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泽茉里奈av作品

      钟家私房菜,颍州府比较知名的饭馆之一,这是钟铁林打拼十数年积累下来的家业。

      “叶大师,我们钟家村的事情,还请您务必尽心尽力!”

      钟铁毅端起一杯酒,站了起来,看着叶焱,神色有些凝重。

      “钟州长,我说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我接受了钟大爷的这笔钱,钟家村背后所有的秘密,我会查个水落石出!”

      叶焱摸出一张绿色的银行卡,放在桌子上,神色淡然,轻笑道。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敬您!”

      钟铁毅认真看了面前的年轻人一眼,叶焱说的虽然随意,但眼神明亮,闪烁着一股坚定的神色,心中略微放心。

      要知道,在听了钟树年讲述的那八百战魂的时候,叶焱虽然极力掩饰,但内心的慌乱还是被钟铁毅觉察到了。

      虽然对于这些灵异事件,大夏国有个专门部分——龙隐司,可以处理这类事情,但钟家村的事儿毕竟太过诡异,又有可能牵扯到自己身上来。

      因此,钟铁毅目前还不想让龙隐司接手,只能寄托在叶焱身上。

      “州长大人,我敬您!”

      叶焱自幼孤苦,并没有经历这种酒局,最基本的礼仪还是懂的一些的,端起酒杯赶紧站了起来。

      “哈……挺烧嗓子……”

      大半杯高浓度白酒,被叶焱一口给灌了下去,一下子呛的脖子脸通红,尴尬地看着钟铁毅和钟铁林,擦着嘴巴苦笑道。

      “哈哈,叶大师也有这么有趣的一面!”

      钟铁毅神情微怔,没想到这个手段神奇的年轻人,还有这么朴实的一面,心里一松,笑道:“叫什么州长,我比你也就大二十来岁,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大哥就是!”

      “大、大哥……”

      叶焱嘴角咀嚼着这个称呼,心中有些莫名的暖意,自小被村里人疏远冷落,这个称呼曾经离他很远很远。

      “别傻站着了,赶紧吃几口菜垫垫,这是红烧牛尾,铁林的拿手菜,快尝尝……”

      钟铁毅拍了拍叶焱的肩膀,夹起一段喷香的牛尾放在叶焱的餐盘里。

      “这清蒸荷叶鲈鱼也不错,鲜嫩多汁……”

      钟铁林对于自己的拿手菜,一向颇为自豪,也夹起一块鱼放到叶焱面前。

      酒过三巡,气氛渐渐活络起来,叶焱心神也放松下来。

      “大哥,你们钟家村的历史,您知道吗?”

      尝遍了满桌的美味,又喝了几杯酒以后,叶焱放下筷子,看着钟铁毅皱眉道。

      “说起来,我们钟家村在苍黄山应该存在了至少五百年以上了!我记得父亲说过,当年村子未搬迁的时候,钟家祠堂里有一本族谱,上面记载了钟家将近四十代人的生辰和姓名!”

      钟铁毅放下了筷子,想了片刻,对叶焱说道。

      “铁毅哥,村子里的历史,三大爷应该比较清楚,他老人家好像一百多岁了吧,以前小时候就喜欢听他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

      钟铁林看二人吃的差不多了,吩咐服务员上了一份甜汤,和一份糊汤面,坐下来笑道。

      “铁林说的对,现在村子里年龄最长的就是三大爷了,如果你要想了解什么,可以让铁林带你去找他!”

      钟铁毅点了点头,钟家村当年那场事故,死了将近上百人,都是村子里一些身强力壮的汉子。

      若非如此,钟家村现在的百龄老人,绝不下二十人。

      钟家人一直生活在苍黄山深处,那里环境优美,物产丰富,本是当地有名的长寿村。

      “果然是个历史悠久的村子啊!”

      叶焱闻言,心中恍然,看来发生在钟家村的事情绝非偶然,只怕是那鬼王数百年前就布下的一个局。

      “你们钟家村祖上,可曾是将门之后?”

      叶焱想到了那个白衣紫冠的鬼王,竟然自称戍边王,还有钟家村原址挖出来的八百个魂坛,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这个倒不清楚,铁林,要不明天你陪叶焱回钟家村一趟,问一下三大爷呢?”

      钟铁毅闻言,皱了皱眉,看了一眼钟铁林问道。

      “这个不用!”

      叶焱摇了摇头,看到钟铁毅疑惑的神色,苦笑道:“我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其实……”

      说到这里,叶焱神色犹豫,随后双手掐诀,只见金光一闪,小西出现在他肩膀上。

      “小西,屏蔽这个房间的气息!”

      叶焱看着小西吩咐道。

      “好的,老大!”

      小西说完,高傲地看了一眼钟铁毅和钟铁林,双翅轻拍,身体迅速变大,最终化成一层淡淡的金光弥漫在这个包厢中,消失不见。

      “大哥,其实在钟大爷家的时候,我已经见过那个鬼王了,白衣、紫冠,看上去风流倜傥,自称戍边王!”

      叶焱看着感受到四周的气息变得迟缓凝滞,知道小西已经用身体隔绝了这个房间和外界的气息。

      莫说是鬼王,即使是天仙都无法感知到此刻三人所说的话。

      叶焱等三人,此时此刻,严格意义来说,正处在小西的体内。

      “什么?当时那个鬼王就在大伯家中?”

      钟铁毅和钟铁林相顾骇然,鬼王啊,据说可以和幽冥地府中的阎罗王分庭抗礼的存在,竟然出现在钟树年的院子中。

      “正是,当时陆小蝶被我困住之后,它就召唤了鬼王!”

      叶焱看着钟铁毅二人,苦笑道:“不知那鬼王发什么善心,竟然放过了我,不过从它的布局来看,恐怕它所图甚大!”

      “一个大鬼王,怎么就盯上我们小小的钟家村了呢?”

      钟铁林狠狠灌了一口气,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恐慌。

      “大哥,还记得秀云大姐说的那句话吗?”

      叶焱说完之后,内心也有一阵无力感,喝了一杯酒,看着钟铁毅苦笑道。

      “莫非是那句,那恶鬼杀死大伯家的两个堂哥,只是为了让我的官运更旺?”

      钟铁毅也抓住一个酒杯,身体微微颤抖,作为颍州府的州长,学识和头脑绝对是一顶一的,看着叶焱,沉声道:“莫非是以金换命?”

      叶焱点了点头,又摇摇头,“恐怕不会那么简单!那鬼王自称戍边王,看来生前绝对是称霸一方的王爷,而大哥您,如今是颍州府州长,从五品,我观您官运旺盛,不出五年,绝对会成为大皖行省最高执政官,一品大员!”

      “呼……”

      钟铁毅猛地灌了一口酒,长长吐出一口酒气,紧紧捏着酒杯,双眼微眯,冷笑道:“一品大员,放在前朝,就是封疆大吏,可称王!”

      “正是如此!”

      叶焱苦笑道,这鬼王果然所图很大,原来想重返人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