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中谍1国语

      这是郑活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真正的生死危机。

      当然就算不死,被希拉斯暗月抓去训练成第二个飞刀杂耍者,也是郑活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他绝不奢望希拉斯暗月能在这里放他一马。

      毕竟这里可是艾泽拉斯大陆,从来都不是一个和平的地方,而希拉斯暗月也绝对不像是正义守序阵营的存在,真的落到希拉斯暗月的手上,绝对难以幸免。

      所以,来到异界的第一天,就有可能要栽在希拉斯暗月手上了。

      这也是郑活看一些异界作品时一直疑惑不解的地方,凭什么那些主角突然穿越到一个人生地不熟又充满战乱还战斗力爆表的地方,还能活得那么滋润,什么生死危机都遇不上?明明他们看起来也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毕竟就连现实世界中,去到一个陌生地方,也多的是对你心怀不轨一心想要害你的坏人,凭什么异界就没这样的人了?

      明明像他这样分分钟立了死亡flag的才是异界穿越比较合理的展开。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郑活也想无脑捡神兽,勾搭几个美女,但偏偏他已经被希拉斯暗月盯上了,这时候只好打起精神好好应付了。

      面对希拉斯暗月这种无理的刁难,认怂已经是无济于事了,因为人家摆明了就是要为难你,你示弱求饶只会让人家对你更加肆无忌惮,所以这时候还不如硬气一些,想办法在气势上压倒别人,可能反而能让别人对你客气一点。

      尤其是这边还有这么多观众的情况,如果能想办法驳倒希拉斯暗月,将观众们都争取到自己这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郑活想了想,这时候冷哼一声道:“谁说这是一场游戏了?这明明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对决,比拼的是我们彼此的力量,谁告诉你……我在和你玩游戏了?”

      他冷笑道:“我只是使出了我自己的力量,当然你也使出了你的力量,大家都看在眼里,而现在的结果就是你输了……难道你还想不承认吗?”

      郑活三言两语将游戏变成了力量的比拼,当然他说的也没有错,这异界的机械战棋中本来就含有魔法的成分,将这个当成一场魔法力量的较量也是合理,反倒是希拉斯暗月输了不承认的做法,确实有些小家子气了。

      酒馆里的海盗们就有人听得暗暗点头。

      但大部分人还是不敢表现出支持郑活的态度的,毕竟另外一边可是传奇英雄希拉斯暗月,还带着他的一整个暗月马戏团,真的在这里得罪了他,谁也讨不了好。

      希拉斯暗月猛地大笑了起来。

      “如果你凭借的是你自己的力量,我当然无话可说。但是,你凭借的……也不是自己的力量吧?”

      他目光闪烁地看向郑活手中的“源生法杖”。

      “你凭借的,其实是你手中杖子的力量!你体内真正蕴含的力量,在我看来,就像是蝼蚁一样!”

      希拉斯暗月带有穿透性的目光让郑活身体一冷,仿佛整个人都被其看穿。

      郑活不由心里腹诽起来:你从一个现实宅男身上找力量,你是不是有病?

      郑活努力做出镇定的语气道:“我的力量,是你随便就可以看清的吗?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希拉斯暗月,这个世界广阔无比,多的是你还不曾了解的事物!”

      世界那么大,你要去看看!

      希拉斯暗月露出凶狠的笑容:“既然如此,那把你手里的杖子丢掉,我们再比一回吧!”

      想得倒美!

      郑活冷哼一声,指向头顶道:“那你让上面那个大眼睛闭上啊!我就和你再比一回!”

      希拉斯暗月刚才就是用那个暗月之月开挂的,如果他也不用大眼睛,两边公平对局,郑活才不相信自己会输。

      而且那大眼珠子也黄幽幽的,总让人觉得瘆得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希拉斯暗月表情一下子冰冷了下来:“暗月之眼岂是你可以亵渎的?!交出你手中的杖子吧,我还可以饶你一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是彻底撕破脸皮了。

      郑活冷笑了起来。

      总算知道希拉斯暗月的目的了,说到底,还是想要“源生法杖”啊!

      真是个厚颜无耻又横行霸道的家伙,这种人,也配当一名英雄吗?!

      ……其实还是配的。

      因为人家强啊……

      希拉斯暗月已经撕破了脸,浑身散发出恐怖的气势,将整个酒馆的海盗们都震慑得说不出话来。

      郑活吞了吞口水,强作镇定地站起来,跳下机械战棋装置,向那边的泽鲁斯走过去。

      “你的提议很有趣,我要……和我的船员商量一下!”

      郑活还记得鲍勃曾说的,只要找到泽鲁斯,在心里呼唤鲍勃,就可以凭借“源生法杖”的力量联系上鲍勃,让鲍勃接他们回去。

      现在惹上了不该惹的家伙,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再留下去只有死路一条,郑活就只有想办法跑路了。

      只要能够趁希拉斯暗月不注意的时候,过去抓住泽鲁斯,然后凭借“源生法杖”的力量,传送回游戏世界,他们就可以彻底脱离危险了。

      这里反正他们也不会来第二次,也不用去管他们逃脱后,希拉斯暗月会是怎样的暴跳如雷了。

      打定了主意,郑活一边向泽鲁斯走去,一边向泽鲁斯使眼色,让他快点过来。

      泽鲁斯却看着郑活,疑惑道:“小活,你眼睛怎么了,不舒服吗?”

      郑活脚步一个趔趄,险些被这逗比泽鲁斯气死。

      那还留在机械战棋装置上的希拉斯暗月突然皱起了眉头。

      “挡住他们,不要让他们继续行动了!”

      希拉斯暗月一声令下,暗月兔子更加用力地一爪子将泽鲁斯按在地上,郑活身边突然黑影闪动,跳过来三个马戏团小丑将他团团围住。

      郑活额角流下冷汗,不得不停住脚步。

      这希拉斯暗月过于谨慎了,明明拥有绝对强大的力量,却还是不肯留下一丝空隙,让他连最后一丝逃跑的机会都要断绝了。

      希拉斯暗月冷哼道:“抓住他,把那根杖子拿过来!”

      这边三个马戏团小丑露出滑稽又尖锐的笑声,笑嘻嘻地向郑活逼近。

      郑活有些不安地道:“你们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就叫了!”

      三个马戏团小丑却已张牙舞爪地向郑活扑来。

      情急之下,郑活将“源生法杖”往前一推,一股磅礴力量突然从“源生法杖”中生出,将三个马戏团小丑推飞了出去。

      郑活趁机绕过三个马戏团小丑就往那边的泽鲁斯冲去。

      “小泽,快过来!”

      机械装置上的希拉斯暗月看着郑活手上的“源生法杖”,露出贪婪的目光。

      那果然不是普通的宝物,那股力量,难道是……

      希拉斯暗月大喝起来:“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希拉斯暗月已经迫不及待地将那“源生法杖”拿在自己手中了。

      郑活拼命向前狂冲着,突然一个刀锋舞娘和一个火圈鬼母向他扑来,两个怪物一个丢着刀,一个丢着火,满面狰狞。

      郑活大叫一声,“源生法杖”连挥,砰砰两声将刀锋舞娘和火圈鬼母砸飞出去。

      郑活的黑色长袍却被那刀锋和火圈刮到,变得破破烂烂。

      前方又出现一个高跷艺人,举着两米长的大叉居高临下向郑活猛捅过来。

      这一捅又凶又急,郑活哪怕拿着“源生法杖”也不敢硬接,脚步一滑闪过大叉,从高跷艺人的胯下钻了过去。

      刚钻过那两根高跷,一抬头,眼前却是一个大力士伸手向他推来。

      郑活来不及躲闪,连忙用“源生法杖”一挡。

      “砰”的一声,这一次“源生法杖”再挡不住那恐怖的怪力,被压着撞到郑活身上,带着郑活一起飞了出去。

      郑活半空中看到泽鲁斯就在大力士的身后,咫尺的距离,却成为不可逾越的鸿沟。

      郑活摔在地上,好在有“源生法杖”保护,并不是很疼。

      刚要爬起来继续向泽鲁斯冲去,一个黑影突然跃到他的面前。

      那是血红眼眸的兔子,浑身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后面稳坐于战棋装置上的希拉斯暗月冷喝道:“杀了他!”

      暗月兔子眼前闪过一丝寒芒,毫不犹豫再化作一道黑影向郑活冲来!

      郑活就在这一刻心里跌到谷底,死亡的威胁离他如此之近。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了吗?!

      郑活完全做不出反应,只能看着飞速冲来的暗月兔子,紧紧咬牙,内心充满恐惧。

      后面高高在上的希拉斯暗月脸上露出暴虐的笑容,仿佛在得意着郑活即将死去。

      郑活绝望地闭上眼睛,暗道:“我命休矣!”

      嘭——

      突然眼前传来温暖的气息,预想中的痛苦并没有降临在身上。

      郑活愕然睁开眼,却见一个戴着漆黑乌鸦面具的身影,举着一面金黄的大盾,挡在了郑活面前。

      那是黑鸦酒馆的主人——黑鸦!

      暗月兔子的冲击打在黑鸦的大盾上,甚至不能让他的身躯稍微动摇一下。

      郑活被完美地保护了起来。

      所有人惊讶地看着突然出手的黑鸦。

      希拉斯暗月脸色一变,语带威胁地冷喝道:“你敢和我作对?!”

      黑鸦抬起头,乌鸦面具中透出毫无畏惧的眼神,淡淡开口:

      “这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酒馆,谁也不准……在这里捣乱!”

      郑活还是第一次听到黑鸦的声音,那声音沉稳中透着坚定,显出不凡的信念,让人一听就能感到安心。

      是啊,这里是黑鸦酒馆,不法之徒永远的庇护所,谁也不能在这里闹事……希拉斯暗月也不例外!

      面对黑鸦毫不相让的目光,希拉斯暗月脸色彻底阴冷了下来,用冷漠的声音深深道:

      “既然如此,你也和他……一起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