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丢弃的季遇雪

      “你小子怎么还睡着了?!”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凡尘的脸颊上也传来一阵剧痛。

      “疼蹃疼疼,师父你放手。”

      䲬虽然目不能视,但是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肯定就是香辇了。

      “我才出去多长时间,你这竟然还打呼噜。”

      “平时我也不打的,今天难得睡得这么……”꘹

      大概是逐渐松开的手给了凡尘勿勇气,但他뼅紧接着就为这样的话付出了代价峂。

      “既鸁然没心情学习,那我们去做点别的。” 禁

      “什么叫不好好学,明明你什么都没教……”

      凡尘的抱怨又小声了一点,但是有些话簀显然还是憋在心中才比较好。

      “师댎父我们到底要去做什么?”

      凡尘轻轻触碰了一下变得更疼的脸颊,然后龇牙洐咧嘴。

      “带你见见世面。”

      “啊?”

      “你听说过魔么?”

      “是说妖怪么?”

      凡尘小心的询问,换来却是香辇的皱眉。

      “都什么年代了,妖怪只要不为恶庳,跟人也没有太多区别。”

      “那魔륖就是坏餠妖怪?”

      “也不全是鳮妖怪了ۋ。”

      面对徒弟ᢆ的不开窍,香辇一阵头疼。

      “左空,你也一起吧。”

      鷻 “不必。”

      正当香辇苦恼之际,左空正巧路过。

      “虽然说是见见世面,但是除魔还是有些危险性,你去的话可以更好的护住师弟。”残

      “可以。”

      左空看了看凡尘,但他的目光最后还是落在了香辇身上。

      “你还可以跟他讲讲有关魔的知ㄅ识。”

      “好。”

      在了解到香辇全部的目的之后,左空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在下山的路上,凡尘也从最简单的话语中,填补了自己知识上的空白。

      随着价值观的转变,妖早已不是天下共诛的存在。

      在现在,不只是动物成㖩精,甚至带着些鲕邪恶感觉的修炼,也逐渐被人所接흍受。

      凡是不正皆为妖,但只要不犯下滔天的恶行,即使是真正的㨒怪异,也不过有些边缘而已。

      与妖不同,魔才是真正的害世者,而魔又大致可分为,妖魔和心魔。

      妖魔,或是人或是精怪,心中生魔则楙为妖魔。

      虽然妖魔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模样怪异的妖,但就像那些罪犯,在做出那些不可饶恕的事情之前,他们也只是平凡的百姓而已。

      与妖魔不同,心魔则是更为虚幻的存在,렚心魔一般自成一方天地,它就像是愿力궰的集合体,一种创伤或恶意的凝结。

      心魔会引诱生物沉醉其中,而后传染这些闯入者,甚至能批量的生产出妖魔。

      “所褿以我们现在就是要去对付魔?”

      听完这样的介绍,凡尘的心中多少是有些紧张的。

      “有师父在,炮你怕什么?”

      虽然这不在乎的口气,多少有点不靠찆谱的感觉,但堔是乣有得依靠,对方凡尘来说还是不错的。

      “不怕。”

      如此简单的安慰,自然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左空能来䰖,凡尘就已经很是感激了。

      下了山的一行人来到了停车场,而香辇也拉开了一辆皮卡的车门。

      쿈 “就坐这个?ᕀ”

      킍 “怎么?觉得这车不合你폜的身份?”

      “我还以为师父你岓的座驾,会有玄幻一点……”

      “要是能飞的歗话꿥,我们为什么还要下山?”

      “似乎有点道理。”

      賯“少说废话,快上车!”

      而后的凡瀙尘又ㅻ是了解到,香辇不只对车的品味有些特别,就连驾驶技术也有些偏激。

      而当他忍不住开口询问,为什么要买这样的车,香辇也只是阴森森拉的说道,因为处理尸骸时会比较方便。

      如此的说法,立马就让凡尘安静了下来,而之后的旅程也如同车速一般,快进了过去。

      “就是这里。”

      숦 㜙 凡尘멑也打量着,眼前这个略显冷㭊清的小店。

      “真耊的就是这里?”

      人印象中的妖怪会出现在哪里?阴暗的森林?城市的冷僻角落?只是眼前这个街边小店,怎么看都有些过分阳光了。

      櫠 “少说废话。”

      “那你就解释清楚啊……”

      面对听到师父有些恼怒的话语,凡尘显然还没有接受教训。

      “倒也不是怪你了,有些情况你还是多适应一下吧。”

      香辇有些烦恼的抓乱了自己的头发,而后的她更是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那ꬽ个店铺。

      “师父生气了么?”

      “没。”

      说谎的结果,一般都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谎,所以惜字如金的左空明显不爱说谎。

      于是稍稍安下心的凡尘,也得以心情气和的跟在左空身后。

      小店的内部,就像是它的门面一般朴素,而如此的样子,也让凡尘想起了学校边的小馆子,只是这样的亲切感,却只能让他心中㴷慢慢升腾起的惧怕,变秭得更加扭曲。

      “在里面么?”

      小店中已经有几个人了,而先进门的师父正如此的问着。

      “是的,而且您吩咐的清理工作,我们也尽量做了。”

      “辛苦了。”

      清理?清理什么?总不会是魔的犯罪现场吧?

      想到这劬,凡尘的脸不由的白了几分。

      “别想。”

      땣大概是看出了凡尘的心思,但是左空只说了个别想,那是不是代表可能会有。

      “只是个身为修炼者的罪犯而已。”

      香辇也察觉到了这边的状况。

      “罪킟犯?修炼者?”

      于是疑惑代替了之前的紧鿐张。

      빔“是啊,你可以把쾖他想成一个行骗的气功大师,只是他的气功是真的而已。꼔”

      “那刚才说的清理呢?”

      “当然是那些上当受骗的人。”⒁ 䛘

      既然对方是人,那肯定比奇形怪状的妖物要好上不少,只是如此放松下来的凡尘,却是掉入了思维惯性的陷阱之中。

      “怎么?人就不可怕圩了?”

      “多少有一点。”

      “你那还好意思叫一点?”

      香辇的表情有些欠打,但是她接下来的话,却只有语重心长。

      “比起你印象中的妖魔,身为人的修炼者才是最难对付籔的。” ⢭

      “师父你最近说的好像都是修炼?难道我们修的不是道么?”

      “哟,你注意到了?”

      쉋香辇的表情多少有些意外。

      “这么说吧,炼炁就像是增肌,而修道还菊要修这里。”

      香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原来如此。”

      羴虽然如此Ⓦ说着,但凡尘的敷衍只是因为这里并不是学习的好时机。

      “回去细说,Ҭ左空护好你师弟。”

      看到左空的点头,香辇从地板上掀起鑸了一道暗门。歂

      “那些人是做什么的?”

      ij 离开了那个奩满是人的房间,凡尘终घ于能问起刚才的疑惑。

      “算是政府的人吧。”

      其实凡尘早就有些猜拱想,쇪但是벰香辇的回゙答还是让他始料未及。 넯

      䥐不过修道都要去政府ꕰ单位登记,那现在的情况也只能算作正常吧?

      퓈 本应昏暗的地下世界,在这里却是有些灯火通明堀的味道,而且比起地面上的店铺,单是他们身处的这件屋子,㍬就称得起宽敞了。

      这里的釞一切都还是未知기,但香辇却完全是颅一副闲庭信步的㐱样子。

      헆先是随意的翻了翻屋里的东西,而后的她又是随意的推开了几扇门。

      虽帅然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呼应了香辇的轻松,但是突然的攻击却是注定要发生的事情。

      伴随着洞开的门,轰鸣声突然响起,而开门的香辇更是直接倒飞了出去。

      摔在一张桌子上的香辇,虽然没有把桌子砸到粉碎,但是肉体撞在硬物上的轻微响动,还是让凡尘的头发,差点站起来。

      “师父,你没事吧!?”

      凡尘刚想上前,却被左漅空拦了下来。

      “小事。”

      难 香辇如同没事人般的站了起来。

      寯 “看来就是这里了。”

      香辇只是拍了拍身上的土,就向着那可멾怕的房间走去。

      “师父!”

      “嗯?”

      “真的没问题么?”

      ᵂ“你䖾们稍裙远点,跟着进来就好。”

      既然对方都如此说쎂了,凡尘这个⤎刚入门的啫弟子,自然也不好再开口。只是那沉寂的恐惧,再次强烈了起来念。

      门再次被推开,之前的攻븾击却没有再袭来,但是香辇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麻烦。”

      䔢 凡尘小心的走进了房间,而对于香辇的抱怨,凡尘也是直接得到了答案。

      相同的结构,相同的摆设,相同的门,酽他们身处的房间,就如同上一个房间的复制。

      这次的香辇自然没有了查看房间的心情,而随着挨个洞开的房间,又是一声轰鸣把香辇送上了半空。

      “有意思么?”

      重重摔倒的香辇,再次站起了身。

      뎩 “师父…真的没关系么?”

      廲 凡尘的担心依然,只是左空依멗然没让他上前。

      “昂,没事的。”

      甚至都没有看凡尘一眼,香辇就再次冲向那洞开的大门,只是门内的景象,却让她愣了一下。

      吢师父如此的表情,自然让凡尘生出了些好奇。

      慢慢摸进那个房间,凡尘也是一愣,不过这样反应的答案却是有些无聊的,因为那房间竟然再次复制了。

      “什么鬼?!”

      虽然如此抱怨着,但这次的香辇却也有了明确的目标。

      站在了那扇相同的门前,香辇并没有急躁的打开门。她只是向着右边跨出一步,而后就是一拳直接打穿了墙面。

      如此的动作很是突然,但是之后的状况更是让凡尘有些傻眼,因为香辇竟然直接从墙里拽出了一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