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御宅屋自由阅读的小说网站

      翌日

      习惯使然,将将六点,宋晚君就醒了,睁眼,大片的粉再次入目。

      宋晚君无奈的戳了戳眉心,从枕头下抽出手机瞧了眼时间,轻微的叹息呼至半道……

      咚、

      宋晚君听闻门板传来的单音节声响,浑身战栗一颤。

      星眸里的朦胧一扫而空,一个小时的睡眠好像是不太够,她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喘气?

      打开门,还没等宋晚君看清人,就被一堆行走的衣服给撞了回来。

      君君啊,快帮帮妈妈。君笙笙吃力的抱着一堆叠的整整齐齐高过自己头顶的衣服。

      哦,宋晚君伸手接过来一半。

      呼!剩下的一半平稳落在沙发上。

      怎么起这么早?宝贝是不是饿了?妈妈去给你做早饭?

      没有没有,宋晚君矢口否认,如果让温柔柔见到一向寡淡的人,此刻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恐怕要笑掉大牙。

      我只是想去洗手间,宋晚君随口编了个推辞。

      哦,那你快去,对不起啊宝贝,妈妈打扰你休息了。

      不会,宋晚君笑了笑,垂在身侧的指尖不自在的戳着睡裤布料。

      方便完,再睡会。嗯?君笙笙柔声询问,也是无形中的命令。

      好。

      君笙笙满意的笑了笑,退出房间前又温温道了句“:宝贝要睡到自然醒哦!才轻轻关上门。”

      呼!宋晚君双手掐上腰,长长舒了一口气。

      ………

      全家人整齐坐在餐桌上已是午后时分。

      所有人都默默的吃着“早餐。”唯有君笙笙像个新手妈妈般为宋晚君忙前忙后。

      用餐结束,宋晚君规矩礼貌的坐好,也终于开口说了第一次主动说的话。

      嗯…我们去验个DNA吧。没有任何前缀,也没有任何顾忌,她直白的讲出了自己的诉求。

      一句我们去验个DNA吧,让原本已经平静的餐桌又渐渐发出了餐具碰撞的声响。

      沉默的人均是五味杂陈,这么多年,他们没少被骗,数不清的女儿登门,散不尽的钱财,明知可能是陷阱依旧大把大把的撒了出去。

      一次次的希望,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到最后演变成无望。

      君君……沉默过后,君笙笙轻轻唤她,声音里带着轻颤。

      你就是我的女儿,没必要走这一步的。那件秀着“陆晚君”三个字的小衣服做不了假。

      你美丽的容貌与我相差无二,你不是,谁又是?

      沉重的氛围里,宋晚君好像听到了一个来自亲妈的双向彩虹屁。

      你美丽的容貌与我相差无二,虽然是事实。

      她浅浅笑了笑,依旧还是意思差不多的话,还是验一下的吧。

      听君君的,从昨晚接回宋晚君到现在,一直沉默的陆霆墨开了口。

      闻言,宋晚君投去表示理解的目光,轻轻点了下头。

      陆霆墨少见的笑了,算是回应。

      陆霆宸和陆霆麟则是安安静静的,不发表任何意见。

      陆江拍了拍自己老婆的肩膀,听女儿的。

      …………

      京城医院。

      抽完血,采集完头发的父女二人并肩往回走,一同进了电梯。

      相对无言,宋晚君换了一身自己带来的灰色运动装,泛着复古的浅纹,看样子应该穿了很多年。

      君君啊,妈妈给你准备的衣服不喜欢?

      陆江想了一路的话题,他无法像君笙笙那样熟稔,并非生疏,只是怕太过,引起女儿的反感。

      哦,不是。我…习惯穿运动装,比较方便。

      这样啊,陆江笑了笑,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笑了笑。

      原本要7个工作日才能出结果的亲子鉴定,时间缩短成了三个小时。

      宋晚君以为采样结束大家可以先暂时分开一会,比如各干各的事去。

      事实却并非如此,陆霆墨拿着手机站在远处不停的讲,应该是很忙。

      陆霆宸也一样,端着手机不知再看什么。

      陆霆麟则是安安静静的坐着,这让宋晚君对这个哥哥另眼相待起来,她想,现在的年轻人能离开手机,不骄不躁的人太少了。

      不过,这种想法在不久的将来无情的被推翻。

      嗯…我想去见个朋友,宋晚君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

      话落间,手上包裹的温度一热,君笙笙急切起来,君君在京城有朋友?男孩还是女孩?人怎么样啊?家里是做什么的?

      额……

      这台词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宋晚君想了想,如实说道“:一个人品很好的男同学。”

      哦,那……

      笙笙,陆江生怕自己老婆说出,我陪你去的话,及时打断了她。

      君君出去走走也好,顺便逛逛京城,时间还早,不如让老二开车送君君去?也方便些?

      也好也好,君君你看行么?反应过来的君笙笙感激的看了一眼陆江才柔声询问宋晚君。

      那就麻烦了。

      二哥忙着呢,我去吧,陆霆麟突然跳了出来。

      刚好,忙完了。陆霆宸收起手机起身冲着老三挑了挑眉,随后道“:君君我们走吧。”

      哦。宋晚君起身挥了挥手小小的意思了一下,我先走了。

      老二照顾好你妹妹,听到没有?过马路多看看车啊,尽量别去人多的地方,别再把君君挤丢了啊,君笙笙不舍得唠叨起来。

      宋晚君“………”

      放心吧妈。

      陆霆麟望着并肩而行的兄妹二人,撇了撇嘴。似乎不太放心。

      妈、妈、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会,到点我回来?

      君笙笙直接摆了摆手,连个眼神都没给。

      陆霆麟愣了一下,他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奈何他没证据。

      京城,华国之都。全国最好的,最先进的学校、医院、前沿讯息都在这里,君君第一站想去哪里?

      京城大学吧,宋晚君也没客气,直接报了地名。

      陆霆宸有点意外的歪了歪头,然后启动车子缓缓行驶起来。

      君君的同学在京城大学?路上,陆霆宸自然的与其闲聊起来。

      嗯。

      陆霆宸点点头,无声轻笑,这个妹妹似乎有点冷啊。

      DNA的事不用太放在心上。陆霆宸就是觉得不可能有意外,又怕宋晚君多想。

      宋晚君淡淡笑了笑。

      妈这些年没有一刻放弃过找你,陆霆宸侧头看了一眼副驾驶眉眼低垂的宋晚君。

      谢谢。

      君君你知道么,你在妈肚子里的时候,大哥6岁,我4岁半,你三哥2岁。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的使命就是保护妹妹。

      宋晚君轻笑,抬眸看向陆霆宸,刚好,二哥也在看她。

      两人相视一笑,宋晚君很快又收回了视线。

      所以说,虽然我们分开了很多年,但是曾经也一起相处过十几个月的时光哦。

      你是在咱妈、和陆家男人的期待里呱呱坠地的,嗯?

      谢谢你们。这一席话在宋晚君听来说不动容是假的,宋晚君咬着唇瓣却又不知该做何回应。

      知道为什么你的名字是晚君么?

      宋晚君看向窗外倒退的风景,轻点头颅,知道。

      你知道?陆霆宸惊讶。

      嗯。

      陆霆宸还打算听听下文,不料,一个“嗯。”之后就没了。

      他又觉得这个妹妹不但冷,好像还挺深沉。

      呵呵!能和二哥说说么?

      宋晚君浓密墨黑的睫毛映在窗上,缓慢的煽动了一下。

      没事没事,君君要是不想说,二哥不问就是,陆霆宸爽朗的呵笑了两声。

      宋晚君头顶一热,发丝被温柔的掌心揉了两下。当下心跳砰砰快了两拍,一种不知名的感觉席卷而来,踏实又暖心。

      陆霆宸抿了抿唇,想着自己是不是话有点多了?

      我7岁的时候,无意间听到我妈和我爸争吵的时候泄露出来的,虽然过程简化了,却也是如实告知。

      陆霆宸没想到宋晚君迟疑的沉默后,还是与他讲了。这让他受宠若惊。

      只是,对于宋晚君口中的“爸、妈”两个字颇有微词。

      宋晚君说完后也意识到了,毕竟她到现在还没有叫过陆家的任何人,而偷了自己人生的“罪犯”她却能张口就来,

      …………

      抱歉,车厢里经过一段漫长的沉默后,她向陆霆宸说了抱歉,至于为什么而抱歉,两个人都懂。

      没事,二哥理解,陆霆宸压下心中的异样,他侧眸看着宋晚君勾出一抹宽慰的笑意。

      车子拐过弯就看见了京城大学的“招牌。”

      要开进去么?陆霆宸目视前方,身体微微往宋晚君身边靠了下问她。

      宋晚君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机打给她那个“人很好的一个男同学。”

      ………

      嗯。

      行。

      接通后,宋晚君淡然自若的只发出两个音节便挂断了,然后侧眸告知陆霆宸“:他快到门口了。”

      陆霆宸点头,踩下刹车。高大的越野车就那么明晃晃的停在路边。

      这让停车?宋晚君挑着眉梢问。

      陆霆宸看了眼宋晚君,理所当然道“:没停车位了啊。”

      宋晚君“:——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兄妹二人坐在车里等,十分钟过去了,那个“人很好的男同学说快到门口了”的人依旧没有出现。

      那个…其实我自己等也行,宋晚君扒了扒头看着陆霆宸。

      没事没事,二哥今天很闲,不急。

      宋晚君扯了扯唇,视线就撇向扶手箱前方一直在闪烁的手机上。

      ——好吧,她耸了耸肩。

      又是一个五分钟溜走,宋晚君当着自己二哥的面,脸色黑沉下来,浑身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陆霆宸手指敲打着方向盘,眸子转动突然就想下车呆会。

      君君啊,二哥下车抽根烟?

      宋晚君的后脑勺对着他点了下。

      车身晃动几秒后,车上就只剩宋晚君一个人,随之而来的是骨缝咔咔运动的声响。

      陆霆宸靠着车门,点了烟。他闲么?实则忙的要死,心里已经给自己这个妹妹的同学判了死刑。

      然而,他无聊的时间还没开始,供他消遣的人就来了。

      一道嚣张的刹车声过后,越野车身后就多了一辆黑色跑车。

      陆霆宸不用去看都知道是谁,扯了扯唇勾出一抹我就知道的笑意来。

      陆霆麟下车冲着自己二哥抬了抬下巴。挑衅意味十足。

      陆霆麟身着一身国潮黑白运动套装走到自己二哥身边,顺其自然的靠在车门上。

      够快呀?衣服都换了?陆霆宸斜倪着人,满眼嫌弃。

      陆霆麟不以为意的嗤了一声自己二哥,然后得瑟的问道“:怎么样?他抬手比划着自己,兄妹装。行事不?”

      陆霆宸弹了弹烟灰,语调散漫的开口“:哪来的兄妹装,君君叫你哥了?”

      没叫我哥,不是也一样没叫你。

      是没叫我,但是刚刚在车上君君和我讲她在宋家村的事了。

      言外之意,妹妹和我说心里话了。

      陆霆宸你肯定套路君君了,你不讲武德,你玩赖。陆霆麟双手插进兜里,眯着眼睛盯着自己二哥。

      陆霆宸低垂首摇摇头,抬手,五指分开拍在陆霆麟脸上,然后陆霆麟瞪着自己二哥的脸就换了个方向。

      起开,陆霆麟拍掉自己脸上的爪子,嗤声“:老二,从小到大你心眼就多。”我发现你好几次了。

      奥,你的意思是,你心眼少了?你很缺?需要么?二哥不介意分你点。脑子够不够?用不用也分你点?

      陆霆宸。你给我闭嘴,陆霆麟抬脚照着陆霆宸腿肚子踢了一脚。

      陆霆宸非但不生气反而“盒盒盒盒”的笑了起来,你看你,说不过就尥蹶子,什么毛病。

      能动手尽量少吵吵,陆霆麟硬气的撂下狠话。又开始动手扒拉陆霆宸的衣服,把人兜里的烟连打火机掏了出来。

      陆霆宸眯着眼角,抽完最后一口烟,烟头扔在地上,铮亮的皮鞋一下一下的碾着,笑意退了下去,垂着的头缓缓侧向陆霆麟“:你确定?”

      陆霆麟点烟的手一顿“:——看情况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