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爱直播里面可以约吗

      第二天,爱德华早上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一觉醒来周围还是黑漆漆的。习惯性的伸手莫向床头。一盏柔和的灯亮了起来。摸了摸没找到手机,索性起身不找了。因为有某些更急迫的事情等着自己。

      再习惯性的半闭着眼睛,穿上棉拖鞋,晃晃悠悠的走进卫生间。掀开马桶盖子开始放水。放水完成后习惯性的抖了抖,感觉有些异样。但半睡半醒的他浑不在意。

      冲水后走到洗手池边,摸索的找到牙刷牙缸,挤上牙膏开始刷牙。牙膏皮为什么是锡制的?多少年没有用过锡制牙膏皮的牙膏了。我什么时候从超市买的来着。他这样想着,牙膏味道还不错,薄荷味的,清凉舒爽。看看自己头发怎么样,是不是需要洗个头,一会还要上班……不过发型乱不乱无所谓吧,反正接班后只有自己在……

      就在他抬头看向洗手台的化妆镜时,镜子里不是那个曾经头发乱糟糟,胡子拉碴的油腻老男人了,而是一个棱角分明的年轻棕发帅哥,正一嘴牙膏泡沫的睁开惺忪的蓝眼睛。

      “啊!!!!!”

      爱德华对着镜子大声的惊叫,身子弯曲,伸长了脖子,脖子上青筋胀起。幸好镜子里的帅哥也跟着做着相同的动作。否则爱德华会以为自己遇到什么灵异事件了。也幸好这栋房子在装修的时候做了良好的隔音处理,邻居又离得比较远。没有在黎明前惊醒整条街的人和城墙上的卫兵。

      粗重的喘息过后,爱德华的记忆终于清晰:我是爱德华·史密斯,新大陆白鹰公国人,今年22岁,炼金术士学徒,穿越者……

      想完就给自己两个大嘴巴。

      “叫你还原前世卧室,叫你怀旧前世风装修。瞧你把自己吓得……”

      打完他突然想起前世某恐怖穿越小说里的一句话:“我是穿越者,每次我照镜子的时候,总感觉镜子里的不是自己,所以我轻易不照镜子!”

      然后哈哈大笑,活像个神经病……

      换上橡胶拖鞋,打开阀门,温热的水珠从莲蓬头里洒落下来,让人精深一震。脑子更加清醒了。一边冲澡,一边开始回想自己昨天的记忆。

      今天自己的状态不太对劲,以前可没有这种记忆混淆的情况出现。难道是因为喝酒的关系?

      人喝酒后,有的人爱哭,有的人爱笑,有的人爱耍酒疯。但前世的爱德华喝酒后最爱说话,确切的说是最爱嘴碎吹牛。没想到这个毛病也随着穿越过来了。昨天中午陪着德尔顿叔叔喝了两杯白兰地。这还是他在中土大陆带过来的好酒。但前世今生自己都不是一个爱喝酒的人。所以搜寻今世的记忆,自己还真没喝过酒。

      喝酒喝到一半自己酒意微醺。来了两个美女……然后……

      爱德华想到这里差点又给自己两个大嘴巴。本来定好了绝不出风头,偷偷猥琐发育来着?喝酒后那莫名的亢奋是怎么回事?当时还觉得自己很聪明来着?那莫名发作的中二病是怎么回事。一不小心把自己两年来累积的心血卖出去了。不过那公主给的钱可真不少。希望对方不要太在意自己吧。你买到好东西自己偷着乐就行,以后别来找我麻烦。

      送走她们后自己就打烊了。当时好像很困,没有吃晚饭。回到卧室就睡着了。

      看来喝酒误事啊,以后不能喝酒了啊……

      想到这里爱德华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当自己凝神的时候,感觉时间流速变慢了,不用抬头,自己仿佛就能感觉像看慢动作似的,头顶的水滴缓缓滴落下来,然后再弹起,炸裂成数个小水花。不用刻意的将精神力束丝成线,也能清晰感应到周围数米的情况,隐隐约约还能感知到对面墙后的场景。

      爱德华心里一喜,连忙将精神沉浸入自己的识海。那里不再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象。识海中显得有些广阔而苍凉,宛若没有星星的夜空。脚下一汪魔力清泉散发出幽幽的光,在缓缓荡漾。

      自己这是升级了?

      想到这里,爱德华不由得心里美滋滋的。自己卡在学徒巅峰也已经半年了。觉得当初自己那大胆的冒险可能是致使自己无法晋升的原因,让自己后悔不已。没想到一顿酒喝下去就迷迷糊糊的晋升正式炼金术士了。当真是喜从天降。那酒后的中二病和昨夜近乎昏迷的睡眠也就说得通了。精神力不稳定的表现。

      想到这里他赶忙将身上的水搽干净。跑回卧室盘膝坐到床上。进入冥想状态。

      直到两个小时后他才悠悠醒来。精神力是稳定下来了。魔力在识海里液化的也很稳定。没有再退回气化的表现。但因为自己识海里的魔力只是液化了,也就是体积缩水了,但魔力总量没有太大提升,什么时候能重新将识海用液态的魔力填满还是个问题。

      而且学徒阶的冥想法恢复魔力太缓慢了。幸好自己那冒险达成的效果还在,可以源源不断的恢复魔力。

      当初爱德华觉醒前世记忆之后,就觉得自己的天赋太差。原因是冥想的时候吸收的魔力太少。魔力增长的速度太慢。放在修仙小说里就是根骨太差,灵根品质不足。

      那怎么办呢?爱德华很大胆的来了次自我人体炼成。给自己增加“灵根”。

      严格来讲,那并不算人体炼成。只是爱德华用自己发现的超魔道材料为自己在后背皮下植入了一个一直在运转的魔力聚集法阵。

      那柄誓约胜利之剑就是他在植入“灵根”之前的实验产物。最初只是一把牙签大小的微型宝剑。在注入魔力后变得削铁如泥。最后他用他那点可怜的魔力,每天让那柄剑成长一点。最后变成了骑士公主手里的样子。虽然没有宝具那种“不可见”的属性,但断钢之名名副其实。

      而那个一直在运转的魔法阵,虽然聚集的魔力微乎其微,甚至让魔力敏感的人也察觉不到。但那一丝丝的魔力时刻不停的冲刷着爱德华的身体。让他的识海时时刻刻的在微微涨大,直到半年以前他的识海不再扩张,精神力不再增长才停止了运转。

      由于长期魔力冲刷的结果,爱德华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力气逐渐变大,赘肉逐渐消失,肌肉线条开始分明。

      幸好这个过程是微微渐进的。不会有掌握不好力气在吃饭时把勺子扭断的尴尬事发生。

      肌肉也没有发达到前世州长那种夸张造型。最终变成了八块腹肌人鱼线,怎么吃都吃不胖的那种人。

      想到这里爱德华不禁感叹,我终于活成前世羡慕嫉妒恨的样子了吗?

      幸好自己的发际线没有变化,没有变成我秃了也变强了的呆萌超人,也没有变得毛发浓密对着月亮狂吠的狼人。

      这都让爱德华认为自己的炼金术士也是“术士”的一种了。

      至于爱德华如何能够制造出碳纳米管的,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爱德华觉得,在制造出真正的阿瓦隆之前,打死都不能说。

      将思绪整理清晰,爱德华觉得神清气爽。窗外天色微明,邻家的公鸡开始打鸣。新的一天开始了。

      PS:新人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