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到她下不了床视频

      “啪!”

      一声脆响,一块上好的和田美玉,在赵桓的盛怒中粉身碎骨...

      “贼酋尔敢!你们都听到了,现在还有何话说?”

      在听完林霄转述完颜宗望的条件后,怒气冲冲地对群臣说道...

      群臣一时间也是面面相觑,岁币好说,大宋不差钱,可居然让一个亲王和当朝宰相去当人质,那可就太有点说不过去了,丢人呐!可要说打,能打得过人家吗?...

      要说此刻心情最好的,当属林霄了,从赵桓的表现来看,他有理由相信,历史上的靖康之难不会在发生,而这当然要归功于他的穿越,这种改变历史灾难的快感,根本是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

      接下来把解药混到手,再等金兵退走,自己是不是也该跑路了?别的不说,朱琏那疯娘们就不得不防,不离她远点,早晚得让她弄死...

      说到解药,林霄猛地想起,箐箐那丫头不是说替自己弄解药吗?不会是又被朱琏给困住了吧?...

      “小林子,你说呢?小林子!”

      “啊!什么?咋地啦?”

      林霄正想着心事,忽然听赵桓在叫自己,不由一脸茫然地问道。

      “陛下说要主动出兵攻打金兵,不知小林大人意下如何?”

      这么大的事,居然去问一个小黄门!

      没办法,皇帝的态度就是一个巨大的风向标,管他是什么人呢?...

      林霄举目望去,见赵桓一脸殷切,显然是让自己替他说话,而大臣们则大多在暗暗摇头瞪眼,似乎在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圣明不过官家,小人知道,官家早有主张,小人怎敢乱说?”

      马屁人人会拍,关键得看是谁拍,看谁拍的水平高...

      此刻赵桓之前对林霄的那点怨气,早就烟消云散,甚至还越看越顺眼。

      听林霄这么说,不由莞尔,轻斥道:“小滑头,朕现在是想听你怎么说,放心说,错了朕也不怪”

      “遵旨,那小人就说了,对来犯之敌,当然要打,不过...”

      “不过什么?”

      赵桓刚要夸林霄几句,可听林霄又弄出不过两字,眉头不由皱了皱,追问道。

      “小人是想说,仗要打,但必须谨慎,另外小人在金营中还探知,城中有金人的奸细,甚至已经混迹到了朝堂上”

      林霄记得很清楚,历史上姚仲平率三万大军偷袭完颜宗望,结果全军覆没,李纲和种师道也由此被罢官,老种帅最后还憋屈死了,事后很多证据显示,是有人偷偷将情报提前送给了完颜宗望...

      可以想见,这么高级别的军事行动,普通人绝对是无法探知的,所以问题就出在朝堂上,甚至是在周围这些宰相中,自己既然来了,就绝不准许这件事再发生...

      “有这等事?”

      “回官家,千真万确,敢问李大人,您是不是在跟姚帅商量,准备偷营劫寨?”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纲不赞同主动出击,但不代表不同意开战,毕竟敌人已经到家门口了。

      牟驼岗一战后,他就一直在琢磨这件事,跟姚仲平谈过了,姚仲平也比较赞同,不过这件事目前就他们两人知道,却不知怎么传到林霄那去了...

      林霄苦笑一下道:“完颜宗望想要拉拢我,又是送礼又是灌酒的,我假装喝醉,恰好听到有人向他密报这件事,您现在应该猜到他为何按兵不动了吧?”

      “嘶...”

      听到这,李纲不由倒吸口冷气...

      “啪!”

      赵桓又怒了,李纲的表情已经告诉他,确实有这么回事,这么大的事不告诉自己不说,居然还让奸细把消息给透露出去了,这还得了...

      “这么大的事,居然还瞒着朕,你们对得起朕的信任吗?”

      “老臣有罪,不过这只是个计划,尚未实施,请陛下放心,老臣回去一定彻查身边人”

      “末将请罪...”

      “好了,朕不想再听什么请罪的话,朕要的具体打败金兵的计划,都回去吧!”

      赵桓说着站起身,冲林霄招了招手,然后转身向后面走去...

      “小林大人何时有暇,请过府一叙”

      李纲走过林霄身边,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快步离去...

      这老头不错,回头弄到解药,去他府上把自己掌握的一些知识告诉他,让他提前有个准备什么的...

      快步追着赵桓来到御书房,一进门就发现,梁师成已经狗皮膏药似地贴在赵桓身旁。

      “老梁,小林子是你推荐的,这件事说起来,你的功劳也不小”

      “为主分忧,为国举贤,本就是老奴分内的事,老奴不敢居功”

      这小王八蛋居然活着回来了,他怎么没死在外面?

      梁师成尽管心中恨的要死,表面上却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道...

      赵桓点点头,对林霄道:“把详细经过再跟朕说一遍,要实话实说”

      恨显然,赵桓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小人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林霄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这次连冯少安给他送礼的事都说了,这种事可大可小,要是过后追究起来,终究是个麻烦,所以要提前交代,而重复的这段话,虽然仍有吹捧赵桓的地方,但比之前还是详实了很多...

      果然,赵桓了这番话后,脸上的喜色更浓,点点头,温言道:“你这次立了大功,本该重赏你,不过你年纪太小,若是骤等高位,难免惹人嫉妒,这样吧,先挂个内侍都知,待你年长些,再委以实缺”

      “谢官家!”

      内侍都知是个什么东东?值多少银子?...

      林霄不知道,内侍都知是内侍中近乎顶尖的存在了,大内真正管事的叫都都知,一字之差而已,梁师成在内侍省当差的时候,熬到这个职位,足足熬了二十多年...

      “听人说,你曾在皇后那里逗留...”

      林霄正胡思乱想着,却听赵桓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话来,顿时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极快,赵桓话音未落,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道:“官家救命!”

      赵桓现在看林霄是越看越顺眼,不过这件事要是不弄明白,就如鲠在喉一般,却万没想到林霄是这个反应,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沉着脸道:“怎么回事?从实招来”

      “官家,皇后娘娘好武,在让我陪娘娘练下去,估计就得挂掉了,您看,我脸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呢!”

      林霄说着用手指了指眼眶。

      林霄不说,赵桓还真没注意,仔细一看,可不是吗,还淤青着呢。

      自己老婆有什么爱好,赵桓当然最清楚不过,想起之前那些嚼舌根的人,再看看林霄的衰样,不由又好气又好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