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污小说

      一切归于寂静,樱花树下玉子和神乐相对而坐,神乐脸上肌肉不时抽动一下,刚刚直接被烧成灰烬的幻痛感还没有消失。

      “嘶~死丫头,下手真狠。”

      玉子冷冰冰的看着她,在这里死亡神乐并不会有事,要不然在开打的瞬间神乐就跑路了,她就算疯了也不可能跟一位顶级大妖过不去啊。

      “要不是鸣神的封印,妾身随手就可以拍死你。”

      “要不是知道不会死,我傻了才会跟你打。”

      神乐撇了撇嘴,随即突然好奇的研究起这个地方的术式结构,这里可以说是构建于现实与虚幻之间,以不应该存在的方式存在在这里。

      “连无限狭间都不知道么?现在的九舞家没落到什么地步了?”玉子神色讥讽,似乎对九舞家的没落异常幸灾乐祸。

      神乐没管玉子话语中的讽刺意味,反而意外的问道:“你说什么?无限狭间?”

      玉子摇了摇头,突然对曾经能把自己封印的家伙的后辈没落到这一步有些兔死狐悲。

      神乐内心复杂,这不是那个天照之下四星任务的奖励么,系统竟然把九舞家遗失的传承拿过来当奖励。

      “妾身乏了,你走吧,最近不要让妾身见到你。”玉子挥了挥手送客起来,结果发现神乐动也没动,双手结印灵力侵入周围的空间。

      玉子微微皱眉,这是要把她放出去的样子吗?九舞家的人有这么好心?

      在无限狭间这种介于现实与虚幻的空间中,其实神乐使用的炎彻并不是现实中的那把,而是根据她的认知所虚幻出来的,这在握住炎彻的那一刻神乐就感觉出来了,毕竟好歹那也是她的佩刀,用了快一年隐隐也有了已经是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感觉。

      在根据玉子说的这是无限狭间和系统给出的介绍,神乐非常大胆的解析起了这里的术式,当然她不可能完全解析出来,但这里存在的根本就是她个人的存在,凭借这一点做到操控一下还是难不倒她的。

      然后玉子就发现,她竟然没办法把这种状态下的神乐强制打出封印,甚至手上的那仅存的一点控制权也被直接剥夺,脸色变得精彩无比。

      “哼,九舞家的都是怪物。”

      取得这里小部分控制权后,以神乐的心境都忍不住兴奋一笑,手上出现一块小木板一样的东西,赫然就是一部手机。

      “哈哈哈哈……”

      神乐忍不住狂笑起来,你能理解一个宅男远离手机十几年的感受,过着如同苦行僧一样毫无娱乐的生活然后有一天突然拿回来了手机后的那种心情么?

      有本事你就去试试。

      神乐的笑容戛然而止,因为她发现就算把手机弄了出来,但没有网络这跟一块板砖好像没有差别。

      玉子已经用看着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神乐了,估计现在心中想的是,“九舞家的天赋不错,可惜是个傻子。”

      瞪着手机屏幕,仔细回想自己曾经玩过的游戏,最终凭借着记忆力总算抢救了一些回来,在过几年估计一个都没得喽。

      然后在玉子的目光下,神乐旁若无人的打起了游戏,不时还会突然变出一些样式奇怪的点心吃掉,一副在这里度假的模样。

      “喂,在妾身眼前消失!”玉子忍无可忍的吼道,别说大妖发怒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神乐手一抖,控制的人物被鬼追上死掉了,抬起头来,神乐目光凌厉的盯着玉子,那样子竟然让玉子心中有些毛毛的,这完全跟换了个人一样啊!

      “唉~不能玩物丧志。”叹了一口气,神乐放下手机然后消失不见,玉子疑惑起神乐的行为为什么突然这么异常,视线移动,停在了地上的那个板砖上……

      所以说游戏对人的毒害非常大嘛,神乐出去后竟然发现已经晚上了,二哈早就不知道跑哪去撒欢了。

      暂且游戏只能用来放松,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代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打游戏啊?

      晚饭后,照常的进行了每天的功课后,神乐泡在温泉里静静发呆,雪樱站在身后服侍着,只是那视线不停地在某些地方乱瞟。

      身上的疲惫就如同能够感觉到一样从身体里流出来,神乐脸色红红的忍不住舒服的呻吟出来,每天的这时候都是最享受的时间,疲惫之后的温泉,没有任何词能够形容那种感受。

      看到自己的长发漂在水面上,神乐感觉自己可能要剪一剪头发了,不管是生活还是战斗都有些太碍事。

      让雪樱帮忙搓背,然后喝了点清酒后,擦干身上的水,穿上浴衣跟雪樱一起朝着神社走去。

      凤栖早就泡完回去了,时间观念异常强烈。

      雪樱落后神乐半个身位,语气平静的说道:“神乐大人,请暂且休息几天吧,如果为了刀牙鬼让身体出问题的话,不才雪樱现在就将刀牙鬼冰掉!”

      苦笑了一下,神乐点了点头,“最近好好休息吧,确实都快走火入魔了,不过你也别动不动就暴走,千叶山城的年会也要开始了,抽空去玩几天吧。”

      “切~”雪樱发出不甘的声音。

      “你刚刚做了什么吗?”

      “抱歉神乐大人,您的错觉。”

      “错觉么?”

      “是的,就是错觉。”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没意见,不过还真是无时无刻都不能放松啊。

      路上神乐还隐隐听到雪樱在身后碎碎念道:“好不容易能够跟神乐大人独处的、果然都是凤栖的错找个时间冰掉吧……”

      话说能不能不要什么事都往凤栖身上推啊。

      “那么,晚安,神乐大人,如果有任何需要请随时吩咐我,是任何需要!”着重强调了一下任何以后,雪樱转身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神乐轻笑了一下也关上了门。

      生物钟异常准时的神乐在一进房间后,原本的精神头立马消失,摇摇晃晃的钻进被窝里进入冬眠状态。

      就在神乐睡着的时候,好像梦到了一个场景,小脸紧绷的玉子盯着面前的手机,操控着人物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结果一张惨白的鬼脸已经等在外面好久了,屏幕直接被那个诡异可恐的笑容占据。

      “啊~~~!!!”玉子哀鸣一声,浑身妖力都不稳定的震荡起来,一把将手机甩出去好远,吓得耳朵都耸拉了下来,可怜兮兮的缩成个球瑟瑟发抖。

      一边笑着怎么会做这么荒唐的梦,神乐继续陷入梦乡,堂堂顶级大妖被恐怖解密游戏给吓哭,感觉让人非常无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