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丝袜脚

      潮湿泥泞的街道上,人潮涌动,路两旁的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小巷中巨大垃圾桶旁,几只瘦弱的流浪狗在相互追逐,欢快异常。

      街道尽头的拐角处,一个身着红黑格子衫,米色裤子,头戴浅棕色礼帽的青年冒出了头。

      青年扶着墙角,斜着身子左右观察许久,确定足够安全后,才一手插兜,一手压低着帽檐走了出来。

      他走在街道边的石子路上,有些硌脚,但石子上青黄相间的落叶使这里相对于街道中央更整洁些。青年衣物破旧,却非常干净。

      为了接下来的这场交易,昨天晚上,他把这套不知道洗了多少次的衣服又洗了一遍,但老天爷不帮忙,后半夜下了小雨,他只好借着屋里的炉火烤了一晚上。

      “切,鬼天气!”

      罗伊双手裹了裹还有些潮意的衣领,闷声抱怨道。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一个月了,一个月里,他勉强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方式,但对这多变的天气依旧怨念颇深。

      突然,罗伊止步,一股浓浓的奶香裹着微焦的麦芽气息扑面而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旁边的“满嘴油早餐店”,暗暗咽了下口水,但当左手伸进衣兜,那六个坚硬粗糙的触感让他打消了奢侈的念头。

      摇了摇头,他强迫自己将眼神转向前方,那里是一家钟表店。罗伊看了眼店门旁大玻璃后的巨大落地钟,7:24。

      “时间不多了,办正事要紧!”

      想着,他下意识的将手伸进右边的口袋中,掌心几颗带着纹路的圆润金属质感是他接下来谈判的底气,更是他现阶段改变生活质量的重要资本。

      不一会,他走到路中心,在一家名叫“彩虹岛”的酒馆面前停下。酒馆三层楼高,看了眼门边造型夸张的牌匾,罗伊深呼吸一口气,径直走进。

      刚刚进门,一个开着深深领口的女人迎了上来,她热情的上前想给客人一个拥抱,胸前的伟岸白腻随着张开的双手微微颤动。

      罗伊只看了两眼,就连忙避开对方的动作,他撇过头,打了个哈哈,有些慌乱的向着酒馆内部逃离。

      按照记忆中的嘱咐,罗伊很快在角落里找到了那位“酒堆里的老约翰”。他直接表明来意:

      “约翰先生,您好,我叫罗伊?梅德莱斯,找塔尔斯先生,是西蒙尼·卡洛里先生介绍我来的。”

      顶着大大酒槽鼻子的老头睁开了还有些迷蒙的双眼,他看着面前的青年,露出思索的表情:

      “西蒙尼?哦——,我想起来了,那老家伙还没死吗?”

      老人眯着双眼,一边给自己灌酒,一边不露痕迹的打量着面前的青年:

      “找塔尔斯?小子,引荐信带了吗?”

      “哦,带了。”

      罗伊从怀中掏出已经被捂热了的信封,递给老约翰,老人接过信封,随意扫了两下信封表面的“塔尔斯启”以及右下角的隐秘记号。

      “哟,还真是那个老牛仔的笔迹,哼哼,稍等一会,我去帮你通知一下。”

      “有劳您了。”

      老约翰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摆了摆手朝着楼梯口走去。

      不一会,楼上传来老人的呼唤:“来三楼。”

      罗伊沿着楼梯来到三楼。与一楼的喧嚣不同,酒馆三楼称得上是一间安静清幽的藏书阁。地板上锦色的毛皮地毯平正地铺开,四列红色橡木质地的书架有序的排列着。

      靠窗户处的桌椅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安静的做着,一边煮着茶一边欣赏着外边的人来人往。

      老约翰倚着楼梯扶手,指了指白发老人:

      “喏,那就是你要找的人,过去坐吧。”

      罗伊道了声谢,走到窗边老人的对面,恭敬道:

      “您好,塔尔斯先生。”

      随后坐下,塔尔斯这才抬起头,看了罗伊一眼,随后继续摆弄茶具,他轻轻道:

      “罗伊?梅德莱斯,西蒙尼在信中说,你救过他一命。”

      他微微抬头,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塔尔斯先生,您叫我罗伊就好,至于卡洛里先生,当时他受了很重的伤,医生说多亏了他坚强的意志力才能恢复痊愈。”

      “呵呵,不用故意弱化自己的功劳,罗伊,我了解他,当时如果少了你估计他甚至连就医的机会都没有。”

      “嘿嘿,换作其他人也会出手相助的。”

      罗伊腼腆一笑,面对荼灵市数一数二的黑帮大佬,他可不会傻傻的持功自傲。

      “哼,小滑头!”

      老约翰撇了撇嘴,有些受不了这两个人的交谈方式,不过他嘿嘿一笑,又觉得有趣,因为这场面看起来就像小狐狸遇上了老狐狸。

      “西蒙尼说你找我有桩生意要谈,说来听听。”

      “哦?要和塔尔斯谈生意?有意思,小子说说看,什么生意。”

      罗伊没有说话,将手伸进右边口袋的中,掏出里边的东西,然后郑重的一颗一颗摆在桌面上,正好六颗。

      原本普通圆润的黄铜子弹表面,被刻上了奇怪的纹路,使得子弹表面晕出淡淡红色光芒。

      “咦?小子,这东西你哪里搞到的!”

      “破魔子弹。”

      塔尔斯终于放下茶具,他抬起头看向罗伊,表情微变。如果交易的内容是这个,那么即便是他,也得小心慎重了。

      “我有自己的渠道,但抱歉约翰先生,请恕我不能告知。”

      罗伊对着老约翰歉意一笑,接着面向塔尔斯,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东西您收吗?”

      “当然,超凡类消耗品无论在哪里都吃的开。不过这东西可是严查的违禁品,就这么把它们拿出来,罗伊先生,一点不担心吗?”

      塔尔斯捋了捋白胡子,收敛了笑意紧盯着他,老约翰一听这话,顿时也饶有兴趣的看向罗伊,期待他的回答。

      罗伊一听他收,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然后微微一笑,他随意的倚在凳子,表情变得放松:

      “恕我直言先生,您是个生意人而非强盗,而一时的便宜相对于长久的生意,我想您比任何人都明白二者的重要性。当然最重要的是,西蒙尼先生对我说您是个友善的长者,对此我毫不怀疑。”

      这时的他,已经将自己拜访者的身份转变为了交易者,或者说合作者。

      塔尔斯和老约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

      “他可不是什么和善的长者,而是一只苍老却依旧凶狠的狼。”老约翰对这小子的说法哭笑不得。

      “呵呵,他想来喜欢开玩笑。”塔尔斯对于老友的话表示不赞同。

      “那生意的事?”

      “罗伊先生,每周50颗,你的——‘渠道’能支持吗?如果没问题,那每发子弹我会按黑市价,给你3银币。”

      塔尔斯将手搭在桌上,手指轻敲桌面,笑着问道,他故意将渠道和价格说的很重。

      咚~咚~咚~

      每颗3银币,罗伊只觉心脏突然狂跳。暴利啊!每颗黄铜子弹市场价是三铜币,这一下子翻了10倍啊!每周50枚,就是150枚银币,这一刻罗伊的双眼仿佛变成了银币的样子。

      “咳咳,50颗,虽然会有点困难,但我会努力争取到这个数量的,价格方面,就按您说的,每颗3银币。”

      他稳定好情绪,强装镇定回道。老约翰看着二人,呵呵一笑,也不说话。

      “那罗伊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塔尔斯伸出苍老的右手。

      “合作愉快。”罗伊伸手回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