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机械人在线观看

      刘铭跟王旭峰接触时间长了,就知道这小子本性不赖,就是家里对他管教得比较松散,慢慢养出一股子纨绔习气。自打那天被刘铭在星际游戏中血虐,接着几天又换了好几种竞技游戏,甚至包括扫雷,均被碾压取胜,现在对刘铭已经视若天神,整天介跟着他屁股后面转。

      刘铭突然发现老穆给自己安排这个”接线员”位置,真不错,能借叫电话的机会轻易同科室内的新老工程师们搭上话。

      “刘工!电话!”

      “来了,小刘!”

      “张工,楼下办公室让你去领津贴!”

      “好嘞!谢谢啊,小刘。”

      一来二去的,刘铭把科室里的人头都认识了大概齐,包括那几个跟他同年的新人。

      除了王旭峰和毕楚楚,还有另外两个男生,一个叫陆战,一个叫郭明。

      陆战,人如其名,阳光帅气,精神小伙儿一枚,据说家里几代从军,便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可谁成想这哥们叛逆期比较长,大学毕了业瞒着家里人,直接就跑来机械厂应聘。

      郭明,长得文质彬彬,说话办事一板一眼,据说还是他们学校的辩论队长,戴着付高度近视眼镜,刘铭可以想象,这人绝对是穆主任心目中的设计师模板。

      有一次,刘铭去水房打水,郭明主动跑过来帮忙接电话,只听他问了几句后,便一直在那边摇头边说“没有”,最后来了一句“我们科组真没有这个人,麻烦你别再打过来了!”,说完把电话挂掉。

      “找谁的?”刘铭顺口问道。

      郭明一本正经地道:“这人要找大桃,你说奇怪不,咱们科组哪有姓大的呀?”

      “噗!”刘铭一口热水好悬喷到他脸上。

      而陶工,正在刘铭身后不远处,拎着个洗脸盆从水房回来……

      最令刘铭五体投地的,当属一位姓孙的老师傅。

      这位老爷子花甲之年,属于设计院返聘人员,负责给刘铭这帮子新兵审查图纸,发挥余热。只见他鹤发童颜,声若洪钟,常常一通电话打完,刘铭耳屎都被震出来几颗!

      听他的徒弟,司机王胖子介绍说,孙师傅还是市里某民间武术学会会长,擅长八卦掌硬气功,一口大碗扣在肚子上,等闲三四条大汉都甭想把大碗拿下来!

      有次,孙老爷子过来接电话,说着说着便把话筒放到桌子上,双手半举,似环似抱,然后开始运气,吐纳,反复几次之后,长舒一口真气,又把电话拿起来,问电话的另一头:“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吓?这信息量可就太大了,刘铭听完,头皮都发麻。这是什么功夫?!古有隔山打牛,今有隔电话输气!

      “怪不得都想进设计院呢,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刘铭边摇头边望着那个健步如飞的背影感慨道。

      输送机室组主任办公室。

      “咚咚!”

      “进来!”

      “穆主任。”

      “刘铭?有事?”

      “周一分配给我的那四册图纸已经抄完,还有其他任务吗?”

      “你说什么?”穆秋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四册图纸已经抄完了。”刘铭微笑道,并把图册和优盘一并递了过来。

      刘铭微笑道,并把图册和优盘一并递了过来。

      穆秋这回是真惊到了。

      周一,穆秋赌气把图纸塞给刘铭,主要是想难为他一下,让他知道进退。那工作量,就算是位老工程师,也需要两个星期才能把图抄出来。

      这两天瞧着,刘铭老实了不少,正盘算着给他安排个师傅,指点他一下。没想到刘铭就交图了,还只用了三天!

      “每一张图都抄完了?”穆秋疑迟问道。

      “是,我发现有两套图中,有两处问题,已经在图纸中标记出来,车架副拉杆是根空间杆,我用CAD中的三维功能做了放样,发现确实短了十公分。还有这个车轮轴,标准里应该是过盈配合,可标注却是间隙配合,需要跟设计师确认一下。”

      穆秋边听边用电脑打开刘铭拿过来的U盘。

      每一册图都被分到一个以图号命名的文件夹里,20余张图纸按照文件名称,都整齐的排列在文件夹内。

      随手打开一张图纸,条理清晰,布局合理,尺寸标记完整且均按照比例制图,可以说,这是一张比原版图集还要完美的电子版图纸!

      “主任?”

      “啊?你是怎么画这么快的?”穆秋深吸一口气问道,此时他对刘铭的好感急剧上升,颇有一种潘家园捡到漏儿的感觉。

      “对软件快捷键熟悉,再加上手快罢了。”刘铭爽快的答道,以自己浸淫在CAD制图软件上十余年的功力,再配上玩游戏280+APM的手速,快得已经不能用运指如飞来形容。穆秋望着刘铭那双修长如玉的手,再看看自己这双满是老茧的手,既羡慕又失落。

      刘铭又道:“另外,我发现我们院里的工程师们,几乎都不使用制图辅助工具,像标题栏和明细表这些,仍在用线条一笔一笔的画,这样制图速度肯定很慢。”

      “什么是制图辅助工具?”穆秋急忙问道。

      “CAD这种软件,很多软件公司都对它有二次开发,用来适应更加细分的行业需求。像我们设计院,就应该使用机械制图方面的辅助软件,用天河公司刚出的那款应用软件2000版,制图效率会高一些,但也需要适应。”刘铭细细讲解开来。

      “好!这个事儿,先从你们几个新人试验,如果那个软件效率确实很高,再大面积使用!”穆秋兴奋道:“还有,马上就给我电脑里拷一份这种软件!”

      “好,我这就把安装文件都拷过来,也给他们几个一份,看看大伙能适应不。”刘铭道。

      刘铭从老穆办公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正要用U盘从电脑中拷文件。却发现自己那张桌子上,有人留下一张纸条。

      刘铭用的还是那张桌子是公共电话桌,经常有人会接打电话之后,忘记把自己记的东西带走。

      刘铭起初也不以为意,认为过一会儿自然有人想起来,把它取走。可直到刘铭再次回来也不曾有人来取。正巧一阵过堂风,把纸条吹到地上,刘铭伸手去拾,无意间看到了写在纸条上的一行小字。

      “水塔,2-55。”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