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中文第一社区精品

      见刚子的腿势凌厉,刚站稳的张大彪急忙矮身躲过刚子的鞭腿。

      还没站起身,刚子落地,左腿一蹬,就将张大彪蹿倒在地上。

      见他倒地,也不继续进攻,对张大彪说道:“还来吗?”

      张大彪恨恨的说道:“再来!我就不信了、还打不过你了!”

      边上的李云龙见张大彪、根本不是刚子的对手,急忙出声阻止道:

      “行了,都是打鬼子的兄弟,点到为止就行了,大彪,你不是刚子兄弟的对手,认输又不丢人!”

      见团长发了话,张大彪也只得不甘的站起身,对刚子抱拳说道:

      “刚子兄弟好身手,我张大彪认输!”

      刚子抱拳说道:“承让!”

      说完,转身回到王直身边。张大彪也只好退回到众人身旁。

      这时,李云龙站出来说道:

      “上一场比试,刚子兄弟胜了,下一场,由喜子和卓兄弟比试枪法!喜子,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让寨子里的兄弟们瞧瞧!”

      喜子点点头,看了看一副小白脸样的卓亦凡,说道:“是!团长!”

      说完话,提着手里的三八大盖,自信的走进场中。

      王直也对卓亦凡点点头,卓亦凡空着手走进场中,说道:

      “我这没有三八大盖,哪位兄弟借来用用?”

      立即有人将手中的三八大盖送到场中,卓亦凡接过枪,拉开枪栓查看了一下,又举枪瞄向远处的树叶,“啪勾”一声,打中树叶上方的枝干。

      卓亦凡点点头,心说:鬼子的枪,精度还算可以。

      喜子见卓亦凡开一枪,心里顿时放松下来,心说:就这枪法,没得老子来得准!

      卓亦凡从士兵手中要来一颗子弹,填进弹仓,抬头对喜子说道:

      “喜子兄弟,你看这样行不,让人依次想空中抛起五个酒瓶,我们都开五枪,谁打中的多,打的快,就算谁赢怎么样?”

      喜子还没试过这样的打法,想了一会,说道:“行,就依卓兄弟的来!”

      卓亦凡见喜子答应,继续说道:“为示公平,既然是我提出来的,那就我先来吧!”

      说完话,也不等喜子反应,随便找了五个新一团的士兵,对他们说道:

      “听到我喊‘抛’的时候,你们依次心里默数‘一、二’然后向天空抛起酒瓶就行!”

      五人点点头,表示懂了。

      卓亦凡这才拉枪上膛、微微躬身、背过身体,嘴里叫道:“抛!”

      听他话声,站在第一位的士兵,将手里的酒瓶,用力抛向空中。

      卓亦凡回身,枪已瞄向空中,稍稍移动枪口,“啪勾”、“呯”,枪响,酒瓶碎裂。

      接着剩下的士兵,依次向空中抛起酒瓶,卓亦凡眼睛叮着空中的酒瓶,手中快速退出弹壳,上膛,举枪射击。

      很快,六秒时间里,枪枪命中空中的酒瓶,看着自己的成果,卓亦凡满意的点点头,将手里的枪递环给士兵,走出空地。

      喜子却被卓亦凡的精准和快速的枪法,弄得愣怔了起来。

      心道:熟人不输阵!随后咬咬牙,走进场中,和卓亦凡一样,背过身体,准备射击。

      很快,喜子也在十秒内完成射击,打中四个酒瓶,喜子失落的低着头走回人群。

      李云龙见状,站出来说道:

      “都是打鬼子的兄弟,输给王兄弟手下的特种兵,又不丢人,你说是不,王兄弟?”

      见李云龙的眼神,知道这货再向自己求助,于是上前一步说道:

      “兄弟们,你们知道为什么卓兄弟的枪法这么准吗?”

      众人疑惑的摇摇头,说道:

      “所谓的神枪手,不仅仅要有射击天赋,还要有大量的子弹来练习枪法,才能成为神枪手,所以喜子兄弟也不用气馁,枪法都是练出来的不是!”

      这时,老烟锅来到场边对王直说道:“队长,饭菜准备好了!”

      听到老烟锅的话,王直挥手说道:

      “大家排好队,到伙房领取饭食去,量大管饱!一人一杯白酒!大家、吃好喝好!”

      说完话,又对李云龙和张大彪说道:“老李、大彪,咱们进屋子里去边吃边谈!”

      说完,领着两人和刚子、卓亦凡一起走进屋子。

      李云龙、张大彪毫不客气的坐下,看着桌上的饭菜,李云龙说道:

      “王兄弟,那我们具不客气了啊!”

      说完,就拿起酒瓶挨个倒了一碗酒,端起自己面前的酒碗说道:

      “借花献佛,我老李敬三位一碗!”

      说完,就“咕咚”几声,闷光了碗里的酒,满足的“唉~~”了一声,用手抹抹嘴角,说道:

      “痛快啊!老弟,你是不知道啊!这根据地里就是缺酒啊,想痛痛快快的喝上一顿,真不容易!”

      王直也端起面前的酒碗,他可不会像李云龙一样,一口闷掉,只是泯了一口,调侃着说道:

      “那老李,你就多喝点就是了,我不嫌弃你喝得多的!”

      李云龙也不在意王直的调侃,自顾自的倒上一碗,小口泯了一口,说道:

      “老弟,你跟老哥说说,你那特种兵是怎么打仗的?”

      王直放下酒碗,想了想说道:

      “老李,既然不能打县城,那今晚,我就带着弟兄们,给你弄下个鬼子据点,让你看看,特种兵是怎么战斗的,有兴趣没?”

      李云龙一听王直说要打下个据点,顿时来了兴趣,说道:

      “哦、那感情好啊!县城不能打,一个据点倒是不用汇报、可以直接去就行,那老哥我就看你怎么演这场戏了!”

      王直说道:“没问题,今晚就去,来,吃菜喝酒!”

      说完话,众人就一边谈笑,一边吃菜喝酒,期间,李云龙说起了红军的两次长征的辛苦,说起了牺牲的战友们如何不值。

      王直也不插话,等李云龙一个人唠唠叨叨个不停。

      他也理解:也许这些话在八路军里不好说,如今有王直几人听他说,他也就把这么多年来的压抑情绪,尽情施放个够吧!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李云龙也喝醉躺倒在王直的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到得下午,李云龙醒来后,王直已经集合好人手,正在给小队成员讲述、怎样摸掉鬼子据点。

      见李云龙来到旁边,王直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