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直播聚合

      李珩始终没有忘记,山坳截杀的场景,倘若不是有所警惕,他早就被滚石压在下面,早早投胎去了。

      此仇不报,非人哉!

      本来,李珩是打算先解决高县丞与城北米铺宋掌柜的联手绝杀,再腾出手来收拾那群黑衣人。

      但事情就是这么巧妙,一针一线,将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了,收拾那群黑衣人,似乎已经是必要的了。

      “谋定而后动的势力?”吴元山愣了愣,随即开口回复,“不就是那联络地方的地下势力么,有一个分部就是专门对外的杀手组织,接受雇佣,价格高昂无比。只要出的金钱够多,甚至可以暗杀皇亲国戚,伪造成各种假死迹象。”

      李珩瞳孔不由得一缩,这些黑衣人的背后,有这么大的背景么。一个能接暗杀皇亲国戚的杀手组织,居然只是那个地下势力的一个分部,简直难以想象。

      一个分部,有着杀手组织的实质。那其它的分部,又是什么情况呢?

      这哪里是一个地下势力,分明就是地下世界的霸主。换句话说,这就是个没有昭告天下的地下皇朝!

      不过,这些有待考证,毕竟只是吴元山一人说辞。

      “你确定有这么厉害的地下势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朝廷应该不会置之不理吧。”

      李珩觉得等会儿得去旁敲侧击一下苏翠丹,那女人的身份可不简单,肯定不只是表面上的金钗首饰掌柜身份。在这之前,先问问看吴元山,等会儿也有把握一些。

      “咳咳,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有听说啊,这其中都是有京城那些大家族的参与,不乏那些站立在朝堂上面圣的大官。当然,我也只是听说,真实性不清楚。”

      吴元山说了几句,眼神便是四处张望了一下,似乎在防备什么。

      李珩见此,若有所思,这样一来,难怪不得。

      等一下,这个庞大的地下势力,能暗杀皇亲国戚?

      李珩突然觉得脑门一凉,他想起来自己那块一字并肩王的令牌。如果不是原身已死,他怎么可能会穿到这具身体里来。

      那会是谁杀了这个隐藏身份的一字并肩王呢?

      答案,好像已经呼之欲出。

      难道,是龙椅上的那位?

      呵,谁知道呢,又没有记忆。

      李珩暗自摇了摇头,再多的猜测,最终都只是无疾而终。

      “行了,暂时没什么问你的了,先准备睡一觉吧。”李珩想了想,也没什么问的了,于是朝着吴元山招呼道。

      “你,你不讲信用!说好的,放了我!”吴元山闻言,心态瞬间爆炸。

      李珩愣了愣,随即笑了笑,“想什么呢,我就是放你出去,你真的想要出去吗?”

      “那肯定啊,谁喜欢被关在麻袋里,时不时被那个魔鬼当沙包打啊!”吴元山毫不犹豫地说道,不只是他的屁股,还有其他的地方,都在催促赶紧脱离魔鬼的手掌,否则早晚被活活玩死。

      李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敢情这吴元山被抓起来后,就被捆在麻袋里,当人肉沙包,够惨的啊。基于人道,给予吴元山负一百的同情。

      呵,敢卖假新米的人,还指望自由,做梦呢。

      李珩心里臭骂归臭骂,表面并没有表现出来,缓缓说道:“可是,你要知道你那群同伙,已经暴露了。官府也下了悬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街上蹲着许多想要把你们拿来换赏钱,亦或者是活扒了你的人。”

      李珩此番话,并未作假,现在的形势就是这样,确实官府下了悬赏。

      呵,木县令现在又被强迫性的休假在府中……官府下达的悬赏令,肯定就是高县丞的首肯了。

      对于这个便宜老丈人,李珩倒是看不懂了,这人怎么回事啊。在这衙门里做了那么久的县令,结果就跟个刚来上任的新官一样,轻而易举就被人架空了位置,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疑惑归疑惑,李珩等会儿还是得回一趟木府,去找木县令商量一下。

      现在,木县令还是名义上堂堂正正的一县之令,哪怕现在几乎被高县丞架空了权力,但有些东西,终究还是掌握在木县令本人手里的。

      “真的假的?”吴元山大吃一惊,没有想到现在衙门掌管大权的高县丞,竟然会下这样的命令。如果这是真的,他可能刚出这个门,就会被许多无所事事的家伙,给抓去揍了再送官府里去不可啊。

      吴元山脑海里不停地闪过逃跑方案,但一想到这里正是午街边的金钗首饰,顿时就泄了气。

      “确定要现在出去吗?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毕竟我是讲诚信的。来,我给你松绑。”李珩变得分外热情,伸出手来,想要领教一下吴元山身上被绑成花一样的绳索。

      “别!我不出去了!我超喜欢在这里的!”吴元山见李珩不像是作假的,不顾屁股疼痛,连忙后挪,高喊道。

      “来嘛,来嘛,外面很精彩的,很多人都希望你出去的,助人为乐啊。”李珩可没想这么轻易放过吴元山,不好好恶心一下,都不好意思。

      “啊!真不出去啊!”吴元山蜷缩成一团,真打定了主意,不出去了。

      李珩见此,只能心头暗叹,要不是这个家伙还有一点儿利用价值,他准要丢到午街上去,看看那些红了眼的买米人,是怎么削这家伙的。

      呸!

      这时,一旁的孙大夫轻咳了一声。

      李珩回过头去,只见门帘处,苏翠丹正伸出媚眼来,悄悄瞅着眼前的场景,暗自发笑呢。

      “行吧,你不出去就算了。”李珩只好作罢,朝着那个倚靠在柱子上的苏梦说道:

      “麻烦小梦姑娘,将这个家伙丢回去了。”

      “是啊,是啊。我很愿意回去的!”吴元山此刻强忍住内心的惊慌,附和道。

      苏梦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好,总感觉有一点儿恶意。

      李珩暗暗思索,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苏梦。

      等一下,莫非是……

      李珩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禁用异样的眼光,在苏梦与苏翠丹两人身上来回看了看。

      这个社会,居然还能这么开放,不得了不得了啊。

      两人性格一冷一热,似乎相得益彰啊。

      李珩不禁暗自感慨了一下,还好自己已经是有妻子的人了,不然还真有去打听一下的冲动。

      淡定,淡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