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的av软件下载

      赵若鸣跟丢了小七,最后却阴差阳错找到了田地所在。

      田地的位置离湖边很近就隔着一片水松林,从入口隧洞进来一直往前走,不拐弯就是。

      一眼望去面积极大,田埂将农土地隔成一块块整整齐齐的正方形,大略数下应该在一千往上。

      可惜现在地里啥也不剩,除开满地的苔藓和野草,一片荒凉景象。

      田地里横七竖八许多小溪流过,组成纵横交错的水网,这样看起来在这里种庄稼还能省下不少灌溉的时间。

      最东边,也就是最靠近湖边的位置,水网在这里汇聚,形成了几百块水田。

      水田里一层层青色的浮萍,像是给水田里铺上了一层绿色外衣。

      “扑通!”

      有稻花鱼跃出水面又砸进水中,惊扰了一圈浮萍,随着波纹起伏,荡开后又聚拢到一起。

      赵若鸣走近一看,水田里影影绰绰都是稻花鱼的身影。田埂上还有密密麻麻的小洞,偶尔有气泡从洞里冒出。

      随手用树枝挖了几个洞,看见了惊慌的鳝鱼身影,还有举着两个大钳子向他宣战的大螃蟹。

      不错,还有意外之喜!

      想不到已经荒废的田地里,还有这么多看起来就很美味的东西。也不知道哪种烹饪手法更适合田里肥壮的稻花鱼、鳝鱼和大螃蟹。

      他有心现在就捉一些尝尝味道,考虑到自己目前展示厨艺的唯一方式只有烧烤后也就放弃了。

      回到家刚刚进院子,桃树两根树枝就扬了起来,看样子蓄势待发。

      赵若鸣站在院门口,这里桃树够不到。

      赵若鸣很无语,一棵桃树这么流氓真的好么!

      对桃树勾了勾手指:有种你过来啊!

      桃树也对赵若鸣勾了勾树枝,动作十分轻浮:有种你别过来,你一过来本姑娘就调戏你!

      你也就是看我手上没有斧子……赵若鸣双手抄在胸前无语地看着它。

      桃树也学着他的样子,两根树枝抄在一起。

      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到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毕竟桃树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多少年了。

      赵若鸣想了一下,转身又走了出去。

      很快他重新回来,手里拿着一根明显比桃树枝粗壮很多的,不知什么树的树枝。

      赵若鸣就站在院门口桃树够不到的地方,目光一动不动盯着桃树,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容。

      一只手握住树枝一端,慢慢用劲……

      “咔吧!”

      他手中的树枝从正中间断成两截,有点吓树。

      桃树赶紧把仅存的两根树枝收回去紧紧贴在主干上:小哥哥化身砍树狂魔啦,人家好怕怕!

      有个现成的成语叫“杀鸡儆猴”,现在赵若鸣创造了一个典故:折木吓树。

      别说,效果非常明显。

      赵若鸣从桃树下经过的时候,桃树小心翼翼伸出树枝想轻轻戳一下赵若鸣的想法都没有了。

      经此一役,赵若鸣这个新上任的谷主终于找回了当谷主的尊严。

      晚上他惬意的坐在石凳上,桃树主动化身为仙居谷第一按摩技师,还是不给钱随便加钟那种。

      “嗯~不错不错!”

      桃树收走树枝后,赵若鸣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赵若鸣轻轻拍了拍桃树,忍不住夸赞道:“你看,大家这不是就和谐美好,相亲相爱了吗。”

      桃树:小哥哥你要是把仍在石桌上的那两根断枝扔掉,人家就信!

      看见桃树两根树枝在那里绕圈圈,就像小姑娘有心事又难以启齿,赵若鸣就知道它在想什么。

      赵若鸣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花过灵气,经脉里的灵气早已满了还在不断溢出。

      你以为桃树真的那么可爱吗,它都不知道趁着帮赵若鸣按摩的档口吸收了多少从他身上溢出的灵气。

      它自己吸收的是自己吸收的,赵若鸣主不主动给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道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天道好酬勤。

      看在桃树帮自己按摩也算出了力的份上,赵若鸣又主动给了它很多灵气。

      赵若鸣一边给,一边和桃树聊了起来:“我琢磨着老叫你‘桃树’好像挺奇怪的,你有名字吗?”

      桃树:虽然人家有名字,但是也不抗拒小哥哥你再给人家取一个,最好是昵称哦!

      见桃树伸出树枝摆了摆,示意自己没有名字,赵若鸣眼睛一亮。

      虽然他没文化,但他喜欢取名字,也很擅长取名字。

      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名字:“除开幼儿园级别背诵的诗词,我还知道的唯一一首跟桃树有关的诗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树激动的两只树枝忍不住搂着赵若鸣的脖子:小哥哥我们这么心有灵犀吗,人家的名字就在你记得的唯一一首诗歌里呢!

      “所以,不如就叫‘归家’吧!”

      “啪!”

      “不喜欢吗,那叫‘于室’?”

      “啪!”

      “要么叫‘子其’?”

      “啪!”

      “‘之宜’这个名字总感觉怪怪的……桃之宜?哎?!”

      “啪!”

      小哥哥你还真是取名鬼才!

      桃树好气,下手很重:本姑娘简直是吃饱了灵气撑的,才会满心期待你给人家取名字!

      “你够了啊!你想叫啥,自己说!”赵若鸣老脸一黑偷偷揉着屁股,对这棵桃树很鄙视,“你这棵桃树简直不懂文化!名字从诗词里面取,瞬间感觉逼格满满,调调深沉。你懂不懂?”

      桃树:所以你从诗词里取名字就这么个取法?还有人家叫“夭夭”,可惜小哥哥你修为太低,连神识交流都开启不了,人家说了你也不知道!

      赵若鸣吐槽完也就后悔了,桃树又不会说话,自己还让它自己说名字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它吗。

      “算了算了,你爱叫啥叫啥。我帮你取了几个名字你都不喜欢,那还是叫你桃树好了。”

      对于赵若鸣这么敷衍,夭夭明显有点不开森。

      想了半天灵机一动,伸出一根树枝在赵若鸣眼前勾了勾,示意他看过来。

      然后只见桃树枝在石桌上一笔一划写起了它的名字:小哥哥,这下总归能知道人家叫什么了吧。

      夭夭写完后两只树枝捧在一起,像是在许愿,又像是在期待。

      赵若鸣眨了眨眼睛:一共两个字,两个字还一模一样,每个字四划。

      这些基本信息赵若鸣还是清楚的,问题夭夭写完之后赵若鸣就傻眼了:他压根儿不认识!

      这就有点尴尬了,刚刚吐槽完人家桃树没文化,转头它就把名字写在了石桌上……

      你说你好好棵桃树,练练怎么说话不好吗,也是吃饱了撑的练写字!

      看见赵若鸣一脸懵逼的样子,夭夭两根树枝慢慢抄在了一起。

      呵!想不到小哥哥你连这两个字都不认识,还敢跟本姑娘装大野巴狼?还吐槽人家不懂文化?你懂文化你倒是先识字啊!

      桃树的动作已经做好了,表情看不到,赵若鸣猜测它应该是无比嘲讽。

      想了一下硬着头皮道:“所以你叫……‘四四’?”

      “啪!”

      “啪!”

      “啪!”

      ……

      看来桃树很生气,抽得很有节奏感。

      “君子动口不动手,今天所有灵气都给你了!”

      幸好赵若鸣自知理亏认错快,不然桃树估计能在他屁股上演奏大型交响乐。

      这边正给着桃树灵气,那边小七顶着两根发光的荧光棒蹦蹦跳跳回来了。一看见赵若鸣正在给桃树灵气,小鹿鹿瞬间不淡定了。

      “唔咕!”哇呀呀,愚蠢兽快给本鹿住手!

      赵若鸣看见小七回来,对它招招手,准备一只手撸一个,灵气一起给。

      通过两天观察,每天这个点小七基本都会准时回家怼桃树,赵若鸣基本也在这个时间给它每天日常灵气奖赏。

      小七冲将过来,对着赵若鸣老腰就是一记偷袭!

      嘶,这个死小七!

      之前拍了鹿屁屁,你顶我老腰,我也就算了,现在平白无故还准备给你好处,你还顶?

      不管是小七还是桃树,不给你们点教训是不是不知道仙居谷谁当家?!

      赵若鸣黑着脸道:“本谷主入主仙居谷也已经几天了,现在根据本谷实际情况主正式颁布《仙居谷居住准则》,所有入住仙居谷的居民都必须严格遵守《仙居谷居住准则》……”

      “唔咕!”什么破准则,本鹿才不听!

      小七依旧我行我素顶着赵若鸣,它是仙居谷里横着蹦的存在。

      “啪!”

      桃树觉得很有趣,这个新谷主脑回路很清奇:小哥哥你玩真的吗?

      “嘶……《仙居谷居住准则》第一条:仙居谷内本谷主最大,不得无故殴打、调戏本谷主……”

      “唔咕!”爱谁谁,本鹿顶死你!

      小七找到机会,继续发动背后暴击。

      “啪!”

      桃树很幽怨:小哥哥你第一条里面“调戏”这个说法是不是故意针对人家的!

      “嘶!”赵若鸣咬牙切齿:“若有违反,则根据本谷主心情断供灵气!”

      “唔……”哼!

      小七好后悔,但它能怎么办。自己脑子一抽救回来的愚蠢两脚兽,含泪也要承担这种后果。

      桃树赶紧把正准备抽下去得树枝收回去,紧紧贴在主干上。

      看着它们俩的反应赵若鸣很满意:有种你再顶我下!有种你再抽我下!收拾不了你们了还!

      《仙居谷居住准则》对于谷内众生灵来说完全就是不平等条约,但对赵若鸣来说顿时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兴奋赶脚。

      有道是天道好轮回,在不久的将来因为这个《仙居谷居住准则》,整个仙居谷爆发了一场“大乱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