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play每日更新AV资源

      门虚掩着,我进去脱了鞋,看见张孟君在厨房捣鼓着什么,她并没有抬头:“跑完步饿了吧,一会就好!电话卡给你装在新手机里了,电也充好了,响了好长时间,没有密码。”

      “嗯!”我便去了卫生间把衣服放在滚筒里搅着,冲了一澡,出来后看见桌子上有些小菜凉盘,还有梦之蓝两瓶,两个杯子,两副餐具,只是电话在茶几放着,我一动没动。

      张孟君出来后眼睛先是扫了一下我的表情然后才看着我说:“云吞面等会儿煮?”

      “等会吧!”我说

      “你不先看看手机吗?”她问我

      我只摇了摇头,她坐下后给我倒了酒,给自己也倒上:“叔叔,初四快乐!”举起杯看着我

      我也拿起酒杯:“同乐同乐!”轻碰一下我一饮而尽,她竟然一样。然后给我夹了些牛肉和香肠,说实话有点饿了,先吃了些又喝了几杯,我喝了几杯她喝几杯。

      “中午没吓着你吧?”我问

      “没啊,挺好的,男人嘛该有脾气的时候就得发出来,你这不是运动完了就饿了吗?”

      “你怎么……小颖她……知道了!”我端起酒杯:“谢谢!”

      “不客气,也该我照顾你了,嘻嘻。”她笑起来太像姜老师了,我还是不看她为好。

      “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我说

      她拿起了一张纸给我看,我一看笑着问:“你知道我会读这句啊?”

      “你会猜,我也会猜啊!”她调皮地说

      “那我下面该说哪句了?”我又问她

      “这样,”她边把那张纸撕成两半边说:“我写上半句,你写下半句,看能不能对上!”

      “这个好,来吧!”我说

      她去笔筒里拿了两支笔递给我一支,一会她说:“三,二,一”

      她写‘投箸解鹔鹴,’

      我写‘换酒醉北堂。’

      “好了,服了,我服了,自罚一杯。”我正要端杯张孟君说:“今天你喝多少,我喝多少,不打折扣!”她到是先干了:“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

      我也干了一杯:“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我又到了一杯说:“今天咱两就别酸了。”

      “小女子正有此意,呵呵呵。”张孟君笑着说

      我真觉得我和姜老师分手对她来说是一种美好的兴奋点,这个我真看出来了,她接了王凤的电话,频频嗯嗯的点着头:“他回来了,我们俩正在拼酒,知道了,你快忙去吧,挂了啊!”张孟君说:“王姐不放心你,让我照顾好你。”

      “她多会回来?”我问

      “还得几天吧!你们这边的习俗你比我了解吧!”

      “饿了!”我拍着肚子说

      “好嘞,等着啊!”她跑去了厨房,我打开了电视,始终没有动手机,刚看了会儿新闻,张孟君端了一大碗出来:“快吃吧!”我放下遥控器走了过去

      “嗯,真不错,你怎么不吃啊?”我叼着面条说

      “我看着你吃!”双手托着下巴就那样的看着我直到我把汤都喝完了,张孟君的头也跟着抬了起来,我擦了嘴,点了一支烟:“真舒服,真好吃!”

      “一会儿我在给你煮!”张孟君依旧笑着说

      “行,你有多少我吃多少!”

      “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赖皮啊!”她指着碗说,电话又开始震动,我说:“你帮我把手机关了吧!”

      “哦!”张孟君走到茶几前关了机。

      “来吧,对饮,共饮吧?”她到是今天蛮高兴的说。

      “谁怕谁啊,来,不醉不归,一醉方休,醉生梦死,醉……”

      “又来又来……”她笑的好开心,我也觉得她好开心,直到她趴在桌子上,我灭了烟,把她抱在了主卧,给她盖好了被子,昏暗的灯光下就如年轻的姜老师一般无二,我摸了一下她眉心的痣,手又滑在了她光滑的脸蛋上,现在才哭了出来,我关了灯又关上了门坐在了餐桌上,把剩余两个半瓶也喝光了,又喝了无数的啤酒,走进了屋子:“姜凡,我来了……”

      张孟君看着我摇摇晃晃地睡到了榻榻米上,然后她睡在了我的臂弯上羞涩的笑着……

      破五早上,一连串的爆竹声把我炸了起来,我一看在榻榻米上,一个人,这才又躺下,清醒了一会儿才下了地,客厅里一个带着红框眼镜的年轻女子,穿着睡衣,头发从一侧倾倒,应该是刚洗完澡,手里拿着‘卡夫卡’吃着苹果,看见我出来了合上了书叼着苹果去了厨房:“先刷牙洗脸,我给你煎蛋!”

      “Thanks!”

      餐桌前我说:“你那什么酒量?半斤啊。”

      “不如你们北方人能喝,行了吧,小女子甘拜下风,开动吧!”

      周萍敲了门进来正要说话却看见穿着睡衣的张孟君回头也看着她,周萍把猪柳蛋套餐递给我:“怎么关机了?”

      “你先进来再说,站门口算怎么回事?”我一把把她揪了进来,关上了门。

      “姐姐来了,我给你做早餐去。”张孟君正要去厨房,我说:“这不正好吗?她吃我那份,我吃这!”

      周萍脱了鞋,洗了手坐下后说:“真分了?”

      “昨天去超市找我了?”我问

      “你怎么知道?”周萍问

      “你从我身边跑过去的。还差点摔倒!”我打开了包装盒

      “那你怎么不叫我!”周萍切着蛋说

      “我想一个人待会。”我咬了一口猪柳蛋说

      周萍看了一眼张孟君犹豫地问:“那……”

      “小颖不是要收拾东西回家吗?我出去跑步,家里没人,王凤那有我一把钥匙,小张给开的门,看我家乱就给收拾了一下,我正好回来,让她陪我喝点,那不,两瓶梦之蓝又干光了!”我指了指地下的蓝色酒瓶子

      周萍看了一眼又问:“那怎么不接电话啊,一会就关机了。”

      “叔叔昨天把手机摔碎了,小颖姐把自己的手机给他放下了,我把卡给他换上,他都一晚上没看手机,闲……”

      “吵的我头疼,我的通讯录又没导,反正也不知道谁的号,索性就关机了!”

      我俩配合的自然是相当默契,滴水不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