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卡AV电影网无毒

      风岂凡伏在任千源背上,看着他在路上飞奔,感觉速度竟然并不比骑马慢上多少,两人出了院门后,绕过旁边的菜地,菜地后面的竹林处有一条小路,小路笔直而悠长,不时有微风拨动竹林发出的“沙沙”声,看着路上的石砖,风岂凡知道这条路一定存在了很长的时间。

      “这是通往咱们风奇门后山的路,风奇门的祭堂就在后山,凡是逢年过节或者门中有大事,都要去那里。”任千源一边飞奔一边给风岂凡讲着。

      “那咱们为什么不住在祭堂旁,非要住在外面?”风岂凡好奇道。

      “这个。。。祭堂的位置有些。。。这个特别。咱们马上就到了,你很快就知道了。”任千源说道。

      “多谢三哥。”风岂凡答谢道。

      “你我兄弟,何必那么客气。”任千源哈哈一笑说道,他哪里知道风岂凡只是单纯的享受这种有哥哥的感觉。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不一会的功夫就出了竹林,刚一出来,任千源就站住了脚并把风岂凡放了下来。

      风岂凡略微一看就明白了为什么任千源说这祭堂位置特殊,只见二人现在所站之处是一座百米见宽的山崖,只有这山崖边缘的中间处凸出一道只能容下一人的平台,这平台很是奇特,寸草不生不说,其材质也与山崖的石头材质不同,黑了吧唧的,就好像是有人硬生生在这山崖上插了这一块平台进去,说不出的突兀,平台尽头有一块和平台地面一体、材质相同的大石,大石顶端还有一个棍状突起,黑黝黝的很是丑陋,石头前则放着香炉和一些贡品,看来这里就是任千源所说的祭堂了。而高、胡二人此刻正站在山崖旁。

      看着任千源和风岂凡二人到了,高明川几步走了过来,他似乎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自己的新身份,拱手说道:“小师。。。弟,咱们开始入门仪式吧。”

      风岂凡有样学样也一拱手说道:“有劳大师兄了。”他知道这大师兄忠厚老实,一时转不过来称呼也是正常,所以也没在意。

      高明川一点头,一招手示意风岂凡跟着他,于是转身走到平台前,但并不走上平台,任千源和胡名义分别走到了高明川的左右,三人正对着平台上的大石一齐跪下,只听高明川正色道:“不孝弟子高明川,暂居风奇门第四十四代门主,现受命于祖师爷口讯,传授师祖风岂凡入门功法,故高明川、胡名义、任千源三人暂行代师兄之职,待风岂凡师祖成人,便传掌门于风岂凡,风奇门上下以他马首是瞻!苍天为鉴,群山为证,望历代掌门先人保佑!”说完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任千源和胡名义也都跟着磕头行礼。

      风岂凡本来还在打量着前方那块大石,正琢磨着这大石的奇怪之处,此刻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也不由的跪下跟着磕了几个头。

      几人行礼完毕,高明川站起身来,说道:“任千源,给新入门的师弟说一下本门门规。”

      任千源一共也收起了嬉笑的样子,应了一声“是”转身对着风岂凡朗声道:“本门有五杀戒!请听好!”

      “不敬师长、有辱师门者,杀!”

      “强取豪夺、持强凌弱者,杀!”

      “结交淫邪、有背正道者,杀!”

      “妄言妄语、坑蒙拐骗者,杀!”

      “贪权恋色、同门相残者,杀!”

      “此乃风奇门五杀戒,凡是入门者,必当以此为戒!不得违反!”

      “是!”风岂凡被情绪所感,此时也郑重的答应道。

      “新晋弟子上前上香跪拜!”高明川看到风岂凡答应后接着说道,并指了指身后的石台示意风岂凡过去,于是让开了身位。

      风岂凡点头答应,径直走向前方的突起石台之上,脚刚一迈上去,一股奇异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好像是紧张、又好像是兴奋,他虽然心中好奇,但也只以为是要加入风奇门而心情激动而已,但当他又上前一步的时候,自己的心脏处猛烈的跳动了一下,一股热流直冲小腹位置,他似乎在哪里感受过这种悸动,略微一思索,便想起了师傅当时让他沉心静气感受小腹的方法,于是他停下脚步,闭眼感受了起来。

      后面三人看着风岂凡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都感到很奇怪,高明川还以为由于平台突出断崖,所以风岂凡怕高,刚要提醒他不要往下看,可话还没出口,却被身边的老二胡名义拦了一下,胡名义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出声。

      风岂凡随着热流把注意力集中在小腹位置,只见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篇一篇的字符,他不识字,所以除了奇怪以外也是毫无办法,但是当他再细心感受下去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一直被他别在腰间的掌门令牌竟在微微的颤动,于是他睁开眼睛,伸手将令牌就掏了出来。

      风岂凡惊奇的发现,原本平平无奇的令牌此时在他手里正在微微颤动,他好奇心起,用手紧握了一下,结果刚一攥紧,手上突然就传来一股拉力,拉的他直奔着和石台连在一起的大石就跌了过去,后面三人齐声惊呼,但是风岂凡已经被拉的跌倒在了大石之前。

      “风师弟!小心!”任千源轻功最好,脚一用力就要过来扶风岂凡,却又被胡名义拉住了,他知道这二师哥素来饱读诗书,知道的东西很多,看见风岂凡并没有大碍,也就站住了。

      风岂凡一跤摔在大石之前,低骂了一声,赶紧松开了紧握的手,他爬在地上看了一眼手中令牌,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大石,说道:“他娘的你俩长的倒是一样,看来一个娘生的!”

      风岂凡才说完这句话,突然一愣,他本就聪明,加之初见这平台和这大石的时候,心中隐隐觉得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哪见过,现在看着手中的令牌和近在咫尺的大石,突然鬼使神差的就伸手摸了一把面前的石头,果不其然,触手的手感和令牌一摸一样,竟然真的好像是同一材质。

      发现了这点,风岂凡“腾”的一声就跳了起来,看着手中的令牌,心中琢磨:“这牌子原来是石头做的,刚才我一攥就把我带向这大石,难道。。。”心中似乎猜到了什么,刚要尝试,后面传来了高明川的声音:“师弟,你还好吗?”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风岂凡回头说道:“没事没事,这石头很古怪,不过我好像知道了什么,等我试一下。”

      说完这句话,风岂凡看向手中微微颤动的令牌,这次有了经验,所以并没有一把攥住,而是五指轻轻的用力,果然在加了几分力道之后,令牌上传来了隐隐的拉力,似乎要带着他的胳膊往某个方向前进。

      风岂凡继续轻轻用力,令牌在莫名力道的指引下竟然逐渐带着他的胳膊向摆放贡品香炉的地方伸去,看着手臂一点点的接近香炉,风岂凡心中疑惑:“难道是这香炉在吸我的手?”他心中奇怪,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低头看着正插着香的香炉,觉得这炉子虽然确实是有年头的物件,但也不至于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手中就又加了力道,却发现令牌还是带着手臂往香炉的方向拉扯。

      风岂凡松开手,挠了挠头嘟囔道:“奇怪奇怪。”

      “有什么发现小师弟?”这次开口的是老二胡名义。

      “这香炉好像有问题。”风岂凡下意识的答道。

      “香炉?”三个人一齐看向摆在大石前的香炉,要不是平台仅容一人,估计他们早就过来看了。

      “这香炉自我入门就一直放在那里,从来没有人动过啊,出于恭敬,就连清洗都没有挪动过。”高明川说道:“小师弟,到底有什么奇怪的?”

      风岂凡此时正在全力思考这个问题,当听到高明川说的“没挪动过”几个字后,突然灵光一现,心道:“是了,没人敢动不代表不能动!”想到这里,风岂凡不再犹豫,他可从来不管什么常规,弯下腰就把香炉抱了起来,这香炉虽然是金属所制,但是搬起来却似乎没那么费力,只是几代风奇门人都对祭堂恭敬有加,所以没有人挪动而已。只听见后面高明川的声音急道:“小师弟!使不得!”但是为时已晚,风岂凡已经一转身把香炉放到了身后,然后转身看向香炉之下。

      只见原本放置香炉的地方,果然露出一个风岂凡手掌大小的孔洞,风岂凡心中一喜,也不管身后高明川怎么叫唤,手中轻轻一捏,令牌带着他的胳膊就直奔孔洞而去。

      “对了!”风岂凡心中暗叫,同时身子随着胳膊的靠近也轻轻的伏了下去,一看之下发现孔洞的形状和令牌完全一样,根本就是放置令牌的凹槽。

      风岂凡的手在离孔洞一指的距离松开,只听“啪”的一声轻响,手中的令牌竟然自行被孔洞吸了过去,与之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风岂凡身后三人都听到了这“啪”的一声轻响,几人包括风岂凡在内同时闭上了嘴巴,屏住了呼吸,眼球转动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微风浮动,带动衣角飘了起来,面前的头发也跟着缓缓吹动,一时间四周安静的有些空洞。

      突然一声细微的“咔嚓”声传入四人耳中,离的最近风岂凡寻着声音慢慢低头看去,只见从孔洞的正上方竟然出现了一条细弱游丝的裂缝,紧接着从裂缝开始,突然想起了一连串的“噼啪”声,裂缝向上开始扩散,根本容不得风岂凡反应,迅速向大石上蔓延,大石也像是被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向左右分裂成两瓣。

      “小师弟,快回来!”高明川也见到了这个景象,赶紧伸出手喊道,要不是平台仅容一人,他早就扑上去了。

      风岂凡也被吓的够呛,这要是平台碎裂掉了下去,肯定摔的连渣都不剩了,他反应也快,在高明川伸出手的瞬间一转身向前迈出几步就抓住了高明川的手,高明川猛的向后一拉就把风岂凡拉到了平地之上。

      几人瞬间后跃到了安全的地方,看着平台上的大石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巨响不断开裂,平台上的香炉和放置祭品的盘子不断颤抖,有些碎石随着脱落从平台上滚落到悬崖之下,过了一会才听到隐约的撞击声。开裂大约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才一点一点的停止,由于石头裂开好产生了一些石粉烟雾,一时间竟看不出里面的情况。

      “这。。。这是?”高明川喃喃道。

      “师弟,你做了什么?”胡名义还是比较冷静,第一个问出了口。

      风岂凡也被吓了一跳,看着石头开裂正庆幸自己跑得快,被胡名义一问随口就答道:“我把令牌放到了一个洞里,谁想到就这样了。”

      “令牌?”胡名义重复了一声刚要再问、就听任千源嚷道:“能看清了,里面似乎有东西!”

      被他一说,几个人有聚睛向平台大石处看去,只见开裂的大石石粉逐渐散去,里面露出一根黑黝黝的扁平事物,大石本来就有一人多高,现在那黑黝黝的东西直直的立在那里,粗略一看竟然几乎能到一个成年人的胸口位置,而大石之上原本那根丑陋的饼状突起竟然好像是和这个东西连在一起的,只是这东西实在是有点丑陋,上面甚至还有一些凹凸不平的坑洞,一时间几个人都猜不出这是什么。

      这时任千源不等几人反应,脚下轻轻一点就跃上了平台,高明川还没来得及叫,就见他一把握住了那柄状的丑陋凸起,用力一提。

      然而想象中的画面竟然没有出现,只见任千源使了一下力,那个黑黝黝的物体竟然纹丝未动,于是任千源开始换双手齐握,又用了一下力,结果还是一样毫无反应,任千源“咦”了一声向身后三人说道:“这东西好重!根本搬不动啊!看样子。。。好像是。。。剑的形状!”

      高明川三人闻言都是一惊,缓缓的靠近了平台,高明川开口道:“老三,你虽然轻身功夫好,但是也要小心啊!”

      “我知道的大哥,我是怕这东西掉下山崖去,谁想到这么重!”任千源说着,同时双脚蹬住剩下一半的大石断面,双手齐握那柄状突起,整个人骑在了那上面,准备用全身力气拔一下试试,但是无论他怎么喊叫都是无用,那东西就那么静静插在那里,不为所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