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秀视频一个火箭多少钱

      镇远军的玄石洞天,是在深夜被真阳宗等人破开的禁制,所以大家进来的时候,整个洞天内部也是夜色深沉。

      在这深沉的夜色里,走在寂静无声的黑色营帐之中,方云有些探寻刺激的兴奋感。

      林妙玉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黑色的营帐之布,似乎有隔绝天地之力的效果,待的时间越久,实力越会下降。”

      林妙玉开口道了一句,闻言后方云更有些疑惑不解了。

      寻常势力恨不得刻满聚灵阵,让自家洞天里的天地之力越多越好,镇远军怎么反其道而行之?

      “没事!妙玉,我能保护你。”

      方云握了握她的小手,开口道了一句。

      武夫的优点体现出来了,纳天地万物强与己身,管你隔不隔绝天地之力,只要武夫还能动,就能让人体会到,什么叫强大的铁拳。

      林妙玉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谁要保护自己呢,向来都是人家请求她的庇护,闻言后虽然进入了另一种状态,到还是浅浅一笑。

      来到这一层营帐之后,方云就发现很难再看到人了,即使偶尔看到一两个,要不就是六品以上的修士,要不就是一流大宗世家弟子,都面色匆匆的往里面而出,对这块地方毫不在意。

      而众多散修,大都被挡在了阵营之中。

      “妙玉,这里应该是操练营吧,我看书上说,有一种法门可以让人在没有天地之力的情况下,激发出人的潜力,想来镇远军就有这样的法门。”

      方云开口推测:

      “而且那些大宗门的弟子,都不探查这块地方,应该就是因为操练营没啥太大的价值。”

      林妙玉似乎一直在思索,闻言后摇头:

      “不对,不是这样的。阵营像一个封锁困守的大阵,而这个可能是操练营的地方,虽然看着没什么阵法,但他们整体成势,此势不知隔绝了这个地方的天地之力,更像是……”

      林妙玉声音小了下去,似乎在探究什么,而方云则根本听不懂,他对阵都不太理解,何况是势了。

      林妙玉走在前面,匆匆的掀开了一个营帐的大门,走了进去。

      方云赶紧跟上,看着一片黑暗,便举起了火折子,照亮了四周。

      入帐后里面浓郁的汗臭味让方云皱了皱眉头,林妙玉倒是神色没有一点变化,不是因为她不讨厌这种,而是她现在的状态更像是在三千界争雄的时刻。

      大道处心间,不为外物动。

      林妙玉修炼的是正统的元神道,以她的境界,进入状态后,最讲究的就是一个唯心。

      心内之物定居神台,心外一切波澜不惊。

      林妙玉的心里只有道和方云,区区气味,对她的探究和思考没有任何影响。

      方云随着她的目光不断在这个帐篷里转来转去,看到了蒲团,衣架,草席,还有一些泛黄的白色里衫,门口还有臭气熏天的鞋子。

      “这果然没啥价值,怪不得那些宗门子弟都不来,这些军卒都不把里面打扫一下的吗!”

      方云拉着林妙玉出来了,不让她继续待着了,自家媳妇香香的,这气味简直就是在玷污她。

      林妙玉看了一眼方云,似乎读懂了他的意思,拉着他到了另外一处黑色的营帐,掀开营帐门,并没有进入,而是捏了一个小法术,用小风吹了一会,才拉着他走了进去。

      “好啦,你别打扰我了,我在查探这里到底是什么原因,乖乖的。”

      林妙玉像哄小孩子一样揉了揉方云的头发,立在原地不断地探查着什么,

      方云无奈的帮她举着火折子,不过这个营帐比刚才那个确实好了很多,不仅是林妙玉用风吹了一遍,更因为门口没有那种弥漫着气息的靴子了。

      “摆设皆在北方,北方,北方……”林妙玉口中喃喃自语,心里面的推算逐渐指向一个结果:镇!

      “镇什么呢?”

      林妙玉疑惑不解,先不说这方世界大道遁隐,如同囚笼一般,难以超脱。单独说这等精妙绝伦的连环阵法,就让林妙玉感觉到奇怪了。

      什么东西,值得连用两个大阵来对付?这两个大阵,因为用材的原因,只能对付合道修士,但若是在三千界,林妙玉准备一下,能拿它来对付天仙!

      林妙玉有三个疑惑,一是谁帮忙布置的这大阵,她不觉得,在这方世界,有人能这种仙阵级别的大阵。

      二是这个世界很久都没有一品的修士了,一品也就相当于合道,这断断续续摆出的大阵是为了对付谁?

      林妙玉根据自己的查探,判断出来,这大阵是陆陆续续摆上的,而不是一开始,就组建完整的。

      “白烟儿,会是她吗……她到底是谁,也是三千界的修士?”

      林妙玉心中想着,却看到自家小夫君来到了一处角落。

      方云无聊之时的不断打量,意外发现这个屋子里有一片衣袍,并不是搭在衣架上,而是堆在一个角落,好奇的瞅了一眼,发现衣袍里面竟然有一些纸片。

      方云抽了出来,发现这应该是一封信,信件似乎因为贴身而被汗水浸透了,又因为时间不短了,有些易碎。

      方云小心的抽了出来,看到上面大片大片被汗水浸透的模糊,微微皱了眉头:

      “温帅有时太可怕了,像一个……二锤你有福…………小娘子真…很好,回头…你……”

      字迹断断续续的,方云看的直皱眉,根本搞不清楚写的什么,唯一就知道了两个名字,温帅,二锤。

      “嗯?不对!

      温帅不是人名,是敬称,镇远军的统帅叫温远。”

      方云心中一下子想到了自己见过的那个死于火凤赤灵手中的男子,那时候还是借助林妙玉的元神感悟的那场战斗。他几乎是自己见过的最强大的男子了。

      “温远太可怕,那二锤怎么会有福?他是因为调任温远身边有福,还是调离温远身边有福?亦或者是其他情况……”

      方云心中不断泛起思索,林妙玉也凑着头上来看了一眼,想拿过来看一眼呢,谁知一碰就碎了。

      “这…”

      “我不是故意的。”

      林妙玉有些手足无措,呆呆的说了句。

      “没事,我们走吧。”

      方云拉着她出去心中忍不住又泛起思索。

      “根据绥州风物志记载,温远已经活了三百多岁了,三朝元老。三品高手,不过他死在赤灵手下,跟绥州这情况应该没什么关系,要是他还活着的话,绥州或许不会这么乱……”

      方云心里想着,跟林妙玉继续往前探索,寻找补心丹亦或者是丹方,才是二人的头等大事。

      这片黑色的营帐越往里走,越是感觉到压抑,林妙玉带着方云不断穿过黑色的营帐,越往里走,林妙玉神色越是轻松。

      第二重那黑色的操练营所用阵法,比第一层阵营高明的多,不仅仅是成阵了,而且是以阵取势,将大阵的效果以势的形式投放到别的地方,所以越往里面走,天地之力越是恢复过来了,林妙玉受到的压制也就越小。

      过一会,二人来到不少人聚集的地方。看着他们身上的气息波动,皆是气息不弱,都聚集在这火红连营的一处大门口。

      放眼望去,不是大门派里的长老,就是小门派里的门主,最差的也是七品的弟子,一个个气度不凡,面色沉静,都聚集在前方一片火红营帐的外面。

      看到这片红营,方云才明白,为什么马永所说,镇远军的器营是最大的。

      一路走来,别看后方青色灰色延展到黑色的营帐连接成片,站在那镇远军的旗帜之下望去仿佛一眼望不到头,但都没有这片火红的连营给人来的鲜艳。

      红色,向来都是明亮色彩。

      正因为明亮,它们层次分明,与后方的渐变深色的营帐不同,渐变的颜色让人容易产生错觉,实际上的各色营帐虽多,但都比不上这火红大营的数目。

      火红的大营里似乎有温度传来,蒸腾着其中的空气,有些气流的晃动。

      红营如火,烽火连天。

      方云有如此的错觉。

      “原来是林姑娘,还有方小友。”

      一个人从众人中脱身而出,对林妙玉和方云拱了拱手,方云一看,正是身披七星袍子的李七星。

      他抱拳的姿势是对着林妙玉的,表明他对这么年轻的的六品之人的看重,至于方云,身上虽然七品的波动让他惊讶,但更多的是因为雪刀卫陈甫林的态度才正视起来方云。

      “李长老好。”

      方云回礼,林妙玉一副不搭理人的样子,自己作为她丈夫,得保持礼貌。

      李七星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方云在这里又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围了上来。

      乌木等人也在。

      “哈哈哈。方兄,你这破境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这就跟我们一样变成七品了!”

      方云听到一声爽朗的大笑,肖增一如既往地热情,上来就搂了搂方云的肩膀,看到林妙玉气质大变,静冷沉默,不由小声的在方云耳边说了一句:

      “方兄,林姑娘这是咋了,你惹她生气了?”

      林妙玉在清泉洞天的时候,还不算太冷,几个见过她的人虽然感觉她是个清秀,不爱说话的姑娘,但并无现在这般冷漠。

      方云摇了摇头,很难跟他们解释,总不能说我媳妇性格多变,得看情况吧。岔开了这个话题,开口问道:

      “你们为什么还不进去,都在这大营门口围着?”

      “破阵呢,你看那个最前面的就是我们掌门,他手中的阵盘可是中品法器,怎么样,厉害不?”

      乌木开口说了一句,语气有些得意,方云这才注意到,真阳宗的掌门季阳在最前方拿着个巴掌大的圆盘,贴在大营门口的虚空中。

      随着圆盘绽放的光芒,这大营的门口的虚空中产生一片片纹路,然后其身旁的各人就开始用各种招式轰击这些纹路。

      “再有一个时辰就能破开了,到了这里,才算能接触到镇远军的收藏,说不定里面能找到快要打造好的下品兵器!”

      泰恒说了一句,背部动了动,晃了晃他背后一直背着的那把剑,有些得意:

      “不过我就懒得跟你们抢了,我已经有下品武器了。”

      方云这才注意到,他背后的长剑。没想到竟然是一把下品武器。

      “狗大户啊……很多人都四品五品了,用着的还是凡铁。”方云心里想着。

      肖增嘲讽一笑:“持节剑跟了你,真是白瞎了它的品质,拿着持节剑,你都打不过我。”

      “谁打不过你?肖增,你是想身上哪里多个窟窿,尽管说,我帮你补上去!”

      泰衡说着就要拔剑,眼见二人就又要打起来,一如清泉洞天里那样,却听前方传来了一声威喝:

      “闭嘴!保持安静,没看到正在破阵?”

      二人讪讪,不再开口,却看到那方氏方云的妻子,气质清冷的林姑娘款步往前走去。

      林妙玉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

      “阵盘给我,三息可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