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精喷潮动态图射在妹子里面了

      陆夭夭跟着大队伍一起进入大殿, 她夹在大人之中,前后左右皆是人,她的高度看不到队伍之外的地方。

      如今归元宗各大长老和峰主皆在大殿内,陆夭夭想看看父亲在不在其中。

      正当她想方设法怎么才能不着痕迹的瞄上几眼时, 就听到自己的名字。

      陆夭夭愣了愣, 顿时小脸放光, 她想表现成熟稳重些,但那轻快的小步伐和充满萌感的小背影暴『露』出其欢脱的『性』子。

      陆夭夭走出队伍站在最前面,有模有样的作揖, “夭夭拜见宗主,拜见众位长老、峰主。”

      她站在殿前,努力严肃小表情, 忍住四处张望的冲动, 只一双大眼睛试探的往前一撩, 但视线的高度看不到前面坐着何人。

      陆夭夭谨慎的抬高视线凭借良好的视力扫到正前方,没有看到父亲, 不过看到了君扬哥哥站在前头。

      站在陆君扬的位置,可以看清底下人的小动作,他好似看到一只首次从窝里探出头观察外面世界的幼崽, 充满好奇和小心翼翼,不由『露』出个微笑。

      陆夭夭也朝他笑了笑。

      在影像石里看到这小娃娃时就觉得很讨喜,如今见到真人,更觉心生喜爱。

      丹堂莫堂主轻咳一声,正要说话, 苗峰主抢先一步开口,她声音温柔:“夭夭,你可愿入我门下?”

      莫堂主的脸『色』一黑, 不悦的看苗峰主一眼,“苗峰主你未免太不厚道,这小家伙该入我门下才是。”方才讨论的时候,明明已经说好,这个小娃入他门下,结果又来抢。

      苗峰主呵笑:“入谁门下,看小家伙愿意选哪个,你说得可不准。”谁跟他说好,沉默不代表默认。

      “苗峰主说的没错,主要看小家伙的意愿。”三峰主豪迈的亮起大嗓门,“小家伙,你可想入我门下?我可以教你炼制各种法器,可好玩了。”

      莫堂主的眼皮一抽,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苗峰主的声音悦耳婉转,说的话却不动听:“杨峰主这不是说笑吗?你那就是大老爷们玩的东西,让一个娇软可爱的小姑娘学你那粗糙的器造,那大铁锤比小姑娘还大吧?也不怕小姑娘一头栽进去。”看向陆夭夭时,语气瞬间温柔下来,“夭夭若是入我门下学术法,为师必定倾囊相授,术法才是最好玩的,掐个法诀,可移形换位……”

      “炼符才是最好玩的,小娃娃你喜欢画画吗?本峰主收你作亲传弟子,亲自教你画符,等你学会画符,一扔一张符可以炸掉一座山,我到时带你去炸山炸海……”

      “练剑,才是修道者的本『色』。”

      “……”

      莫堂主看着一群明目张胆跟他抢人的老家伙,脸黑得快浓成墨,他冷哼一声,“最近堂里人手不够开不了几炉。”

      众位峰主长老:“……”

      莫堂主的脸『色』肉眼可见明朗,他内心得意,想跟他抢徒弟?怕不是想断丹『药』?

      陆夭夭在一道道声音响起时,就抬起头光明正大的左右张望。

      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清澄明澈,『露』出幼崽好奇的神『色』,却丝毫不怯场,大大方方的站着任由多方打量。

      她往整个大殿环顾了一圈,依然没看到熟悉的身影,心底略微失望。

      难道她猜测错误?父亲不是归元宗的人?心里这般想着,她并没完全失望,可能不是所有归元宗大能皆在此处,说不定刚好父亲不在呢?

      陆夭夭打起精神,也有心注意自己现在的状况。

      嗯……果然她是绝无仅有的天才吧,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新弟子们更是吃惊,这个小妹妹竟遭各长老峰主争抢?那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有的好事!要不是他们站在大殿上被那么多大能随时可关注,他们就要失态了。

      尽管如此,大家的视线忍不住偷偷往前瞟,心中艳羡嫉妒自不必提。

      游花海的脸『色』变幻,他僵硬的收回脚,所以,这个小娃娃到底有什么能耐?居然比他这个变异木灵根还受欢迎?

      慕容离落的脸『色』更是扭曲,她一直不喜欢的小孩居然这么受欢迎!她恨不得以身代之。

      朝暮雪他们羡慕归羡慕,倒真心为陆夭夭高兴。

      莫堂主道:“夭夭,你可愿入成为我的亲传弟子?”担心这小娃娃不理解,又怕小娃娃被其他人说的话吸引,他也努力把炼丹说成很有趣的样子。

      一言不合就断丹威胁的老莫太讨厌了,他们会是受威胁的人吗!

      各峰主和长老没有再说话,不过皆望着她,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他们心想,要是小姑娘自己选了他人,那莫堂主也无可奈何。

      陆夭夭严肃着白白嫩嫩的小胖脸,认真思考片刻,而后『操』着一口小『奶』音一本正经的说道:“感谢众位长老、峰主的厚爱,不管是炼器、制符、阵法还是其他,都是非常厉害的存在,但我个人对丹道一途更感兴趣。”

      试炼前,陆夭夭刚对炼丹产生兴趣,这次有了学习的机会,她自是想学习感兴趣的。

      说着,陆夭夭朝莫堂主的方向跪下,认认真真的结实一拜:“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好!”莫堂主朗声大笑,“从今往后,你就是我莫流英最小的亲传弟子。”

      陆重云一直心不在焉,尤其是新弟子们进入大殿之后,更是时不时『露』出恍惚的神『色』,大殿热闹的争执也没拉回他多少注意力。

      直到听到莫堂主的笑声,见到他收下一个小弟子,陆重云『露』出赞许的微笑:“恭喜莫师弟喜得佳徒。”

      他的心神一直在别处,对这个试炼中年纪最小的娃娃有关注但不过心,如今一看,的确是个伶俐讨喜的小丫头,一见就心生亲近喜爱。

      莫堂主哈哈大笑:“同喜,同喜。”

      陆重云身侧的陆君扬也朝陆夭夭『露』出个真切的笑容。夭夭成为莫师叔的亲传弟子,他们的关系就更亲近了。

      自此名分定下,莫堂主朝陆夭夭招招手,柔声道:“过来。”

      陆夭夭起身,乐颠颠走过去,站到莫堂主的面前。莫堂主第一次收这么小的徒弟,他笨拙的『摸』『摸』她的小脑袋,让她站在他身侧。

      陆夭夭十分乐意,站在这里,她可以看清整个大殿。

      陆夭夭看向小伙伴们,他们也远远看过来,互相『露』出个高兴的笑容。

      收徒大典还在继续,自陆夭夭之后,第二个被传唤的是游花海,还有另外四个同样是单灵根的新弟子。

      莫堂主收了小弟子后,老神在在,也不参与接下来的抢弟子活动,要是他全揽到他的峰上,其他峰该有意见了。

      又是一番唇枪舌战,特别优秀的弟子都有一两个峰主争要,不过其他人都没有单独叫出来,并遭所有峰主和长老的争抢。

      很快新弟子有了归宿。

      游花海入了十二峰,成为流光峰主的亲传弟子,主修剑,其他的也分别入了各峰,都是成为亲传弟子。

      陆夭夭注意到,被叫出来的都是被各峰峰主长老看重的,单灵根的全被收为亲传弟子,双灵根的只有寥寥数个被收为亲传,其他只成为内门弟子。

      陆夭夭心焦她的小伙伴,希望他们也能被看重,很快惊喜的看到她的小伙伴陆续被叫出来。

      杜千山同样入了十二峰,不过没被峰主收为亲传。

      很快就到朝暮雪和文子星出列。

      文子星听到自己的名字很吃惊,接着欢天喜地的和朝暮雪走出来,他要近距离见证朝暮雪被道尊收为唯一的弟子了吗?

      这个认知让文子星比自己要被收徒即将踏上修炼之路还更让他兴奋,连带的刚刚思考的陆夭夭这个被莫堂主收为亲传弟子的小伙伴为什么没在文里出现的疑『惑』也忽略掉了。

      文子星站在朝暮雪右侧,激动得黑瘦的脸发红,其他人看到他这么高兴也没多想,要是他们被喊出去,他们也这么兴奋。

      陆重云看到这一行人出来,上身微微往前倾了倾,瞬息后坐直,身体紧绷着。

      一旁的陆君扬早就注意到师尊的异样,他的目光不由从殿前站着的五人身上扫过,落在粉黛未施的清丽女子身上,内心思忖师尊异常的原因,是因为她?可是为什么?

      这次峰主们没有开口询问争抢,而是问他们有没有心仪的去处。

      其中三人提出来想学的道,很快被领走,轮到文子星时,他对这些都不熟悉,便说道:“弟子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弟子从没修炼过,各位峰主和长老们哪位看我顺眼就把我捡回去吧!”

      文子星说得可怜巴巴,把众位峰主逗得直乐,尤其想到这小家伙在试炼中的表现,更是忍俊不禁,有两个长老刚想开口,七峰峰主便道:“既如此,不如归入我门下?”

      七峰主本来并没有太强烈的收徒欲.望,他这次是凑个热闹,除了一开始的小家伙让他想收徒,其他都不怎么合眼缘。

      好苗子都快被瓜分完,他只看着顺眼收了两三个内门弟子,但此刻看到文子星,七峰主心念一动,突然有了收徒的想法。

      修道者对于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十分重视,七峰主目光如炬,“你可愿做我的亲传弟子?”

      文子星眸光一亮,毫不犹豫道:“我愿意!”他激动得差点破嗓。

      能做亲传弟子,谁愿意做普通内门弟子?文子星兴奋至极,要知道弟子和弟子之间是不一样的,他屁颠屁颠跑过去,声音嘹亮:“徒儿拜见师尊!”

      其他人见状,纷纷打趣:“师弟你这是捡了个活宝。”

      七峰主显然很高兴,“承让。”

      七峰主和莫堂主的位置相邻,陆夭夭和文子星各自往对方方向一站,直接站在一起。

      文子星朝陆夭夭挤眉弄眼,陆夭夭朝他做个鬼脸。

      殿前只剩朝暮雪站着,其他峰主看着她,似乎想知道她心中想法。

      朝暮雪『露』出犹豫挣扎的神『色』,片刻后坚定的说道:“暮雪深知自己不自量力,但暮雪想拜入道尊门下。”

      这话刚落,大殿倏地一静,仿佛连呼吸都停顿了。

      在场的新弟子心里有些微异样,他们谁不想拜入道尊门下?但心知不可能,大家都知道道尊不会收徒,便没说出来。

      在大队伍里站了好久,几乎一半的人都被叫出去,自己却一直无人问津的慕容梨落听闻,终于忍不住,急急道:“我也想拜入道尊门下!”

      来了!他即将见证的经典场面!

      文子星的腰板更挺,两眼放光,他伸长脖子往正前方高台方向看,想看看被誉为修真界第一人的衡无道尊。

      然后看到一个留有长胡子的中年男人。

      ……

      不对啊,文子星还记得文中对衡无道尊的描写:其人俊美出尘,风华无双,通身气质如雪山之巅那万年不化的积雪,凛冽不可靠近,仿若高高在上的神祗。

      文子星反应过来中年男子是归元宗的宗主。

      那衡无道尊呢???

      那样出尘的人物,一定是大殿最瞩目的,但是人呢?原文里他出现在大殿上并且收了唯一的女弟子啊!道尊不在的话怎么收徒弟?

      文子星看着陆宗主旁边空无一人的座位,他凌『乱』了。

      陆夭夭一时没注意到身旁小伙伴的异样,她一听到道尊,就支棱起耳朵,毕竟这是她猜测的最有可能是她父亲的人。

      她往大殿逡巡一圈,小脸『迷』『惑』。

      她在边上关注了好久,大殿上坐着的每位都开过口,也记住了他们的身份,都不是道尊。

      所以,道尊呢?他会出现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