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动态图片

      郝云承认,开小号加自己室友这种事儿,确实不是阳间人干的。

      但被拉黑他是真没想到,自己也没说啥过分的话啊?

      连5星好评都给了!

      第二天早上没课,梁子渊一句话都没说,背着吉他就走了,估计是去哪录他的新单曲。

      说实话,郝云是真的佩服这家伙。

      被人喷了三年还坚持搞音乐,这要是都不算爱,那他这辈子都不相信爱情了。

      “子渊兄这是干什么去了?大早上背着吉他出门。”

      “估计是找个凉快的地方自娱自乐去了吧,总之别在寝室里唱就行,”朱克宁用手搓了下脸,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我下午还有个会,不少院里的领导都在。我再多睡会儿,你们小点声。”

      郑学谦:“……”

      郝云:“……”

      干你丫的!

      整个寝室就你动静最大!

      如果一定要在子渊兄的歌声和克宁兄的鼾声中作出选择,郝云觉得还是梁子渊的歌声更“赏心悦目”一点。

      毕竟前者再怎么吵,也有冷却时间,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而后者,那是能持续一整晚不带停的……

      话音还没落下多久,朱克宁的床位已经传来了粗重的呼吸。

      不用怀疑,暴风雨已经酝酿起了前奏。

      郑学谦看了郝云一眼,用眼神递话道:你早上有啥安排?

      郝云回看了他一眼:随便逛逛。

      八成是会错了意,郑学谦愣了下,回了他个惊讶的眼神:自习?这么早?

      郝云点点头,用眼神回答:不然呢,这儿这么吵?你还能睡得着?

      勉强读懂了他的意思,郑学谦眼神渐渐坚定,点了下头:好!那我也去!

      眼神递完话,他便翻身下了床,迅速收拾课本进书包,留下一脸懵逼的郝云,风也似的走了。

      ……

      寝室里的鼾声越来越大,想赖个床实在是太难了。

      想起林蒙蒙之前和自己说的录音棚,郝云爬下床简单的洗漱过后,便穿上衣服离开了寝室。

      在朝着校门口走去的路上,他随手给林蒙蒙发了条微信过去。

      【你之前说的录音棚在哪?】

      原本以为要过一会儿才回的,没想到他刚准备关闭屏幕,林蒙蒙的消息便发了个坐标过来。

      紧跟着后面的,还有个神似阿黄它儿子的“小狗吃惊”的表情。

      【你真要学音乐?(吃惊)】

      郝云随手打字回复。

      【我骗你干啥。】

      林蒙蒙:【啊……好吧。那你加油,如果只是音乐上的问题哦,不懂的都可以问我!】

      看到这行字,想起昨天被拉黑的经历,郝云的心里一阵感动。

      淦!

      瞧瞧人家!

      这特么才是音乐家的气度好吗!

      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要是这家伙的天赋是音乐就好了,郝云肯定二话不说把这个成神的机会留给她。

      也不图她啥,就图个顺心。

      可是偏偏不巧,真正有潜力成为歌星的人天赋却是表演。

      郝云都要开始怀疑,这破系统是不是出什么故障了。

      出了校门,没走很久便到了目的地。

      不得不说,林蒙蒙推荐的地方确实不错,无论是入口的装修还是员工的气质看上去都很专业……虽然让他说专业在哪儿,他也未必说得出来。

      唯一美中不足的,可能也就只有价格了。

      琴房和录音棚都是按小时收费,基本上根据乐器和设备的不同价格在每小时100到1000之间浮动,晚上十点之后打折,感觉和网吧差不多?

      包天的话也会相对便宜些,但怎么看这价格都谈不上亲民,至少不像是学生能消费起的。

      至于那些不知道用了啥专业设备的钻卡vip房间,郝云则是选择性忽略了。

      妈耶,啥乐器这么贵,镶了钻的啊!

      就算镶了钻,也不至于摸一下就大几万吧?

      好在2048的热度还没过去,后续收入还算不错,虽然这里的消费贵了点,但郝云还不至于负担不起,直接花5000块办了张普通会员。

      眼瞅的郝云不像是老手的样子,帮他办卡的小姐姐立刻微笑着说道。

      “先生,请问您需要专业人士指导吗?”

      郝云:“专业人士指导?”

      还有这好事儿?

      小姐姐微微一笑:“是的,如果您对钢琴感兴趣,我们这里有不同价位的指导老师可以提供一对一教学——”

      汗!

      原来是收费的。

      郝云连忙摆手推辞说道。

      “不用不用,给我找个带钢琴的录音棚就行了!”

      总算是把卖课的小姐姐给敷衍走了,郝云将门反锁,深呼吸一口气走到了钢琴旁中央。

      看着锃亮的黑白琴键,他忍不住伸出了右手,食指在那光滑的琴键上轻轻抚摸。

      虽然这大概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摸到钢琴,那触感也确实如他预料中的那般陌生,但不知为何,在那陌生的背后却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似曾相识。

      就好像……

      曾经的他摆弄过这玩意儿一样。

      “这是孟婆汤没舔干净吗……”

      可爷前世不是游戏策划吗?

      郝云有些头疼地晃了晃脑袋,接着拉开椅子坐在了钢琴前,将手放上去,学着电影里的那些钢琴师们的姿势,按下了第一枚琴键。

      mi——

      悠扬的琴声在录音棚里回荡。

      轻轻哼唱着熟悉的旋律,他用生涩的动作将第2第3个琴键按下。

      so——xi——

      与此同时,他用低沉的嗓音清唱。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

      “生死苦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感觉慢慢的来了。

      就如忽明忽暗的萤火。

      抓住了那记忆的残骸,还有那来自冥冥之中的灵感,郝云的十指跟随着来自灵魂深处的节奏,在黑白琴键上敲出了生涩而坚定的节拍。

      诚然,这不是一首适合初学者去演绎的练习曲。

      也没有任何一本钢琴教材,会将这种流行曲目写入自己的第一单元。

      但毋庸置疑的是,这却是最适合他的一首。

      因为只有这一首曲子,能透过记忆的迷雾,带给他如此熟悉的感觉。

      也只有在弹奏着这首曲子的时候,他不需要老师,亦不需要任何参考书的指导。

      只需要跟着感觉走。

      就像是在遵循本能……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来自灵魂深处的直觉就仿佛握住了他的双手,操纵着名为旋律的木偶,一遍又一遍,一遍更比一遍更快……

      也更熟练!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往复循环了不知多少遍。

      一直到窗外的夕阳西斜。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郝云长长出了一口气,感受着录音棚内的寂静,脸上忽然浮起了一丝笑容。

      “简直就像写轮眼一样……”

      仅仅是一天的时间,他已经从一点儿基础都没有的钢琴小白,到现在不但能流畅且完美地弹出《烟花易冷》的钢琴伴奏,甚至还能和弦弹出整首曲子的钢琴版。

      拜此所赐,他甚至感觉现在的自己就算是拿起其他音乐的谱子,也能弹得像那么回事儿。

      当然,前提是指法不是特别难。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难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等他以后音乐属性点堆高了,通过记忆碎片多解锁几首贝多芬或者莫扎特的曲子熟悉几遍,技能的熟练度自然而然就上去了。

      “可惜……”

      “看来音乐属性只影响音乐相关技能的熟练度掌握速度,最多能让手指灵活一点,却并不会影响唱歌的音色。”

      他的嗓音相对而言更偏青年音一点,虽然自认也很磁性,但还是唱不出周董的那种韵味,也唱不出林志炫版的那种沧桑。

      要是他来唱,可能大火有难度,但小火还是没问题的。

      毕竟作词作曲的都是大佬,演唱者音色的分减再多,歌曲本身的实力也是摆在那里的。

      不过,这些瑕疵本来也无伤大雅。

      他虽然唱不出来,但他的工具人可以啊。

      虽然优点不一定学得来,但至少吐词不清这块儿,他子渊兄弟可以说是拿捏的死死的!

      要不然也不会这家伙在寝室里唱了那么久,愣是没一个人听懂他唱的是哪国语了。

      音色方面再稍稍拿捏下,唱出那种吊吊的味道和沧桑的感觉,问题应该不大!

      至于自己……

      郝云本来也没想过当什么歌星,更没兴趣过上万众瞩目的生活。

      可以的话,他还是更想闷声发大财,站在幕后刷刷属性点和记忆碎片。

      至于麻烦的事情……

      有那么多工具人在,何必每一件事儿都由他亲自出手。

      “……接下来就是单独录一遍纯钢琴版,然后上传到音客网钓鱼了。”

      好酒不怕巷子深,他不怕鱼儿不上钩。

      只要这首曲子能登上新曲榜单,他一点儿都不担心某个人会看不到。

      至于之后的事情……

      那就太简单了。

      打开了旁边的专业录音设备,伸了个懒腰的郝云,双手放在了钢琴键上。

      即便这傻逼拉黑了自己的小号,让他多少有些不爽,但谁要你们都是爷的儿子呢?

      哪有爸爸和儿子们生气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