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尊重生记

      吱呀!

      屋门打开。

      一道穿着青色长裙,面容精致妩媚的妇人身影,走进屋子。

      她出身于大户人家,自幼诗书礼仪熏染。

      这身上自有一番别样的高贵气质。

      “见过星河。”

      青花第一眼看到的是李星河,美眸隐晦的眨了一下,充满羞赧和挑逗。

      但这明面上的举止行为却并无异样。

      “他已经死了。”

      “我现在是李家家主。”

      李无忧笑道,

      “不用装模作样了。”

      “啊?”

      青花显然愣了一下。

      然后,飞快的冲到卧房里面。

      她看到李无忧躺在床榻上,满头白发,皮包骨头。

      已经冰冷。

      “真的死了?”

      青花有点不敢相信。

      “真的死了。”

      李无忧把家主令拿到青花的面前,道,

      “临死之前,把家主令给了我,让我做李家的家主。”

      “太好了。”

      青花眼睛发亮,猛地转过身,扑到了李无忧身上,脸颊贴在他胸口上,兴奋的道,

      “我们终于不用偷偷摸摸的,可以名正言顺了。”

      “这个病秧子,终于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我们以后……”

      她真的很激动。

      美眸里闪烁出了些许泪光。

      “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

      李无忧眯着眼睛,轻轻抚摸着青花的背,声音温柔。

      “嗯。”

      青花脸上洋溢出幸福和期待,搂着李无忧的双臂,更加用力。

      似乎,要将整个身子都揉进对方的身体里。

      她的终身幸福。

      有望了。

      ……

      李无忧身死。

      李星河继任李家家主。

      本就是所有人都预料之中的事情。

      而且,因为李无忧之前的一些安排,李星河其实已经掌握了李家大部分的权力。

      所以这家主之位的过渡,也很顺利。

      没有任何波澜。

      如此,李无忧才能够以李星河的身份,安心躲在密室里面磨合。

      转眼之间,便是月余过去。

      密室中。

      喝!

      魁梧的身影好似龙虎,手中握一柄月牙弯刀,在这方寸之地中闪烁。

      咻!

      突然间,弯刀如光。

      劈砍在一道人形木桩上。

      砰的一声。

      木桩从中间断裂,散落满地。

      李无忧收刀。

      旋即弯下身子,检查木桩上的断口。

      光滑如镜。

      甚至连一丝木屑都没有出现。

      “可以了。”

      他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月余的苦修,神魂和这具肉身已经完美融和。

      这一手银月刀法,也能够发挥出之前五六成实力了。

      随意的将弯刀扔在一旁。

      李无忧便是走出密室,回到了卧房里。

      以李星河的身份继承了家主之位,他依旧选择住在原来的屋子。

      这样,一切都方便。

      “以后,得想办法弄一本合适的外家武学。”

      李无忧靠在卧榻上,吹着茶盏里漂浮的碧绿茶芽儿。

      目光闪烁。

      李星河的身体,拥有骨血,最适合修炼外家功夫。

      如果不好好利用,那就有些可惜了。

      但是,高级的外家功夫,真的很难找。

      武学修炼,本就是内功外功相辅相成,方为正道。

      外家功夫只练肉身,不练内力。

      属于偏门。

      所以,这方面的武学本来就不多。

      铁布衫,金钟罩,铁砂掌等等,这些武学虽然好找,但都是三流。

      李无忧不感兴趣。

      这种垃圾武学,就算是练到大成,也成不了气候。

      突破到先天就到极限了。

      想至先天大圆满?

      根本不可能。

      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重活一次,不能将就。

      “但是,一流的外家功夫,江湖上很少,只有少林的金刚法相,道门的先天不坏,还有无尽苦地的天人铜锣等有限的几部!”

      “而这些地方,又都是武林圣地,以我现在的能力,不可能染指的。”

      李无忧一口饮尽茶水,深深的叹了口气。

      事情有些麻烦。

      “或许,只能先修炼三流外家武学,待有所小成,再想办法拜入这些武林圣地,慢慢图谋。”

      “只是这时间太长了。”

      李无忧站了起来。

      双手负在身后,于屋子里来回踱步。

      他担心的是,在那些武林圣地耗费了几十年光阴,依旧没办法得到他们的认可。

      无法获取一流武学。

      毕竟,这些武林圣地对传承,看的很重。

      要求也相当严格。

      “怎么办啊?”

      李无忧眉头紧锁。

      不久后,他又是回到了书桌前。

      茶壶已经冰凉。

      清脆的茶芽,也沉入了底部。

      李无忧随手拿起了雕刻着夺魄法的那块玉简,一边摩梭着,一边继续思考。

      但是,纵使他智计超绝,一时间也没有好办法。

      夕阳西下。

      火烧云在天边流淌,好像是血色的河流。

      李无忧心头烦躁。

      啪!

      他随手将玉简拍在了书桌上。

      咔嚓!

      玉简表面出现丝丝缕缕的裂纹。

      更怪异的是,那些裂缝里,闪烁出了淡淡的黑色光晕。

      “这是什么?”

      李无忧面色一变。

      他对这块玉简还是很关注的。

      毕竟,上面的夺魄法,可是实实在在的,给他带来的新的生命。

      看到这般异象,他心里隐约升起了期待。

      或许,里面还有秘密?

      “呼!”

      李无忧小心翼翼的,把玉简表面这层裂掉的外皮剥开。

      里面,是一块同样形桩的玉简。

      只不过,是黑色的。

      表面还有一层氤氲黑雾。

      浓郁无比。

      好像连周围的光线,都被它吸收了进去。

      空间出现了一丝丝扭曲。

      而在这黑雾的下方,则隐约有着一些密密麻麻的字迹。

      “这是……”

      李无忧忍不住的凑近了过去。

      “极……道……长生……法。”

      他慢慢的看清楚了字迹。

      轰!

      就在他出神的念出来的时候,玉简突然发生了变化。

      它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然后,一瞬间,表面的黑雾,还有里面蕴含着的那些黑色文字,竟然直接从玉简里面飞了出来,好似黑色的匹练。

      直接钻进了李无忧的眉心里面。

      “嘶!”

      李无忧感觉脑袋一瞬间肿胀无比,像是要炸裂开。

      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且,因为有夺魄的认知,他害怕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心神大惊!

      但下一瞬间,他眼睛又是陡然发亮!

      因为,他发现这些黑雾以及字迹,并没有什么威胁。

      而是正在传授他关于极道长生法的武学真谛。

      “极道长生法。”

      “上部极道。”

      “下部长生。”

      “极道炼体,一重铁骨,二重铜身,三重金刚……九重不灭。”

      “长生炼魂,一重开明,二重窥探,三重控物……九重登仙。”

      轰!

      总纲之后,便是那浩瀚复杂,完如滔天江河的信息。

      充斥了脑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