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视频app账号

      郑成林的反应让周涛有点惊讶,他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导致郑成林会如此客气。

      周涛在发愣,郑成林再次开口道:“小周干嘛呢,坐啊!”

      居然都直接改口叫小周了,这也太有点解释不通了。

      昨天可是这个人指名道姓要让人教训自己,警告自己的,怎么现在突然就变卦了呢?

      难道说,胡强回来之后,原封不动把自己的话带到了,然后他就心虚了?

      “郑部长,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周涛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进入正题。

      大家心照不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堂堂一个副部长,这样对一个新来的员工,本身就是一个很不科学的事情,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觉得必然有原因的。

      郑成林笑了笑,道:“小周果然是个聪明人啊!嗯,不错,我就是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郑部长你过奖了,我只是个送信的。”

      周涛如实回了一句,也不想跟他多费唇舌。

      在周涛心里面,比谁都清楚,郑成林跟自己压根就扯不上什么关系,硬要有什么,那就只有可能是昨天推广部陈星星偷取资料事件。

      这关系到的那个麦克文,必然与真郑成林有一定的交情关系。

      如此一来,应该是想让自己封口,不要将那件事张扬出去。

      “小周啊,听说你昨天才是第一天正式上班,怎么样,在这里上班习惯吗?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换部门之类的?”

      郑成林是个大腹便便的胖子,个子不算高,看起来有点油腻,倒是脸型也算是五官端正,干净整洁,不会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

      但见他笑嘻嘻的对着周涛说话,一看就是有目的的。

      周涛努力挤出一抹笑容,道:“郑部长见笑了,我才第二天上班,其实对公司也不太了解,有时候得罪了人也不知道。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郑部长还请见谅。至于换部门,这个暂时用不着吧。”

      对方的话周涛算是听明白了,换部门什么的,意思就是准备让自己做他的人,这样自己知道的事情他就可以确保不被泄露出去了。

      既然这样,周涛也就顺势给了他一个台阶,变相的说自己得罪了对方,希望对方别介意。

      职场就是这样,要想混下去,肯定需要打好关系,哪怕这个人你觉得他恶心的想吐,倒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该接触的还是要接触。

      “哈哈,得罪?没有的事。只是小周你也清楚,我们都是打工的,有时候,老板一句话,再不情愿也得去做。明白我的意思吧,有些误会,说清楚就没事了,对吧?”

      越说周涛越觉得这郑成林有些奇怪,自己竟然有点听不懂的样子。

      尤其是他的态度,反而让周涛觉得,他现在是在讨好自己,仿佛自己拥有他的什么把柄一样。

      顿时就让周涛纳闷儿了,这货到底咋回事?

      “额,郑部长你想说什么就明说了吧,我的理解能力真的不太好。”

      周涛不想猜来猜去的,于是直接开口说道。

      你是部长,你一天很闲,我只是个普通员工,还有大把信件等着自己去送,可没空在这里陪你瞎折腾。

      “好,我最喜欢和性格直爽的人打交道了!既然这样,那我也开门见山了。这样,我们做个交易,你想要什么样的职务,只要不是我的位子,我都能帮你办到,不过……”

      “交易?不过什么?”

      周涛越听越糊涂了,而且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手里面又没有什么值得用来交易的东西,这郑成林怕不是吃错药了吧。

      “怎么,小周你不愿意?”

      郑成林带着些许沮丧的表情,试探性的看着周涛。

      仿佛周涛要是拒绝的话,他会非常不高兴,光看他那紧咬的嘴唇就能知道。

      “不是,郑部长,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清楚要用什么来做交易。”

      “小周你别开玩笑了,拿出来吧,这东西在你手上未必是好事。而且你尽管提要求,我尽量满足。”

      郑成林说的跟诚恳,也很直接,看来是认真的。

      可越是这样,周涛越无语。

      “郑部长,如果你不说清楚,那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事。”

      周涛不想纠缠下去,已经站起身来,准备转身离开。

      “哼!给你敬酒你不吃,你偏吃罚酒是不是?我好言好语跟你说,你还敢跟我耍大牌,真以为你是温小姐推荐进来的,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终于郑成林开始发火了,瞬间撕破脸皮,露出凶相,与先前完全判若两人。

      温小姐?

      这下周涛更懵逼了,什么时候自己又变成温小姐推荐进来的了?

      等等,那封推荐信,好像也没有说是谁推荐的啊!

      奇了怪了,这家公司怎么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和人呢?

      特别是眼前这个郑成林,周涛更是无语,一会儿一个样,根本不知道他想干嘛。

      “我再说一遍,郑部长,我真没有什么东西与你交易的。”

      自己只是个送信的,有必要整那么复杂吗。

      “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胡强跟我说了,你居然知道是我派他来找你麻烦的,那你一定是偷拍或者偷听过我了!所以,你手里一定有偷拍我,或者偷听我的照片视频或者录音。现在我就一个要求,把你偷拍我的照片视频或者偷听的录音全部交出来,同时答应替我保住秘密,否则,我保证你在公司待不上一个月!”

      郑成林怒指着周涛,威胁之意满满。

      不过他这个脑补能力,确实让周涛不得不佩服,连偷拍,录音这种都能想到,这是被迫害妄想症发作了吧。

      听到这里,周涛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他是怕自己有这些东西威胁到他,所以才对自己态度那么友善。

      看样子,他平时有不少的问题,才会如此妥协。

      既然如此,就算没有证据把柄,周涛也得装出一副有的样子来,这样对方想要为难自己也不行,而且如果可以,说不定还可以借此要挟,让他帮自己做些事情。

      反正是白嫖来的,不要白不要。

      于是周涛扭过身子,对着郑成林露出一抹浅笑:“原来你说的是这是啊,其实并没什么,我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郑部长大可放心,只要我能够在公司好好发展,我保证你的秘密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好小子,还真的是这样!你是不是总公司派来的?你背后的人是谁?你来公司的目的是什么?”

      似乎一切都如郑成林所想的那样,于是他便开始接连发出质问。

      既然如他猜想的那样,那周涛能进入公司就绝对不是偶然事件,必定是特定安排的。

      别忘了,他昨天一来就发现了推广部的秘密!

      一个初来乍到的小白新人,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发现了这种事情呢?

      同时,他又怎么可能在销售部安装摄像头,窃听器偷拍偷听呢?

      所以,极有可能他是带着任务来的,而且相信在各个部门应该都有他的接洽人员。

      如果自己推测没错的话,周涛应该是总部那边派过来的,说不定是要调查什么。

      看来以后做事都得小心了。

      “郑部长,有些事情,心照不宣,你问我背后有谁,我也想知道你背后有谁,但你会说吗?”

      周涛非常聪明,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一番。

      反正自己什么都没有承认,也什么都没有否认,全都是他自己胡乱臆想的,就算查出来啥都不是,也不算自己撒谎。

      “好一张伶牙俐齿!不愧是总公司派来的,难怪行事作风如此乖张。行,你只要答应不将你知道的秘密说出去,我也答应你,只要我郑某人能办到,一定会竭尽所能帮你!”

      “好,一言为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