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老佬中文娱乐网

      无名心里有预判,但实际情况远超预期!

      很多中小宗门抱团取暖,并由宗门代表向联盟示好,表达意愿。各天域的妖兽族群顺势而为,像木狼沙漠里的妖狼、乌蛇等族直接加入联盟。同时间不少有识之士,各种大师级人物也投出自荐书。

      趋势渐明事务繁杂,机遇和挑战并存,由内而外接下来有很多步骤需要完成。光明学院要建设、浮屠天战局要扭转,联盟要扩大影响力,绝壁天的行动要展开,各种资源问题要解决……好在联盟内部和两宗有不少可用之才,否则就是分身无术力不从心。

      婚事变成联谊大会,九幽几人没有抱怨,无名‘痛苦’并快乐着。痛苦是因为很多人要见,而且过程里有不少‘好意’他已经头痛。看到美人,听到联姻他就婉言谢绝。快乐是因为很多志同道合者来到宗门,亲朋好友也在身旁。

      当然无名深刻体会到一点,以前自己和如岚几人既有夫妻之实,也有夫妻之称,但婚前婚后心态方面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婚礼只是仪式和过程,奢华也好简单也罢,主题的严肃性才是根本。因为缔结关系后,夫妻就是命运共同体,双方就是真正的家人和亲人。他心里既有期待,也有激动。

      下午时分京岭、明若带着部分族人到来。京无缺居然也在人群中。

      无名并没有表现出意外,以礼相待。兽帝并没有走在最前面,他神情有些犹豫眼中有惭愧——这已经足够!

      “兽帝风采依旧,京岭英气逼人,明若明艳如花。”无名看着京无缺笑道:“我们不仅是同乡还是邻居。前事已忘,还看未来。”说着他看着京岭说,“你和明若也是,你们都在森林西部,却不去找我喝酒。”

      京无缺那幽蓝双瞳里有落寞掠过,也有动情之光闪烁,“无名,你所言是真?”

      无名放缓脚步,笑道:“京帝有所建树,功不可没。”“兽帝不仅拥有血性,而且勇猛无敌。”

      “前事,我真是对不起。”京无缺动容道:“你有如此心胸,我无地自容。”

      无名轻叹一声,“谁能无过,是非很难定论。”“依依曾在海中毒杀弱小,后来还不是亲自还债。”“双方不计前嫌,看向未来才好。”“我们很难完全认同对方,但我很欣赏那个为族群,为亲人冲身向前的兽帝。”

      京无缺沉默半晌,然后认真道:“好!”说着停下脚步朝无名行礼,“你不计前仇,今后我任凭调遣!”

      京岭和明若也行礼道:“任凭调遣!”余下人同样随之。

      无名抬手止礼,“你们无需如此。”说完又笑了笑,“故人很多,等会你们自由活动。”“晚上罚京岭多喝两杯就好。”

      京无缺面容上已经恢复神采,他感慨道:“又要见到故人,我心情很复杂。”“此时此刻,我却有些期待。”

      无名笑而不语。

      京岭靠近无名,“姐还好吗,我知道她会来。”

      无名笑道:“她和吴老先生都在。”

      “听到你这样说,我更牵念。”京岭眸光黯淡,“这段时间,我会多陪她。”

      “夫君。”明若挽住京岭的手臂,笑颜如花,“你刚才说什么?”

      京岭有些闪躲,“没什么。”“哎呀。”手臂上有疼痛传来,他无奈道:“上一句,还是下一句?”“牵念,陪她。”他突然发现不妥,连忙道:“夫人,注意形象、保持气质。”

      “我贤惠又温柔。”明若眉目含笑,伸手就要拧耳朵。京岭连忙拉住她的手,“无名就要成婚左拥右抱,我姐是面容有笑,心底有泪。”“夫人,我能不心疼?”

      明若面容微红,“当真?”

      京岭无语道:“千真万确。”“不信你问他。”

      无名苦笑道:“此事说来话长。”他看着京岭,“你还是那个小白虎,性情中人。”

      明若看着无名,“很早以前京岭喜欢吴丫,而吴丫只把他当成弟弟。”“我相信京岭心里只有我,但有时候还是会逗他。”

      京岭搂着明若,“夫人最美,夫人最好,夫人最贤惠!”

      京无缺和族人熟视无睹。

      无名笑道:“你俩欢乐得很,好有趣。”他缓了缓又说,“我希望吴丫留在身旁,但她有时候选择独来独往,你们陪陪她也好。”

      明若轻轻点头。京岭看着火树红花,轻声道:“今时美人艳如花,来年花朵照旧人。”他转过头对明若道:“夫人,此诗如何?”

      “夫君又有进步。”明若笑了笑,“人如花,花欺人。”“你要多看看我。”京岭想了想,“此句妙极,夫人说得有道理。”

      言说之间几人走近院落,京无缺一方安顿好后,无名缓步离开。

      这时候潇湘和苏星刚好将施音、丰媱、林嫣等人接来。

      丰媱将无名拦住,“你不来接我们?”施音则拉着无名,紫瞳里有莫名情绪,“你当真不管她?”

      苏星看着无名笑了笑,“哥,你们先聊。”说完快步离去。潇湘也笑道:“哥,我带林嫣熟悉环境。”言毕两人牵手走出。

      无名暗自苦笑。他缓了缓才道:“你俩好意思说,怎么不早点过来帮忙。”

      丰媱的绿瞳里有不满闪烁,“早点过来看你左拥右抱吗?”

      无名叹气道:“妹妹,我都亲自出来接人。”

      施音打断他,“不要岔开话题。”“你管不管?”

      无名眼眸落寞,“她在哪里?”

      “她可能就在你周围,只是你没有心。”施音笑了笑,“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无名扶额,一时无语。错误并不美丽,自身是于心不忍,而对方是情缘难忘。几位夫人的痴情难还,有些人的情债也难还。他沉默半晌,然后看着施音,“有一刻,我很想见到她。”“几位夫人,还有思念我者,她们都是我心里的坎,始终无法迈过。”“如今我只有祝愿思念我者,平安、快乐、幸福!”

      言说间他也在思索,我没有轨迹没有未来,难道说眼前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大道沧桑天地静默,无情恒有情逝。个体生命若是不和外界产生联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虚无。存在没有参照就是不存在。我已经不存在,动情是真,和我产生因果者就是真,虚情是假,和我产生联系者即是假。结局是这样吗?有情无情,为什么要这样设计?

      束缚始终存在。我念它就有,不念它就无。有主无主,全凭心念。自由只是相对,但求无愧于心。

      丰媱和施音都不说话。

      无名收回思绪,拉着两人道:“兄弟姐们先小聚一会,然后参加晚宴。”

      丰媱连忙抽手,“我看你是习惯如此,要是让几位夫人看到多不好。”

      “就是。”施音也闪躲,“连姐姐都娶,我们又不是亲妹妹,你不怕别人多想?”

      无名有些无语,“你俩就是气我。”

      丰媱和施音携手而行,将背影留给无名,“你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无名不说话,思绪有些混乱……

      婚礼临近,光明宗张灯结彩,宗门上下充满喜庆。

      第五天,光明宗非常热闹。

      亚灵负责统筹,她在各方面不仅尽善尽美,而且富有创意。她将科技和秘术结合起来,呈现梦幻和温馨,表达浪漫和诗意。山门前的湖泊上有水幕动画,全息美景,大型光影秀。宗门各处都有音乐流淌出来,那旋律明亮、清澈、悠扬。

      地火树,寒晶树周围也有光影设计,绚丽多姿,让人流连忘返。宗门广场、演武场、大殿等地面上还有全息互动。很多孩童玩得不亦乐乎。公共区域有凉亭、茶桌、还有棋台等娱乐设施,老人们品茶下棋悠然自得。

      半空中时不时就有瑞兽出现,它们脚踏星纹身有光波。人群旁边突然就有奇花绽放开来,花瓣飞旋彩蝶追逐。各方来客赞不绝口!

      第六天,婚礼。

      宗门内部热闹非凡,山门到大殿都有人排成长龙,他们捧着鲜花洒着花瓣。

      无名先后将四位夫人从湖泊边上背回大殿里。接下来就是婚礼仪式,拜天地、拜父母、拜双方。拜父母时,有两个位子单独留给无名的生身父母。拜夫妻时,有一个位置留给百灵。

      严策夫妇俩笑容满面,胡生眼中全是温和。

      亲朋好友真心祝福,各方来客献礼祝贺。

      仪式结束后,无名和四位夫人将几件尊器交接给联盟各部。多位族长也将宝器、丹药等奖励给优秀者。两宗长老、执事,弟子等也为各方来客献出礼物。

      “地莲血珠!”司蓉目露惊喜。唐诚笑道:“我这里是地莲血泪。”司蓉面容微红,“还有武器和丹药,宗主自己的积累可能已被用尽。”

      小九看到礼物既害羞,又激动。鲁灵搂住她,“夫人,大哥现在又送出脉灵丹,如此情义,我们无以为报。”小九想了想道:“兄长很喜欢孩子,自己却有犹豫,因为他要冲在最前面。”“他不想我们有顾虑。”鲁灵柔声道:“世间不太平,我们还需要身先士卒,先缓一缓。”小九轻轻点头。

      王琪收起礼物后,对追月上殊道:“非鱼宗主并没有区别对待。”“我看他身旁之人大多是有情有义之辈,他欣赏你,因此没有计较前事。”追月上殊面容上有神采,“我也是惺惺相惜,愿意和他并肩。”

      古宁将礼物收起来,龙心婉看着她,“你看都不看?”古宁神情平静,“你不也一样,心不在焉。”龙心婉远远看着君如岚和严歆,言语有些忧伤,“也难怪非鱼无心,一花绝世万花无光。”“君如岚容颜绝美只可远观,但柔情从骨子里流淌出来,心底那份温婉,连我都会心动。”“而严歆那份纯净、天真、知性,让人安宁让人平静,她就像湖水能够照出凡俗和纷扰,并且可以抚慰心灵。”“非鱼选择严歆非常正确。”古宁笑了笑,“胡尔也是,温柔在心宁静在眼。”“九幽更不用说,那份灵动无人能及,那份美艳让花失色。身形娇柔眉目有情又有怨,连我都愿意怜惜他,何况是非鱼。”

      很多人收到礼物前后也在相互交流,赞美之声此起彼伏,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无名已经忘却自我。九幽美艳如花,如岚艳动天下,胡尔清丽绝俗、严歆秀美动人,她们牵动心神。

      当九幽看着无名笑起来时,大殿里摆放在地面、插在花瓶、花架上的花朵全部绽放开来。君如岚嫣然一笑,星辉随之流淌,大殿窗台上的灵株秘药都摇动叶片。当胡尔娇羞无限时,大殿外有莫名乐音响起。而严歆会心一笑,大殿里竟然有彩蝶飞来。

      很多不明就里的人以为这是亚灵的设计,而不少慧眼者只觉惊异。

      无名心底有微澜卷起。馨儿秀美比花纯粹,彩蝶围绕,这可以理解。九幽若是天魔花,百花为何献礼?如岚并无奇异,灵株秘药为何舞动?胡尔虽有天眼,但为何会有妖乐飘来?

      百灵是否和龙族有关?九幽是否被魔族供养?天语是否属于第三方?爷爷来自何处?胡尔为何有天眼?严歆、亚灵、蓝星、如生兄妹背后都有文明。我是身在漩涡,进退不得。

      看来我不能沉沦也不能解脱,只有负重前行追求光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