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久

      “没有,这个真的没有。”女鬼极度慌乱的说道,“大人,我们以灵魂为食物,因此这些普通的药物什么的根本就对我们没有用,我从来都不收集那些药材的。”“不可能,”夏言将女鬼拉到自己面前,看着她,“地面上明显有着背篓,在这座森林里,背篓里装的只会是药材。告诉我,药材去哪了?”

      女鬼哭丧个脸说道:“大人,那药材对我无用,自然就丢在一边烂掉了,真的没有啊。”夏言没有说话,又是冷冷的看了一会她,才将她放下,“那灵物这类的东西呢,你也没有?”

      “这个真的没有,”女鬼谄媚的说道:“大人,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妖鬼而已,真正的灵物都是森林深处的那些大妖鬼控制着呢,我可没有能力弄到这种好东西。更何况,真要是有了,咱早就吃到化成自己的东西了不是吗。”

      夏言没有搭理她,刚才女鬼说的话不似作假,也就是说她确实是没有药材或者天地灵物这种好东西。没有这些自己比较需要的东西,那么停留在这里也就没有必要了。说实话,这一次他算是没有赚到的,虽然收获了一批财宝,但是他本身就在空间里有着许许多多的财宝,这笔财宝真的是可有可无。

      再次拎起了女鬼,冷冷的看着她,“接下来,带我们回到大路上,不许你偷奸耍滑。你经常在这边狩猎,比任何人都清楚怎么去那条大路。如果被我查出来了,后果你知道的。”女鬼慌不迭的点着头,“明白,大人,我绝不敢欺骗大人。”

      “带路。”手一松,女鬼在天上飘着,缓缓的向着一个洞口飞去,夏言跟在女鬼的身后,镖师们驾着车跟下夏言的身后走了出去。

      这一段的路程似乎很长,众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昏暗的洞穴依旧是那样没有任何的光亮。在黑暗中围困时间过长的镖师们早已经不耐烦,正欲向前面催促着,却被刘大贵给制止住了。因此不得不后退,保持沉默。

      众人在洞中七拐八绕的走了许久。忽然,前方一阵白色的光亮映入眼帘,应该是出口!众人看见了出口,顿时神色激动,走路的步伐也不自觉的加快了一些,向着出口的方向加速前进。

      又是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众人终于跨越了这道白色的光门。下一刻,一片翠绿映入眼帘,微风迎面吹拂,茵茵树丛在下面飘动着,时不时有鸟儿在森林中飞起。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他们已经脱离了困境,回到了森林中。

      众人正欲欢呼,刘大贵再一次制止了他们。“跟着他们,我们就回到大路上了。”指了指已经走的有些远的少年和女鬼,众人顿时恍然大悟,急急忙忙的跟上。

      森林中行不多时,一片整齐平摊的大道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这就是人们用生命踏开的魔鬼森林外围的大道路。“大人,这就是魔鬼森林外围的大路了。从这里走下去再有3天左右的路程就到白河城了。”女鬼小心翼翼的说道,时不时的还看向夏言。

      夏言没说什么,挥了挥手。女鬼便如释重负一般,向着自己住着的方向赶紧跑过去。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可以压制和伤害她们妖鬼的人类,这样的存在完全不是她想看见的。

      “赶紧跑,赶紧跑,快回去。”女鬼的念头剧烈的波动着,让自己化为一道风,向着自己的家飞过去,她可不想看见夏言了,也生怕夏言食言杀了她。

      “就这么放她走了?”刘大贵和众镖师看向女鬼逃走的方向,有些疑惑。“放走了?怎么可能呢,”少年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坐在车上翻动着书页,“真放走了她,那死去的那么多人该怎么交代?”说完,夏言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女鬼正在向着自己的老巢全力奔逃之时,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发热。很快,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她的体内传出来,那种剧烈的热度,那种对鬼物的强大杀伤性,正是夏言之前所使用的气血之力。仅仅是一个瞬间,女鬼整个就燃烧起来,被扭曲的空气可以看出女鬼的身上涌现着多么强大的热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鬼的惨叫声在森林的深处响起,声音那样的惨痛、凄厉,响彻云霄。森林外围的镖师们听见了女鬼的惨叫声,急急忙忙的看向夏言,神色有些惊恐。

      惨叫声越来越尖锐,越来越凄厉,让镖师们听着都有些毛骨悚然,。“我……我诅咒你,我诅咒你永堕地狱,诅咒你永世沉沦,诅咒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在一阵凄惨的叫声过后,女鬼化为了灰烬。

      众人依旧还在这种惨叫的震撼中不能自拔之时。忽然,森林中刮起了一阵恐怖的黑色旋风。众人瞬间被吹得打了个寒噤,立刻从那种震撼中走出来。

      然而,一道黑色的光芒从森林的深处涌来,猝不及防之间直接射中了少年。镖师们顿时大惊失色,“公子,你没事吧。”刘大贵急忙问道。

      黑光散去,露出了夏言,从外表来看没有什么异常。夏言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没事倒是没什么事,不过,这个女鬼似乎给我真下了一个诅咒。”晃了晃手臂,洁白的手背上一道淡黑色的痕迹若隐若现。

      “这……”众人面面相觑。走镖这么多年来,他们还第一次看见诅咒这种东西,确实是有些新鲜。不过没有接触过超能世界,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这样,等到我们到了白河城,我们去求一求仙人,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公子解决这个诅咒。”赵老镖师忽然说道。

      夏言笑着摇了摇头,“不用,这个诅咒我自己就能够解决。谢谢赵老镖师的关心。”“公子也不是一般人,连那女鬼都能降服,想必这种诅咒也并不是什么问题。”刘大贵点了点头。

      不过,下一刻,刘大贵的神情就严肃了起来,众人看见镖头的神情变了,众人的神色也有些变了。

      “接下来,我们要处理一下我们自己家的家事。”刘大贵那阴沉的可以滴下水的脸色和那有些怒火的眼神让众人的心中一突,看这样,怕是谁又闯下大祸,要执行家法了。

      “王小财,你出来。”刘大贵点了一个人的名字。人群中,被点到的那个人身体一阵颤抖,随后不知从哪升起来的大力,狠狠的推向周围的人。将周围的人推开,向着森林跑去。

      众人正要追赶之时,“嘣”的一声轻响,不远处正在奔跑的王小财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倒在了地上。刘大贵放下手中的小巧手弩,“把他拖回来。”“是。”几个镖师将他从森林中如同拖死狗一般拖回来,拖到刘大贵的面前。

      刘大贵一把抓住王小财的衣服领子,低声怒吼道:“王小财,我自问一生没有亏欠过人,更没有做出危害镖局危害大家的事情。我问你,我可曾苛待了你?”

      “没……没有。”王小财颤抖着说道。

      “我问你,我可曾克扣过你的饷银和你应得的财务?我可曾虐待你的妻儿老小?我可曾对你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没,没有……”王小财哭丧着脸颤抖着说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去和强盗李虎他们家里通外合?为什么你要把我们走镖的消息告诉他们?为什么,你要让他们设下伏击圈埋伏我们?你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刘大贵大声吼道,强烈的声音和他说的这些事情震撼了所有人。

      “镖头……这……这是真的?”杨老镖师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他真的没想到,相处了近乎20年的兄弟,居然出卖了他们,这着实让他难以相信。

      刘大贵伸手,从王小财的怀里掏出一块小巧的金块,放在他的眼前。“你告诉我,这是什么?你再告诉我,这金子上的花纹是什么?!别告诉我这是你捡的,你上哪去捡这样一块染着血的黄金!”

      众人能够清晰的看见,这一块金子上明显刻着一个小小的图案。经常走这边路的他们很清楚,这就是强盗李虎他们铸造的金子,这印记也是李虎他们专属的印记。

      松开王小财的领子,王小财跪倒在地上,神色空洞。不知过了多久,王小财脸上眼泪唰唰的落下来,失声痛哭道:“镖,镖头……我也不想的啊,我被李虎的人威胁了,他们说,如果不说这一次的押镖路线,我家里人就要死。”

      “李虎的人以什么威胁的你?”刘大贵低头看着他,神色严肃。“我……我赌钱赌输了,被他们要挟,如果不去做,就把我的妻女卖到青楼里……我不能让我的妻儿被我害进那个魔窟里啊。”

      “啪”的一声响,只见刘大贵扬起手来,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你忘了我父亲说过的话吗?可以碰女人,可以碰酒,就是不可以碰赌!这个话你忘了?!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

      地上,王小财伏在地上哭泣着,“对不起……对不起……镖头,真的对不起!”

      刘大贵深吸一口气,“我问你们,家法的第五条是什么?”“叛徒必杀。”一个镖师轻声低语道。“王小财,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对吧。你也知道你自己这一次是什么情况了是吧。”王小财只是在伏地哭泣着。

      “家法违背了,你也知道是什么后果。就算是我想放你,大家也绝不会同意。”刘大贵拔出刀来,对着王小财喝道:“抬起头来!”王小财抬起头来,绝望的看着面前的镖头。

      “说吧,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刘大贵沉声说道。“镖头,我知道我这是犯了大错,必死无疑。我只是想看在我为镖局辛辛苦苦的干了近二十年的份上,照顾好我的妻小,让她们还能在这个艰难的世道活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