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大香片日韩wenxinjianzhu.com

      凌韵寒伸出玉手,拍了拍胯下心爱的龙驹“踏雪”。

      深通人意的踏雪,仰首发出了一声清越的长嘶。

      听到这熟悉的马嘶声,寒枪军团所有的士兵,无不精神一振。

      多年来,伴随着这熟悉的声音,寒枪军团横扫千军。每个士兵,都形成了对寒枪将军,如对神明般的崇拜,只要看到飘扬的寒枪旗,无不坚信胜利一定是属于己方的。

      “寒枪女战神”的称谓就是他们先叫出来的。

      凌韵寒转头,看了看远方朦朦胧胧的青松帝国-军营地,那处营地正笼罩在一片安静之中,青松帝国的军队,似乎是不想出阵应敌。

      “但愿对面的老爷子,也平安无事吧!”虽然是对手,但凌韵寒还是非常尊重陆回的。

      “后方有敌军!”派出的侦察骑兵策马前来报告。

      前方十里之外,已经有斯塔利帝国的先锋部队出现了。

      凌韵寒镇定自若地下令,“阵势回转!”

      她的命令被疾驰而去的传令骑兵层层传达下去。

      绿溪军的庞大阵容开始如水流一样波动起来。

      时间计算得十分精确,当大批斯塔利帝国部队,出现在视野里时,绿溪军的正面,刚好对准了蜂拥而上的野猪人部队。

      与此同时,远方的青松帝国的军营一阵大乱,隐约可见其内火光四起,喊杀声震天。

      斯塔利帝国中的野猪族士兵,几乎全部是步兵。个个长得粗壮凶恶,个子比绿溪军高出近一半,加上皮粗肉厚,力大无穷,健步如飞。就这样呐喊着冲上来,声势极为吓人。

      如果事先没有准备,看到这样丑陋的生物,真是会手忙脚乱,心惊胆战。

      而且牠们的速度很快,眨眼功夫,已经冲到了绿溪军的前方百米左右。

      早有防备的绿溪军不慌不忙,列在阵前的弓箭兵们,迎头给了斯塔利军一阵猛烈的箭雨。

      放出弓箭后的士兵,便直接往后退,而后面早已列阵准备的重装步兵,则步伐整齐地向前移动,张开的巨大盾牌反射着初升的朝阳,闪动着耀眼的金黄色光芒。

      冲在队伍最前的野猪兵们,迎接了一波弓箭的洗礼,纷纷惨叫着倒下去,但后面的野猪兵,仍悍不畏死地冲上来。

      而一些轻伤的野猪兵,也带着插在身上的箭,继续往前冲。斯塔利帝国部队的强悍,由此可见一斑。牠们全都狂热地舞动手中的兵器,嘶吼着,奋力跑向绿溪军的阵地,因为在牠们心中有这样的认知,只要能冲到敌人面前,他们就会溃败。

      看着斯塔利部队不畏生死的冲上来,凌韵寒冷冷一笑,轻蔑的说道:“一群没脑子的家伙!”

      空有如此强悍的士兵,但主将的失误,将使得牠们迈入失败的境地。

      凌韵寒从容不迫地调动军队,继续给敌人迎头痛击。

      早已被调集在一起的魔法师部队,在重装步兵的保护下,也开始向斯塔利帝国,发动魔法攻击。

      这是凌韵寒的一个创举,把原先分散在各军中的魔法师,全都聚集起来,越多的魔法师在一起吟唱,产生的魔法威力越大,这样给敌人的伤害也越大。

      只见无数可怕的火球和闪电,在斯塔利部队的头上飞舞,而这些东西,是斯塔利部队最为害怕的。随着绿溪军中魔法师们的每次吟唱,都有大量的斯塔利帝国士兵倒下来。

      凌韵寒同样知道,不能让斯塔利部队接近自己的军队,因为斯塔利帝国的近战战斗力远胜绿溪军,肉搏战时,可能几个绿溪军都敌不过一个野猪兵。

      但在这样的远程攻击下,能冲到绿溪军跟前的野猪兵,实在是寥寥无几,这样一来,即使能到绿溪军跟前,在众多绿溪军的围攻之下,野猪兵也很快就被斩杀一空。

      一个小时后,皮戈终于明白过来,绿溪军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一吓就乱,一冲即垮的普通人类。

      自己的部队这样集中着乱冲一气,根本就是自-杀,而且现在整个队伍的阵形,已经大乱,连有效的命令,也传达不下去了。

      牠想到了要重整队伍,于是下令吹起退兵号角。

      随着斯塔利帝国阵中响起的骨笛那刺耳的声音,已经心生怯意的野猪兵们,便像退潮般地转身往后跑了。

      殊料,凌韵寒正等这个机会,一声令下,前面的重装步兵迅速闪开,后面的骑兵急冲而出,在斯塔利部队的后面一阵掩杀,直杀得失去斗志的野猪兵丢盔弃甲,狼狈不堪,一口气退了十里地,才稳定下来。

      皮戈被气得暴跳如雷,死命的让自己的部队顶住,开始组织起反扑。

      开战一小时后,双方进入了拉锯战,但绿溪军在凌韵寒的巧妙指挥下,以骑兵为主,行动灵活,慢慢的占据了上风。

      数小时后,斯塔利帝国部队伤亡惨重,阵式渐渐萎缩,再这样下去,斯塔利帝国的溃败是一定的了。

      虽然初战告捷,但此时凌韵寒并不高兴,因为预计在偷袭了斯塔利帝国的营地后,巴石应该出现在皮戈的后面,和自己形成两面夹击之势。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巴石还没有出现,说明肯定是出了问题。

      凌韵寒在心中暗道:“难道真的让我算准了吗?”

      此刻她的心中是极为矛盾,既希望自己的判断正确,又不忍自己的计算成功。

      正在凌韵寒惴惴不安时,斯塔利帝国阵营的后面尘土飞扬,一杆亮金底子的黑虎旗迎风招展。

      号角声中,斯塔利帝国的援军,终究还是出现了。

      凌韵寒顿时花容失色,心中一片惨然,她心中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直到此刻,凌韵寒才发现,巴石已经牢牢占据了自己的心,失去他,给自己带来的伤痛,是如此的大。

      事到如今,凌韵寒也只有强打精神,将队伍转成防守的阵式,缓缓的往后退。

      得到喘息机会的皮戈,连忙重整军队,而后来的虎兵,则快速越过野猪兵,向绿溪军发动猛烈的进攻。

      与此同时,完全击溃了青松帝国部队的豹兵,和支援牠们的斯塔利帝国狼族军队,也开始向这边靠拢。

      这时,凌韵寒充分发挥了她在防守上的实力,组织起极其有效的防御,绿溪军且战且退,渐渐脱离了战场。

      只有常宁军团的一个军,急于建功,由于一时恋战,陷入了大军的包围之中,结果很快就被斯塔利部队杀戮一空了。

      绿溪军退后五里,见斯塔利帝国部队开始收兵扎下营帐,便也找寻位置,开始扎营休整。

      凌韵寒知道自己要在这里挡住敌军好几天,等待援军的到来。

      眼前的斯塔利帝国部队,兵力将近五十万,自己得要好好地谋划一番,才能守得住。

      …………

      斯塔利帝国大营中,皮戈被黑虎王凯尔臭骂了一顿,让他带领野猪族余下的八万残兵败将,退到后面休整。

      灰头土脸的皮戈退出大帐,踫到了一向与自己不和的狼族大将贝啸,于是又被冷嘲热讽了一通,长满黑毛的脸上,气得都快冒烟了。

      皮戈气愤地说道:“那女人用兵的确很厉害,你去还不是一样。”

      贝啸撇撇嘴,冷笑着说道:“我会和你这个大笨猪一样?”

      “要不,你去试试?”皮戈也冷笑道:“不要在这里说大话,你不是说狼兵的夜战是最厉害的吗?”

      被皮戈这样一说,贝啸马上应道:“正好,现在我奉命去偷袭绿溪军,看我把那个女人抓来给你看。”

      说完,贝啸得意洋洋的走了。

      留下不住冷笑的皮戈在心中大骂:“可恶的混蛋,最好被绿溪军打死。”

      贝啸带着他精锐的十二万狼兵,趁着夜色,悄悄地摸到了绿溪军的大营外。

      看着一片寂静的营地,贝啸内心狂喜,这女人就是持久力差劲,白天打了一仗,晚上就没力气了。

      哪知等贝啸带军冲进营中,一声锣响,四周火起,绿溪军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

      火光中,走出英姿飒爽的凌韵寒,娇叱道:“早就料到你们会来偷袭,现在束手就擒,还能活命,否则格杀勿论!”

      四周的绿溪军一阵呐喊,杀声震天。

      发现自己被暗算的贝啸,凶性大发地大喝一声:“给我上!杀出去!”

      早就跃跃欲试的狼兵,就冲上前去。

      凌韵寒玉手一挥,顿时火光冲天,狼兵们立即陷入一片火海。

      原来她早已命人布好陷阱,就等斯塔利部队中计了。

      对于斯塔利帝国来说,火是最可怕的东西了,这场大火烧得狼兵溃不成军,四散而逃。

      被绿溪军从后面一阵猛杀,贝啸只有领着被烧得七零八落的狼兵,狼狈逃窜,早无来时的风光和雄心。

      半途踫到来接应的虎兵,绿溪军才停下了追杀。

      看到被烟熏火烤得乌黑褴褛的狼兵们,皮戈也笑不出来了。

      凯尔安慰了贝啸几句,自责道:“本王也没想到凌韵寒如此厉害,是本王失策。贝将军不必放在心上。”

      顿了顿,凯尔说道:“不过,凌韵寒的日子,也好不几天,等那东西一架设好,我们就可以全歼敌军了。”

      在场的众将无不眼前一亮,古芃问道:“大王,那东西已经开发完成了吗?”

      凯尔点点头,道:“不错,刚刚完成。这两天就会运到。”

      众人顿时一阵欢呼雀跃。

      皮戈搓着野猪掌道:“等抓到那个贱-人,我非要弄死她不可。”

      贝啸连连点头,“不错,不错。非这样不能够解我心头之恨。”

      古芃不悦地离开了大帐,剩下几个好色的家伙,开始讨论起如果抓到凌韵寒的话,如何对付她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