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确认您已超过

      当即耶律巴翻身下马,来到晁天面前,推金山倒玉柱般的纳头便拜。

      “罪将耶律巴,拜见主公,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了两句违心的话,耶律巴低着头,看不清楚他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

      晁天当即热情的将耶律巴扶了起来,随即高兴的说道:“我得耶律将军,如虎添翼,城中已经安排好了酒宴,为耶律将军和肖将军接风洗尘。”

      说完,晁天一手拉着耶律巴,一手拉着肖公鼎,迈步朝着城中太守府走了过去。

      后面军师刘伯温朝着旁边的恨天无把邬文雄,恨地无环邬文化,皂袍大将尉迟恭,老将军拓拔忠义四个人使了个眼色。

      四个人会意,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

      来到了太守府大堂之上,耶律巴和肖公鼎两个人表情便是一愣,因为等待他们的不是什么大排宴筵,山珍海味,而是虎卫营的军士,披坚执锐,严阵以待。

      嘭!

      就在耶律巴疑惑不解之时,突然旁边的晁天飞身一脚直接踹在了耶律巴胸口,耶律巴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摔倒在一边。

      而另一边的肖公鼎同样也被晁天踹了出去。

      两旁边早就准备好了的虎卫营军士一拥而上,麻肩头拢二背将两个人捆了个严严实实。

      “这…主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两个人真心实意的归顺,主公明鉴啊!”

      肖公鼎心中慌乱不堪,可脸上却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看向晁天急切的问道。

      晁天冷眼看了一眼肖公鼎,不屑的说道:“就你们这点拙劣的诈降之计,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吗?”

      “哪有投降率领四万精锐前来的,而且耶律巴将军乃是辽国的皇亲国戚,忠勇之名我也有所耳闻。”

      “你肖公鼎单单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就轻而易举说他来归降,还真是天方夜谭。”

      见得晁天直接将他们的诈降计策戳穿了,耶律巴把双眼一闭,不再说话,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将军,将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反倒是肖公鼎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嘴里说着求饶的话,当真是不要脸至极。

      到最后耶律巴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睁开眼睛,怒目圆睁瞪了一眼肖公鼎,破口大骂:“够了!肖公鼎,辽国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晁天见得耶律巴如此硬气,也是十分的欣赏,当即问道:“耶律将军,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归不归降?”

      “还是那句话,生是大辽人,死是大辽鬼!”

      说罢,耶律巴眼睛一闭,不再说话。

      晁天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了将军。”

      “来人,将耶律巴和肖公鼎拉出去,斩首示众!”

      话音刚落,当即便有十几个虎卫营的军士走了进来,将耶律巴和鬼哭狼嚎的肖公鼎拽了出去。

      过不多时,两颗血淋淋人头摆在了晁天的面前。

      “厚葬了吧!”

      晁天看了一眼,摆了摆手,让军士带下去。

      “主公,刚刚林教头传来书信,岐沟关已经攻下,他们修整一夜,明天一大早出发赶奔涿州与我们回合。”

      就在这时,白日鼠白胜急匆匆走了过来,朝着晁天沉沉的一抱拳,欣喜说道。

      听得岐沟关拿了下来,晁天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涿州已经被晁家军攻陷,辽国皇叔耶律洪战死沙场的消息瞬间便传遍了辽宋两国,顿时朝野震荡。

      宋朝境内,不管是朝廷还是民间都是振奋不已,多少年了,辽宋之间终于大获全胜了一回,而且还是完完全全的大胜。

      小天王晁天之名,越发的响亮。

      而辽国这一边,则是惊慌失措。

      据说辽国皇帝耶律延禧得到消息当天在金殿之上,大发雷霆,破口大骂文武百官。

      晁家军开始在涿州修整起来,经历了好几个月的战斗,晁家军军士都非常的疲惫,伤兵满营,又补充进来不少新兵,都需要修整磨合。

      恨天无把邬文雄和恨地无环邬文化两兄弟编入了虎卫营,担任紫面天王雄阔海的副将,等待日后沙场之上,建功立业再行提升。

      而此时,晁天他们下一步进攻的方向也已经商讨出来了,那就是辽国的檀州,檀州地处燕山山地与华北平原交接,是华北通往东北和蒙古的必经之地。

      元明之后,更是号称“京师之钥”,可见其重要性。

      只要攻陷檀州,便可以切断辽国与蓟州,易州,涿州,平州,营州等地联系。

      晁家军马在涿州修整十天之后,便安排老将军拓拔忠义同拓拔武率领五千军马驻守涿州,其余晁家军马北上攻打檀州。

      这一次,先锋大将则是换成了神枪将高宠。

      檀州守将乃是洞仙侍郎,这洞仙是他的姓氏,侍郎则是官职,至于说全名叫做什么,无据可考。

      权且叫他洞仙侍郎便可。

      洞仙侍郎麾下有五员大将,首先第一位,便是号称檀州第一大将的阿里奇,还有龙虎猛将咬儿惟康,咬儿惟真兄弟两个,都是有万夫不当之勇。

      还有两个副将,一个唤作曹明济,一个唤作楚明玉,俱是能征善战的猛将。

      洞仙侍郎不过是一介文官,虽然也能够上马厮杀,可是武艺平平,闻听

      得晁家军浩浩荡荡朝着檀州而来,当即吓得肝胆俱裂,急忙吩咐人将阿里奇等五人唤了过来。

      众将听得宋军朝着檀州而来,俱是跃跃欲试,丝毫不将宋军放在眼里。

      当即,洞仙侍郎一脸担忧说道:“宋军此次来势汹汹,那耶律大车,耶律巴等人哪个不是我辽国上将,到最后还是死在了宋军手中,不可不防啊。

      听得洞仙侍郎的话,当即旁边的阿里奇有些恼怒,抢出了说道:“侍郎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区区南蛮子,末将视他们土鸡瓦狗一般。”

      “末将请侍郎调拨军马,出城迎战宋军,定然凯旋而归。”

      洞仙侍郎也知道阿里奇的能耐,见得阿里奇请战,当即大喜过望,随即任命阿里奇为主将,楚明玉为副将,统领军马两万,出城迎敌。

      当即,阿里奇楚明玉两个人便率领两万辽军铁骑出了檀州城。

      阿里奇二人便在密云县驻扎下来,等待宋军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