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AO视频

      “好计策啊,孔叔叔。”言东竖起了大拇指。

      言东走了过去,对白淼说道:“白叔叔,我认为你刚才说的有道理,你白家家财万贯,估计我这辈子都赢不完,要不然我们换个赌注?”

      白淼问道:“你要换什么赌注?”

      “在下听说白叔叔有一女儿,还没嫁人,不知白叔叔可敢以白小姐为赌注,若你输了,白小姐就嫁给我,若我输了,之前我们的输赢作废,你给我300两银子即可。”

      言东以为白淼不会答应,哪料到白淼直接答应了,言东瞬间感觉无语了,这是脾气倔还是女儿不是他亲生的啊。

      周围的人也惊呆了,一个个议论纷纷。

      “听见了么,白老爷用自己的女儿和这位小兄弟做赌注。”

      “白小姐不是和王家有了婚约吗?”

      “哎,那王公子是什么东西谁不知道,哪配得上白小姐。”

      “总之,无论这局结果如何,都有好戏看了。”

      ……

      言东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赶紧给老孔使了个眼色,老孔会意。

      “各位想必都听到了,本场比赛的赌注是白小姐,如果这位小友赢了,白小姐就嫁给这位小友为妻。既然赌注换了,那我们的比赛也该换换样,大家说对不对?”

      “对。”周围的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言东心里想,这个老孔,还挺会调动群众的嘛,是个人才,一会无论出什么题目,我上来就认输,正好脱身。

      “这场,我们比赛的题目是音律,我会用我这个笛子吹一首曲子,谁能猜出曲子是啥,就算谁赢。”老孔说完便去吹了笛子。

      言东虽然对音律只知道宫商角徽羽,但也明显听到了老孔吹的笛子有问题,太难听了,旁边的看热闹的人群也捂住了耳朵,白淼也皱起了眉头,唯有老孔,一副悠然自得很享受的样子。

      正当言东胡思乱想之际,笛声停了,言东刚要认输,白淼那边开口了:“我认输。”

      老孔也赶紧说道:“恭喜这位小友获得了胜利。”

      ???????????????

      什么情况?

      “恭喜你啊,小友,你抱得美人归了,别忘了我这个大媒人哟。”老孔第一时间靠了过来,对言东说道。

      别啊。

      言东赶紧对白淼说道:“白叔叔,我们还是换成300两白银当赌注吧,娶白小姐,我随口说的。”

      怎料白淼眼睛一斜对言东说道:“小子,你去外面打听打听,我白淼啥时候说话不算数过,既然我把秀秀输给了你,你俩就得成亲。”

      老孔又将言东拉了过来说道:“你还没看出老白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你让他丢了这么大面子,他把你收为女婿,算是保留了自己最后的尊严了,你要不答应的话,我估计老白会想不开,到时候就是你害死了老白。”

      这特么哪跟哪啊?

      白淼又把言东拉了过去对众人说道:“各位,这就是我白家的女婿,他文采出众,比我这个老头子强,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他将和我女儿白秀秀明日成亲,请各位乡亲都来做个见证。”

      什么和什么啊,怎么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我们没关系啊,明天就成亲?这么着急的么?这次跑不跑呢?想到老孔的话,言东还真怕白淼想不开自尽了,毕竟自己这次确实是太装逼了,没给白淼留面子。

      “贤婿,随我进府,老孔你也一道,这次要多谢你了,管家。去通知小姐,明天成亲,吩咐裁缝铺,缝俩套婚服。”白淼一进府就开始吩咐下人。

      “那个,白叔叔啊,我还是先在客栈住下吧,明天我再过来,先走了。”说完言东转身就跑。

      “姑爷,你的马我给牵回来了。”一下人对言东说道。

      姑你妹啊,言东理都没理他,向外面跑去,有一件事,言东要去做了。

      那就是老孔曾经说过。白小姐和王家有婚约的,言东有时候挺烦的,这些家长一直给孩子订婚约,也不管孩子的感受,所以言东要去看看这个王公子是个怎么样的人。

      找路人打听了一下,好在王家也是家大业大,知道的人不少,言东一问便找到了王家的位置。

      此时天还没黑,言东没有进去。而是等天黑,黑夜是最好的伪装。

      天终于黑了,言东略微施展轻功,就跃进了王家大院,跟随仆人们溜达了一段时间后,言东终于找到了所谓王公子的房间。

      言东站在窗外,点开窗户纸观察着房间里的情况。

      令言东没有想到的是,王公子正在长得像头猪一样,正搂着一个丫鬟打扮的人亲亲我我,说出来的话更是让言东一阵肉麻,看来这王公子果然不是个好鸟。

      突然有人过来,言东赶忙飞上屋顶,只见来人在屋外说道:“公子,老爷有事叫你。”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王公子说完又逗了逗丫鬟,然后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言东忙跟了上去,随他在一所大房子,王公子走了进去,言东则在窗外观察,之间屋里还有一个中年人。

      “爹,你找我有何事啊?”王公子说道。

      看到王公子现在这幅模样,中年人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怎么回事?浩然,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模样,你可知道,明天白家就要嫁女儿了。”

      王浩然听完先是一愣,然后狐疑的问道:“爹,这不可能吧,咱们王家和他们白家不是有婚约吗?此时几乎全城皆知,他们白家要公然违约吗?”

      “你还说呢,都怪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本来我酒后骗白淼那老家伙许下婚约,他不愿意也只能认了,而你却现在这幅样子,你就不能再忍几年?”

      “爹,白家违反婚约,那白家的家产怎么办?如果真让白淼把女儿嫁出去,那我们多年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

      言东在门外,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应该是几年前,白淼和王老头喝酒,然后趁白淼酒醉,王老头提出了双方儿女之事,还弄得人尽皆知,目的就是白家的家产。而白淼显然知道了王浩然及王家人不是什么好鸟,一直想找个机会解决此事。这个时候言东出现了,才有了今天的待遇。

      感觉自己被白淼和老孔这俩人给坑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