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暴雨淋湿的人妻神宫寺奈绪

      叶涛说道:“我不会唱别人的歌,只会唱自己的歌。”

      叶涛这是在给自己提条件。

      在酒吧唱歌,应该是要唱很多歌。叶涛也知道行规。

      但是他早就给自己立下了规矩,他现在唱功不行,只能靠原创支撑起自己这块牌子。

      如果他唱别人的歌,所有人都会有一个参照。

      那时他唱功不行的缺点,就会无限放大。

      但是,如果他能凭借自己的原创,唱出一点名气,那么,之后他再唱别人的歌,由于有名人光环加成,哪怕就是唱得差一点,粉丝们不会说什么。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比如他那个世界有一个羊爸爸,自从当上了首富之后,又是拍电影,又是开演唱会,又是卖自己的书法作品。

      无论他做什么,喊好的人都一大堆。

      不是和他有利益关系的人说好,而是和他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人,也说好。

      这就是名人光环。

      而叶涛现在哪有什么名人光环?他只能藏拙。

      “你可以只唱自己的歌!我需要的,也就是你唱自己的歌。”

      宋刚是对叶涛说道。

      他需要的,其实是叶涛的实力。

      有这样的条件,似乎也是可以答应去宋刚那里唱一阵子。

      “既然宋老板答应了我的要求,给的条件又这么好,那我当然愿意去宋老板那里做事。”

      叶涛说道。

      “叶先生既然愿意去,那明天就来吧!”

      能这么爽快地就把叶涛谈好,请到他的酒吧去,这是一件大好事。宋刚非常高兴。

      回到女网管的家,客厅里并没有人,叶涛松了一口气。

      女网管今天没喝酒,不然搞不好又要他把她扶到房间去。

      现在这情况没有出现,这对叶涛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

      而他现在又有了一件事情做,他就要把自己的时间管理好。

      上午码字,下午练吉他,晚上卖唱,午夜去酒吧唱歌!

      一天有六个小时睡觉,似乎就足够了。

      这样的人生态度,算积极、努力、向上吗很励志对不对?

      趁着现在年轻,多努力一下吧!

      “你晚上还要去唱酒吧?那会不会很累呀!”

      第二天和徐琳见面的时候,叶涛把自己的新工作说给徐琳听。

      徐琳听后,问他。

      叶涛说道:“累不会很累,你想我现在整天也没有什么事做,一整天都是休息。也就是晚上出去,但做的事相对轻松。每天也就是熬时间。”

      “相比于那些每天做重体力活的,我这还要算很轻松了。”

      徐琳道:“你要是能坚持下来,也行。我就是怕你时间排这么满,把自己累垮了。”

      叶涛道:“为了钱,累一点算什么?”

      徐琳道:“你就是那种传说中的财迷!”

      两人就这事达成了一致,徐琳又对叶涛说起了其他的事。

      “你的书还有多久上架啊?”

      徐琳问。

      叶涛说道:“很快了,下星期应该就能上架。就现在这收藏的情况,我觉得上架首订能到三千。”

      徐琳问:“三千这成绩算好还是不好呢?”

      叶涛道:“三千订阅,按照我一天更新两万字算,每一千字算一分八,这些人每个人给我的钱是三毛六,三千个人就是一千零八十。”

      小说的订阅是每千字按照读者的等级,三分、四分、五分不等。

      平均下来应该是每千字三分六的样子。

      而作者和网站差不多是对半分,叶涛到手的钱,按订阅三千算,每天能有一千多块。

      “这样啊!那收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徐琳听了叶涛的话,说道。

      其实叶涛对他的这本书,还没有算进渠道的订阅进去。而斗破是能够全网通吃的书,渠道是会比本站卖得更好的。

      这还只是按照叶涛最低的估算三千订阅算的收入。如果成绩更好,最后这本书的订阅能够过万,甚至几万,那叶涛的收入将有数倍的增长。

      可以说凭借这本书叶涛能够挣很多钱,应该不是虚话。

      “望着加列奥的举动,薰儿秀眉再次一皱,心中对这牛皮糖实在有些无奈。

      刚想回绝,目光却忽然停在手链连接处的那枚绿色魔晶之上。

      想起先前萧炎辛苦寻找木系魔晶的模样,薰儿修长的睫毛,不由得轻轻眨了眨……”

      “你这样的描写,也没有见到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为什么评论区却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呢?”

      “比如这一条:从推荐过来的,原以为这是一本多么好的书,现在却大失所望!”

      “还有这一条:作者,你这写的是什么玩意儿呀?垃圾!”

      “这句谢谢试毒又是什么意思?听起来不像是好话!”

      徐琳原本是不太喜欢网络小说的,不过叶涛既然在写,她当然会关心。

      这时说到叶涛的书即将上架,徐琳就又再挑了一段,读了出来,也拿叶涛这本书的几条读者评论,来和叶涛讨论。

      叶涛说道:“这些都算是我书的黑粉,故意来给我差评的。普通作者,特别是新人作者,看到这样的评论,心态很容易就炸裂。”

      “这也是我的书,现在在网站上新上了一个大推荐,让更多的人可以看到。而黑粉也是一下增多了的缘故。”

      “不过这些人不知道的是,我从来不看自己的书评,所以我的心态不会被他们搞坏。”

      “我每天的时间很满,书码好了就在规定的时间上传,哪有时间跟他们较劲。”

      “但你这书的评价,有些好像还很合理呢!比如这条:文笔太差,看不下去。这就好像说得很中肯。”

      叶涛挑眉道:“文笔这种,看要按什么标准来评。如果按词藻华丽,语句优美,我这确实不算文笔怎么样。”

      “但是这本书带动读者情绪,引起读者阅读的欲望,这些方面可以说做到了极致。文笔不行,词不达意,能做到么?”

      “就是那些文笔绝妙的书,在这些方面,都不能比我做得更好。文笔这东西,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徐琳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是看不太懂,不懂得网文之美。”

      她这时说的不懂,并不是说她整本书看不明白,而是说她不懂这本书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

      “徐琳,我们是不是以后下午的见面,也要减少一点,不要每天都见啊?”

      叶涛没有再和徐琳说书的事情,而是问徐琳。

      徐琳一愣,问:“为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