说:“宇智波带土还活着。”

      “你小心一点,说不定他就是那个自称是宇智波斑的人。”

      话音刚落,幻境又晃了一晃,弥生不满的回头喊:“你就别干激动了,鼬不是正在查那个冒牌货嘛,你激动什么?”

      “团藏……”

      佐助咬牙切齿的咀嚼着这两个字,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底。

      “很痛苦吧,鼬哥哥。”

      弥生抱紧鼬,鼬忍了忍,还是反手抱住了弥生。

      「反正是在幻术里,它们不会发现的。」

      鼬想。

      佐助看着相拥的兄长和弟弟,忽然吃了不知道哪门子的飞醋,不甘示弱的上前,抱住了鼬和弥生。

      “呵。”

      鼬的喉咙里冒出一声轻笑,佐助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乱吃醋。

      “笑什么嘛。”

      佐助把脸埋在鼬的肩膀,心里有点窃喜。

      弥生被哥哥们夹在中间,好半响,他闷声说:“你们快把亲弟弟捂死了啦。”

      鼬和佐助笑着将弥生撒开,让他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抱。

      好半响,佐助忽然出了声:“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代替他们原谅鼬,我没有那个资格,因为受害者不是我绫乃姐、小光还有其他人,都是因为我和弥生才死的。”

      佐助抬起头,撞上了鼬带着笑意的眼睛,他哭着,捧住了哥哥的脸。

      “我会努力地杀死你,在此之前,你都要好好活着,鼬,到时候见着了他们,要和他们道歉啊。”

      “还有,要记得跟妈妈说,她设计的和服很好看,就是太花哨了,搞得像是女孩子穿的。”

      弥生接过话,美琴是他三世以来,唯一见过的母亲。

      “还有,弥生皮的很,把我不喜欢吃的东西悄悄夹到我碗里,看着我吃。”

      “哥哥经常训练到虚脱,好几次都是直接躺在外面睡着了的……”

      ……

      佐助和弥生孩子气的抱着鼬说着,鼬眼角染上笑意,看着弟弟们久违的抱着他撒娇,这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

      鼬知道,这个幻术来自于刚刚一直在外面的弥己,听着佐助抱怨大蛇丸的藏身之处有多潮湿阴暗,鼬挑挑眉。

      “你去找大蛇丸了?”

      “嗯,但是,他不敢对我下咒印,有弥己在边上盯着呢。”

      “这样啊,那就好,实在不行,你就用万花筒对他施幻术,他对于幻术没辙的。”

      鼬检查了一下佐助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嘱咐道。

      “不过,万花筒要少用,会瞎的。”

      “所以,鼬已经快瞎了吗?”

      佐助盯着鼬,问。

      “……没有。”

      弥生拉了拉鼬,示意他蹲下,鼬顺着弥生的力道,蹲了下来。

      弥生扒拉开鼬的眼皮,仔细的看了看鼬的万花筒,然后在鼬的双眼上分别吻了一下。

      鼬感觉到弥生吻过的地方,自己眼中,有什么温温凉凉的东西流入。

      那股力量温和的包裹着自己的万花筒,修复着什么。

      好半响,鼬发现自己的眼睛居然开始恢复了视力,鼬有些惊愕的看着弥生。

      “是秘密哦,鼬哥哥。”

      弥生吐了吐舌头,他高声喊:“把我刚刚做的化为现实吧。”

      随后,幻术一下子撤掉了。

      天宇津的媒介是舞蹈,施术者必须要用舞蹈构建幻术,一次一支舞,每一次都会只过去一分钟。

      一旦中途断开,一个月都无法使用,一支舞跳完,便可以从构建的幻术中将一个东西化作现实。

      当初弥己很是嫌弃这个鸡肋的瞳术,因为他跳舞的功夫,敌人已经能把他的头给斩下来了,所以几乎都没用过,知道他这个瞳术的也就斑和泉奈两人。

      虽然不知道那小子从哪知道的这个术,可是,看见他弥己心底就会诡异的出现亲近的感觉。

      不同于佐助给他的兄弟一般的感觉,弥生给他的感觉,更像是他的半身,在弥生要求借用自己的瞳术时,他才没有拒绝。

      鼬看着弥生,冷哼了一声,丢下一句:“废物。”

      就出了屋子,帮鬼鲛解除了幻术说:“走吧,既然佐助把被秽土转生的宇智波弥己通灵出来了,我们就没有必要再逗留了。”

      “那个人,是宇智波弥己?!”

      鬼鲛当然不会不知道弥己是谁,他有些惊讶。

      鼬点点头,先鬼鲛一步走了,鬼鲛也从地上爬起来,准备离开。

      佐助瞅着这个细眉小眼的,醋精发作,手一抖,一道千鸟锐枪捅穿了鬼鲛。

      这多亏了弥己那个牲口,之前,弥己经常凌晨的时候偷袭他,偷袭到了就跑,气得佐助直接搞出了千鸟锐枪捅他。

      鬼鲛吐出一口血,幸好他及时躲开了,不然他的肺怕是要给那小子捅穿。

      鼬折回去,扶住了鬼鲛,二人化作乌鸦不见了。

      看见鼬扶了鬼鲛,宇智波家知名醋王直接酸坏了,咬牙切齿的看着鬼鲛,决定下一次见他给他直接打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