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果冻传媒

      第63章 希望工坊输定了!

      对于郭坤,陈米还是存了点希望的,不然也不会再给他一次机会,毕竟他是韩炀认定的朋友,如果他的存在对于韩炀来说不再是潜在的风险,陈米也乐于对他好一点。

      所以当这番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陈米多少还是有些生气的。

      “好啊,既然你觉得彩虹工坊好,那你直接去那里得了,我在我们希望工坊,怕是委屈了你!”

      郭坤心里打的什么主意陈米不清楚,但是他听了陈米这番话之后,便没有再继续跟陈米争论,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之后便离开了。

      如此看来,他目前并没有离开希望工坊的打算。

      陈米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但愿是自己多想了。

      转眼到了第二天,袜子大赛正式评选的日子。

      陈米带着自己设计好的新款袜子来到了会场,郭坤竟然早早地就到了,他看见陈米来了以后,一脸得瑟地走到她跟前。

      “我劝你还是退赛得了,今天的评比你输定了,现在退赛还能保全点颜面,别到时候输了哭鼻子事小,让整个希望工坊跟着丢人事大!”

      饶是陈米再淡定,即将比赛之时听到这样的话,多少都让人觉得膈应。

      “咱们走着瞧。”

      她留下一句,目不转睛地从郭坤的身边走过,再没分一个眼神给他。

      评比正式开始,彩虹袜厂作为多年的老厂,当仁不让地排在第一个。

      当他们拿出参与此次评选的新款袜子时,陈米不由冷笑出声。

      彩虹工坊拿出的这双袜子,宽松波浪边设计的袜口,夹着彩虹线条配色,的确让人眼前一亮,围观的人群一阵高呼。

      “果然是彩虹工坊出品,这款式太漂亮了,什么时候上市啊,我现在就想买一双了。”

      “老厂子就是有底蕴,多年的品牌咱们也信得过。”

      “就是就是。”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表支持彩虹工坊的言论,彩虹工坊的代表听了一脸骄傲地看着陈米,仿佛现在他们就已经赢了比赛一样。

      突然,一个幸灾乐祸的男生喊到:“彩虹工坊牛逼!希望工坊输定了!”

      人群就爱凑人闹,有第一个便有第二个,在场有几个人开始给希望工坊喝倒彩。

      陈米转头一看,带头的赫然就是郭坤。

      主办方的代表也有些尴尬,但他还是按照流程宣布希望工坊开始展示。

      陈米不理会捣乱的人群,淡定地拿出了自己设计的袜子。

      纯色的袜子加袜口蕾丝花边的设计,让人感觉干净整洁又精致无比,不光新颖,而且时尚。

      这袜子一出,人群有一瞬间的失声,至少有两秒钟的时间一丁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天呐,这种袜子希望工坊真的会量产吗?感觉好像只有高干家的大小姐才能穿的起的样子,这也太好看了吧。”

      不知谁先说了一句,一句话便说进了众人的心坎里,刚刚喝倒彩的几个人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郭坤直接傻眼了。

      陈米看着众人的反应,这是她预料之中的效果。

      “我们平时穿袜子,袜口露在外面,无论裤子长短,总会被人看到,所以颜色搭配就很让人苦恼,一个不留神就会显得很丑,但是现在我加了点缀在上面,蕾丝花边的设计不仅美观,最重要的是凸现年轻人的精致气质,这款袜子,可以说是小年轻,小女孩的首选。”

      陈米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的灵感来源和设计理念,她清晰的思路和不俗的谈吐,得到了主办方的一致好评,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她拿出来的作品的确够硬。

      市管部主任看着陈米说了她的想法,觉得也应该给彩虹工坊一次机会,他主动询问彩虹工坊的代表他们作品的设计意图和灵感来源是什么。

      彩虹工坊的代表一听,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急得一脑门汗。

      市管部主任还以为他是不善言辞,刚想鼓励他几句,陈米淡定地说到:“主任您还是别难为他了,彩虹工坊拿出来的这个是半成品,当然说不出来了。”

      市管部主任一听,疑惑地看着陈米问:“这话怎么说?”

      陈米不慌不忙,淡定地指着自己的袜子说:“主任您看,除去这蕾丝花纹,是不是跟彩虹工坊的作品很像?”

      众人按照陈米的引导一看,的确是这个样子,看向彩虹工坊的眼神不由都带了几分狐疑。

      陈米接着说到:“之所以是波浪边,就是为了更好地风之蕾丝花纹,彩虹工坊这边是按照未完成的设计图设计的,所以说只能算是个半成品。”

      众人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彩虹工坊的人臊的不行,恼羞成怒地指着陈米喊到:“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这么设计,自然是有我们自己的理由的,这波浪边的设计,是为了……是为了让人穿的更舒服!”

      陈米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彩虹工坊的人胡编乱造着设计理念,她这种神情,比指着人鼻子直接骂人抄袭都让人觉得恼火。

      彩虹工坊的人气的要死,可陈米就一副‘行行行,我看你还能怎么编’的模样。

      彩虹工坊的人无法,看着市管部主任强词夺理道:“主任,希望工坊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我们抄袭,陈米这么说完全就是污蔑,我们可以告他们!”

      “谁说我们没有证据!”彩虹工坊代表的话音刚落,一个挺拔的身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赫然就是一直没露面的韩炀。

      只见地步履坚定地走到评选台前,手里拿着两份设计图,他将设计图递给市管部主任。

      “主任,您看了这两份设计图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市管部主任从韩炀手里接过了设计图,他看了看陈米,又看了看彩虹工坊的代表,他们一个沉着冷静,一个眼神闪躲,不用看手里的设计图,市管部主任就已经大体才到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就算要判定彩虹工坊抄袭也是要讲证据的,他低头看起了手里的设计图,这两份设计图有一幅是复印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