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中媚(重生)

      服用了完美级药剂后不代表尤里一下子就能脚踢怪物、拳打邪魔,能使人成为学徒级猎魔人的药剂只是让他的整体素质提升到比最上级稀有种普通怪物(邪魔)稍低的程度,而按照玛莎的说法,只是提升身体素质,却没一丁点能力的他要处于更加弱势些的地位。

      而按照尤里的推断,在不计算装备跟技艺的情况下,他赤手空拳,正面硬撼四五只次级深潜者(普通)不成问题,面对稀有种也可以称一称对方斤两。

      但在装备和技艺的加成下,他完全站在了最上级稀有种普通怪物(邪魔)之上的层次,考虑到诡异能力,他也是跟其同等的,这也是他干翻乔治的信心所在。

      因此,面对几十只林居者(普通),他凭借过人的敏捷与反应调整站位与距离,保持自己面对的敌人一次性不超过五个的前提下,将对方全灭。

      待调整过来后,尤里在身上涂抹隐匿药剂,之后快速离开原地,继续向着让自己头疼的地方走去。

      在全灭林居者后,灰雾中的其他存在也安分了不少,双方的试探似乎到此为止,他们认可了尤里的实力,暂时没招惹他的打算。

      经过几次试错,尤里终于从茫茫灰雾中找到了血荆棘树,为此他跟三个精英怪物打过照面,与一只短暂交手,身上携带的药剂用了三分之一。

      找到血荆棘树的地方在一片废墟当中,这里看起来像是曾经的村庄,废弃后,被黑森林笼罩,各种扭曲怪异的植物肆意生长,但尤里却没看到动物野兽的身影,整片废墟安静的吓人。

      雾中映照着血荆棘树的影子,尖锐的刺、长而粗大的枝条以及巨大的躯干,按照一般的树龄判断标准,它差不多五六十岁的样子。

      只是待尤里离近后,胸腔中的怒火好似火山爆发,血荆棘树全身上下堆满了人骨,它们的体格有大有小,但都紧紧的蜷缩着,像是生前遭受过巨大的痛苦。

      而血荆棘树的躯干与枝条则被腐败发黑的血液涂满,看起来狰狞且邪恶。

      嗖嗖嗖……

      血荆棘树察觉到了尤里的到来,它挥动枝条,想要以此恐吓尤里,使其离开。

      但尤里将燃烧瓶塞进包里,右手紧握长剑,左手拿着巨大的银色左轮。

      “你今天的下场,要么是被我砍成上百段,要么是被我打成筛子,没有例外!”

      尤里说罢,便朝着血荆棘树发起冲锋,在他看来,这家伙不配痛快的死去。

      但精英怪物就是精英怪物,普通怪物中唯有稀有种有机会可以进阶,而且这血荆棘树也不是腐尸那种最下级怪物,实力强大,不是尤里可以砍瓜切菜般就能干掉。

      在察觉到尤里强烈的进攻欲望后,血荆棘树毫不迟疑地发动了攻击。

      漫天的荆棘枝条朝着冲锋的尤里穿刺而来,灰雾翻腾,杀机毕露。

      尤里却是头也不抬,左手握着左轮朝斜前方开出一枪。

      轰!

      巨大的火球膨胀开来,朝着荆棘枝条撞去,几个呼吸间就将刺来的枝条烧的一干二净,连带着周围的灰雾都被高温蒸发了一大块。

      这是当初对付巴特的那种特种子弹的升级版,巨大的弹头中填充有足量的火燃石粉末,击中物体后,脆弱的弹头碎裂,粉末爆开,然后迅速自燃,释放出巨大的热量,对付普通的次级深潜者稀有种,一枚下去就升天了。

      刺耳的尖啸声响起,也不知道血荆棘树怎么进化出发声器官的,不过反正拥抱低语的黑暗生物都是随便长长,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第一波攻击受挫,血荆棘树于惊怒中再度发动攻势,这一次是在地下!

      冲锋中的尤里清晰地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震动裂开,不得已放慢了奔跑速度,并且同时服用了增强感官活跃度的药剂。

      好似地龙翻身,无数发黑的根须涌出地面,朝着尤里席卷而去,想要将他困住拖入地下。

      尤里在隆起的大地碎片间来回跳动,任由根须追赶自己,等到快要抓住自己时,反手开出三枪。

      轰轰轰!

      三团大火球炸裂,大团的根须被烧成灰烬,而尤里则接着后坐力和热浪的推力一跃而起,来到了远处的一块大地上。

      荆棘枝条攻击与根须攻击,范围大、破坏力大,甚至远远超出了精英怪物攻击的上限,不过缺点也很明显,怕火,哪怕不是特种子弹的高温,普通火焰火势足够大也能对付。

      所以尤里判断,这血荆棘树还有别的攻击方式,要不然愧对精英怪物这四个字。

      果不其然,尤里刚刚落脚,漫天木刺袭来。

      当当当……

      木刺带着不小的力道落在尤里的“坚固者”铠甲上,他一时不备差点被推下地块,落到恢复涌动的根须中。

      尤里低吼一声,腰部、大腿和脚掌一齐发力,整个人向前跃出,顶着暴雨倾盆般的木刺向前继续冲锋。

      慢慢地,本就被削了一层的铠甲,其表面渐渐出现密集的小坑,看样子再过不久,防御就会被突破。

      这种情况下,尤里可不敢开枪射击,一个不小心,没把木刺烧没,他反倒被烤熟。

      因此他一边前进,一边用剑挥舞格挡,能打落一部分是一部分。

      就这样,尤里慢慢来到了血荆棘树不远处。

      看着血荆棘树周围涌动着的充满腐败味道的气团,尤里毫不大意地将从系统那里兑换来的解毒剂喝下,接着将剑油涂满剑身,接着猛地向前挥斩。

      呼!

      易燃的剑油与空气摩擦,霎时间,尤里手中长剑变为名剑——“火之高兴”。

      坑坑洼洼的面甲下,尤里脸上露出狰狞笑容,说把这家伙砍成几百段,一段都不能少!

      等尤里将玛莎要的木心带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在将血荆棘树杀死时,他获得了62天的生命值,距离目标中的装备猛地接近了一步。

      “结果上还凑活,”玛莎皱着眉头,“可是你为什么要把那只怪物砍成几百段?你不觉得浪费时间吗?”

      “不觉得,施加惩罚对我来说是本能,更是极具意义的一件事。”尤里笑了笑,“就像你不觉得没用的试炼是浪费时间一样。”

      玛莎扯动嘴角,有被冒犯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