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午夜圈恋

      夜如水,风如波,黑缎子的夜空中星星在眨眼。

      看着吃饱却还未喝足不舍得离去的李世民,李承乾有些苦恼。

      这有星星没月亮的四月末,自己就是想陪你对月畅饮那也没那个心情不是。

      可是,李承乾不敢赶人。

      “承乾,你以后有什么不满可除直接上疏给朕说便行了,别胡乱的瞎写。”放下手中的酒杯,李世民的边上是李明达在侍候着。

      “父皇言重了,承乾可没有什么不满的。”抬头看向李世民,李承乾真的搞不懂他说的这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

      除了不满李治那腹黑的小子揍了他一顿外,李承乾对现在的处境确实是挺满意的。

      重活一世才知失去的痛苦不是吗?

      “那你解释下断肠人在长生府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手臂一抬,李世民指着李承乾有些怒急而笑地骂道:“生孙同韵,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暗指的是谁吗?”

      “父皇这话也武断了些。”

      伸手拿过桌上的纸张,李承乾嘴角一撇不屑地念道:“小桥流水,醇酒佳肴,美姬绕膝,孩儿写的明明就是父皇在宫中生活的景像,这与他长孙家有什么关系。”

      话落,李承乾一惊,心里有些后悔,自己怎么的就忘了对面的男人可是条蛮不讲理的霸王龙,这大实话咋就说了出来呢!

      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的水,这谎得要如何才圆回来。

      想到自己嘴皮子上下一动,溜出的话引出来的后果,李承乾打了个激凌,连忙从位置上站起撒腿便跑。

      “逆子,你给朕站住,要不然……”看着跛着腿跑远了的李承乾,回过神来的李世民一瞪眼,猛地站了起来,习惯地把手里的东西就砸了过去。

      “呼。”

      听到身后传来的吼声还有脑后响起的呼声,李承乾一急,立马蹲下身来。

      “呯。”

      看着从自己头顶飞过,撞在院墙上四分五裂的酒杯,瞧着眼前那溅到自己跟前的碎片,李承乾心里一喜,还好自己反应快,要不然……

      “啪。”

      “逆子你再跑下试试,看朕不踹死你。”一脚踢在李承乾的背上,李世民有些气喘地骂道。

      望着抬脚又要朝自己踢来的李世民,李承乾怒了,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吼道:

      “踹吧,踹死了更好,踹死了某,某正好可以去陪伴某母后。”

      “从小到大,不论某做什么都不能让你满意,对于某,除了责罚打骂你问过某的想法的吗?”

      “某自从做了太子之后你知道某活得有多辛苦吗?”

      “你永远都不知道,你永远都不知道当青雀对某步步紧逼时某心里有多么难受,你永远都不知道在兄弟与权利间某是如何痛苦的想要去放弃性命?”

      “逆子,”看着眼前朝自己大声嘶吼咆哮的李承乾,听着他最后的那一句想要放弃性命,李世民有些尴尬地收回伸出去的脚,口中却满是恼火地骂道:“欲戴王冠必先承其重,懂吗?”

      “不懂,也不想懂。”

      “逆子你……”

      “如果为了那个位置要舍去亲情,某宁可不要。”

      “你,朕……”

      “父皇,你就消消气,饶过兄长他这一次吧!”看着又闹僵起来的父兄俩人,李明达很是头疼,连忙拉住李世民抬起的手臂劝道:“父皇,其实兄长他写那首诗时兕子就在边上,当时兄长他也跟孩儿解释了那是什么意思。”

      “那兕子你跟父皇说说那些诗句是什么意思?”白了李承乾一眼,李世民看向自己最喜欢的闺女时眼神已经很温柔。

      “兄长说了父皇虽然拥有天下,后宫佳丽更是无数,可除了母后之外却没有那个女人能走进父皇的心里,”想到那天兄长跟自己说的话,想到自己早已仙逝的母后,李明达哭着说道:“兄长告诉兕子说父皇其实是活得最苦的一个人,所以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们有空了就得多去陪着,哄着,宠着,让着父皇你。”

      “轰。”

      听完李明达的转诉,李世民只感觉自己脑海里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一伸手抱住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儿,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李承乾一眼,心头有一丝愧疚之情正在开始漫延。

      原来这天底下并不是没有人能懂自己,而是自己一直都无视了他。

      想到刚才自己这嫡长子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李世民再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曾经对他的要求太是不是严厉了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