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飘花电影在线

      萧条的农村小街上,陆明月漫无目的地闲逛。

      她也不知道要去哪,电话亭早几年就拆了,最后不知不觉走到了村里的的小卖部门前。

      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挨家挨户还用有线电话,小卖部有台公用的,按时间收费。

      陆明月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拨给秦沂舟。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那头的男人有些疑惑,问,“陆明月?”

      陆明月惊讶,“你怎么知道是我?这是公用电话?”

      “这号码我只给了你一个人,你说呢?”秦沂舟挪动了下椅子,似乎走去了个安静的地方,“几天了,半个消息也不回,我还当你跑了。”

      陆明月听得心头一暖,便倚着脏兮兮的墙壁,和秦沂舟慢慢讲了起来,“之前在忙实验,最近……我和家人回老家祭祖了,这里没有信号。”

      秦沂舟听罢狠狠皱眉,问她,“把地址告诉我。”

      陆明月报了一串地址,笑着说,“你不知道我家从前住在贫困县吧?”

      “这里规矩还挺多,女人不能进祠堂,得跪在门口,我不想跪,就说——我要打电话给你,我爸一听就怕了,也不敢拦着我。”

      陆明月轻描淡写的话让秦沂舟心头一沉,飞速敲着电脑搜索陆明月老家的位置。

      这种交通闭塞的深山老林,连手机信号都没有,鬼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秦沂舟眉心的沟壑越来越深,在电话中叮嘱她,“你尽快回家人身边,不要乱跑,提早回来,我派人去接你们。”

      “可别了,我可不想回去跪着伺候那群叔叔伯伯!”回想起刚刚被恶心男人搂过腰,陆明月愤怒地踢了两下墙角。

      秦沂舟已经开始更改自己未来几天的日程,不断在电话里叮嘱她,“你乖,先回父母身边,这种农村——”

      “行了行了,我零钱要没了,回去再说,挂了!”

      男人在那头还没说完,陆明月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没零钱只是个借口,回想起重生前在陆家受过的屈辱,她实在不肯甘心。

      重活了一次才想明白,她没必要事事都按陆光祖说的去做,恪守陆家那些重男轻女的狗屁规矩!

      非但如此,陆光祖不是很爱面子吗?

      就让他一次出尽风头!

      陆明月满心欢喜地在村里布置着自己的计划,没想到,还没等来陆光祖出丑,自己倒先被人摆了一道。

      晚上的酒席她被人下了安眠药,等醒来时,四周一片漆黑。

      身边还躺着一个陌生男人。

      瞬间,陆明月只觉得头皮发麻,用最快的速度跳下了床,把屋里所有灯都打开了。

      “你是谁!这是干什么!”陆明月抄起屋中生了锈的水壶,满眼警惕看着这个男人。

      他大约三十多岁,穿着一身破烂的运动服,头发油得像几个月没洗,跻着人字拖正要爬上床。

      不巧陆明月中途醒了,两人大眼瞪着小眼,在屋中对峙。

      没等陆明月骂出来,他倒是先啐了口痰,怒骂说,“个不识抬举的小贱人,老子这是帮你驱邪,你还不赶紧滚过来!”

      “什么驱邪?谁让你来的!”陆明月一步步向大门靠近,却发现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了,当下心头一惊。

      男人在这时靠了过来,毫不在意地解起了运动裤的腰带,“还不是你身上沾了脏东西!”

      “快点,自己滚去床上躺着,还要老子抱你上去不成?”

      他是村里有名的光棍,三十多岁了没娶媳妇,听人说自己阳气重,要帮一个小姑娘驱邪。

      没想到这小姑娘长得倒是白净,就是不听话,要是再乖一点,说不准自己今晚就——

      想到这里,他蛮横地撕扯起了陆明月的衬衫!

      “你妈的,这都是什么玩意!”陆明月怒火中烧,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抄起水壶朝男人头顶猛砸!

      砰——

      那男人毫无防备被砸得满头鲜血,恨意涌上心头,他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揪起陆明月的领口狠狠往大门上甩!

      “唔!”陆明月被他掐着脖子,几乎无法呼吸,一下又一下地往大门上撞。

      饶是这样大的动静,都没人听到了来救她。

      “……要不是你妈跪下来求我,我才不会睡你一晚,你当自己是什么货色?”

      陆明月被他掐得几乎缺氧,眼前一阵阵泛黑,仿佛又回到了重生前的那个房间。

      绝望的哭喊,亲人的冷漠,她最终惨死……怎么剧本还是和从前一样!

      “你……滚!”不甘心就这样结束的陆明月用尽全力踹向男人的肚子,身子腾空撞碎了门上的玻璃,滚落到了院子里。

      一阵天旋地转,她强忍着不适,拼尽全力朝院门狂奔。

      就在撞开院门的那一刹那,猝不及防跌进了个温暖的怀抱。

      铺天盖地袭来的甜甜柑橘味,让她狂跳的心脏逐渐归于平静,男人不假思索地将她颤抖的身体揽入怀中,胸口不住起伏,显然也是吓得不轻。

      知道是秦沂舟,陆明月鼻子一酸,就这么倒进了他怀里。

      “我要,我要气死了……这都什么人啊,上来就扒我衣服,他简直是找死!”

      陆明月在秦沂舟怀里抽噎着,身上全是碎玻璃划出的伤口,衣服也破破烂烂的,简直不能再可怜了。

      “别怕,别怕。”秦沂舟颤抖着擦去她脸上的血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晚来几分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陆明月骂骂咧咧地讲了自己被下药的全过程,身子没什么力气,全靠秦沂舟半抱着。

      她骂着骂着自己也哭得更凶了,哄也不肯听,秦沂舟只能慢慢帮她拍着背,顺着这位小祖宗。

      温柔的背后,秦沂舟暗色的黑眸中闪过一丝狠戾,在心里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处置这件事。

      “你个小婊子,给我滚进——你是谁?”男人捂着简单包扎过的额头,一出门便看见陆明月缩在秦沂舟的怀里。

      他想也不想张口便骂,“你知道该跟谁睡吗?邪还除不除了!给我滚过来!”

      深夜,这么大的动静,却没一个人赶来。

      冷静后陆明月低低笑了,这一切若非有人安排……若非是她爸妈亲手安排的,还有谁敢!

      秦沂舟忽然弯下腰,在陆明月耳边轻道,“媳妇,看来以后得教你几招防身术。”

      “什,什么?”

      陆明月还一脸茫然,秦沂舟让赶来的助理扶着她,自己则双手插在口袋里,朝那个男人走去。

      下一秒,他长腿一扫,狠狠踹在了那男人胸口!

      “卧槽,秦……你别闹出人命啊!”陆明月难以置信地看着那男人被秦沂舟踹飞了好几米,爬都爬不起来。

      助理小声在陆明月耳边说,“您放心,秦总自有分寸。”

      “他说经常被老外的神逻辑气得肝火旺,于是在业余时间里修读了跆拳道黑带,是自由搏击俱乐部副主席,还对骨外科治疗……有所涉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