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年人

      位于迪迦之村不远处的大森林,是目前整个达克莱斯星上保存得最为完好的生态系统了,这也得益于降神之地的光明之力的庇护,使得这些植物免受黑暗支配者的荼毒。

      达克莱斯的森林里,芙蕾雅正和哈姆小心翼翼地寻找着猎物,生怕发出太大的动静惊动了它们,她缓缓穿过草丛,一只野兔便出现在了面前,她悄悄蹲下身子,将自己隐藏在高高的杂草丛中,草尖上悬挂的露珠浸湿了她的衣服,可芙蕾雅全浑然不知,她的注意力全在眼前这只活蹦乱跳野兔身上。

      她缓缓抽出一支弓箭,搭上了弓弦,用力拉满,瞄准着不远处空地上的野兔。

      “唔...”这时,哈姆突然轻轻咬住了芙蕾雅的衣角,似乎想要拖走她的意思。

      “别闹!哈姆,关键时刻!”芙蕾雅朝身旁的哈姆悄悄说道,便继续瞄准。

      见芙蕾雅没有理会自己,着急的哈姆只能用头使劲去蹭芙蕾雅,引起她的注意。

      “你到底想干嘛?哈姆,我都没法瞄准了!”芙蕾雅有些生气,转过头气呼呼地嘟着嘴,看着眼前的哈姆问道。

      “唔...”哈姆发出阵阵低吟,似乎在畏惧这什么,它的眼中充满了不安与恐惧,似乎想要拉着自己逃走。

      “怎么了,哈姆?”芙蕾雅看着哈姆这可怜样,立刻就心软了,放下了手中的弓箭,摸着哈姆的头温柔地问道。

      可此时的哈姆突然惊恐地埋下头,并用前爪拼命地拉着芙蕾雅,也想让她低下头隐蔽。

      “你究竟?”芙蕾雅还在疑惑,却无意间瞥见了不远处的空地,刚才的兔子正被一个奇怪的人叼在嘴里撕咬,血流如注。

      眼前这惊恐的一幕让芙蕾雅立刻捂住嘴,不让受到惊吓的自己叫出声来,她缓缓退回,蜷缩身子,将自己隐藏在茂盛的杂草中,这些能齐到大腿处的杂草很好地将自己隐蔽起来,芙蕾雅大气都不敢出,紧张地观察着眼前的怪人。

      这个怪人外形与人类无异,却长着一个极其丑陋的鱼类头部,脸上布满了恶心的鳞片,上面还流淌着令人作呕的粘液。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芙蕾雅有些害怕,但她不敢发出丝毫声音,只好老老实实的隐蔽在原地,等这个怪物自行离去。

      “呐塔,沙沙鲁,昆达!”鱼头人身的怪物在大快朵颐后,将残破不堪的兔子尸体放在面前,缓缓站起身来,双手凝结着一些类似于咒印的东西,满是鲜血的嘴里念念有词,全是一些芙蕾雅听不懂的语言。

      可就在这时,恐怖的一幕发生了,一道亮着黑光的法阵以野兔尸体为中心缓缓浮现,一道道浓郁的黑气从中飘出,包裹住了尸体,在怪物的吟诵下,芙蕾雅隐隐约约看到从哪个法阵中伸出几条恶心的触手,将一团兔子形状的白雾从尸体中抽出,拉入了深渊,而后尸体在黑气的侵蚀下竟然活了过来,一些恶心的触手和肉团组成了它新的身体,野兔的双眼亮起一道赤红的光芒,缓缓站起,宛如地狱归来的恶鬼,令人心悸。

      “我的天哪...”芙蕾雅看呆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被咬得残破不堪的尸体,竟然复活了!这是什么邪恶的法术?

      复活的野兔开始东张西望,鼻子反复抽动,似乎在嗅着什么,而后,宛如僵尸般的兔子缓缓转过头,赤红的目光锁定了芙蕾雅所在的草丛。

      “得赶快离开这!”芙蕾雅顿时感觉到危险的逼近,连忙退后想要逃跑,可怪物怒吼一声,跟那只兔子一起冲来了过来。

      “啊!”芙蕾雅发出一声惨叫,被冲来的怪物所惊吓的她慌不择路,脚被地上盘踞的藤蔓所绊到,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上。

      “沙沙鲁,基鲁!”鱼头怪物嘴里念动着陌生的语言,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上面还残留着丝丝鲜血,径直向地上的芙蕾雅扑了过来。

      “汪!”一旁的哈姆怒吼一声,救主心切的它纵身一跃,撞开了扑来的怪物。

      “哈姆!”芙蕾雅大喊着,连忙抽出脚来,捡起地上的弓箭,对准怪物的鱼头就是一箭,锋利的箭矢没入他鼓胀的死鱼眼,插入他的眼窝中,怪物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疼的打滚。

      “汪!”哈姆乘胜追击,一口咬住了扑上来的野兔,锋利的牙齿刺穿了它的身体,哈姆表情难受地将野兔甩在地上,不断地恶心干呕,看来这死而复生的野兔味道可不怎么样。

      “哈姆,没事吧?”芙蕾雅连忙跑到哈姆的身旁,摸着它毛茸茸的头说道。

      “沙沙鲁,欧嘎!”此刻,鱼头怪物奋力扯出了眼部的箭矢,将沾满粘稠的混合物的箭头丢在一边,他被重伤的眼窝开始冒出一股股黑气,看上去恐怖异常。

      “该死的怪物!”芙蕾雅朝着眼前这个怪物怒骂道,尽管内心的恐惧让她的手脚剧烈发抖,但这些恐惧却转化为了极端的愤怒,她鼓起勇气再次从箭袋里抽出一支弓矢,搭上弓弦。

      “基鲁!”鱼头怪物朝着眼前的芙蕾雅发出一声怒吼,张开了他的血盆大口,加快速度冲了过来。

      “死吧!”芙蕾雅松开拉弦的手指,离弦之箭撕破周围的空气,以极快的速度命中了怪物的心脏,锋利的箭头穿透了他的左胸,这股强大的冲击力也带着他连退几步,跪倒在地上。

      “沙沙鲁,嘎鲁...”怪物半跪在地上,眼神开始变得空洞,而后头颅缓缓垂下,倒在了地上,没了生气。

      “呼...呼...”如释重负的芙蕾雅一下跪在地上,不断地喘着粗气,死里逃生的紧张感到现在还未退散,她看着眼前似乎已经死亡的怪物,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小心翼翼地伸过去,用了戳了戳,没有任何动静。

      芙蕾雅不敢掉以轻心,又捡起一块石头,朝着他狠狠扔了过去,依然是没有动静。

      “汪汪。”一旁的哈姆叫了两声,然后朝鱼人怪物的尸体走去。

      “小心,哈姆!”芙蕾雅连忙拉回了哈姆,她始终觉得着怪物没死透,于是再出抽出一支箭,瞄准他的头部再次一箭射出,箭矢再次没入他那粘稠的鱼头,但怪物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的确死透了。”芙蕾雅长长的松了口气,没想到一如往常的清晨出猎,竟然遇上这种事,还真够倒霉的。

      芙蕾雅忍着恶心将箭头上沾着的污秽在杂草上擦拭干净,而后收回箭袋,收拾完后,她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回这个怪物身上。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芙蕾雅用脚踩着他的身体,用力一蹬,给他翻了个转,这时,芙蕾雅惊讶地发现这个怪物竟然还穿着人类的衣服,衣服上的口袋里似乎还装这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芙蕾雅伸出手探入怪物的口袋,摸到了一枚冰凉的圆形物体,掏出来一看,是一枚徽章,上面印着一个巨大的海螺图案。

      “这个图案,我好像在哪见过?”芙蕾雅仔细观察着手中这枚徽章,感觉很熟悉,却始终想不起来。

      “算了,先收着,看看还有什么。”芙蕾雅将徽章揣进口袋,继续摸索着怪物的口袋,又从他身上发现了一张卷轴,这张卷轴老旧得有些褪色,芙蕾雅缓缓打开,却发现上面所写的文字自己一个也看不懂,这些宛如扭曲触手般的诡异文字看得芙蕾雅有些不适,在右下角,有着跟刚才徽章上一样的海螺图案。

      “算了,等回去问问村长吧,或许他知道一点。”芙蕾雅站起身来,将卷轴收入背包,带着哈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自己也无心再继续狩猎了,可就这么回去,肯定又要被姑妈问东问西,干脆去树屋待会吧,晚点再回去。

      在森林的中心,有一颗赫赫有名的参天大树,这棵树叫若达瑞利,寓意着蓬勃的生命力,已经有上万年历史了,得益于降神之地的浓郁光明力量,若达瑞利在万年后依然生意盎然,枝繁叶茂,高大挺拔的树干直冲云霄,浓荫蔽天的枝叶像一把遮天蔽日的叶伞,庇护着树下的生灵。

      芙蕾雅很轻易地就找到了这颗标志性的巨树,几座典雅的楠木楼梯盘踞在树干上,连接着树上的木屋,木屋屋檐下,悬挂着几只银光闪闪的风铃,每有微风吹过,风铃便会发出清脆的铃声,令人感受到一种源于大自然的宁静。

      这个木屋是迪迦之村的猎人们为了方便休息而建造的,从小就喜欢跟着大人们出去打猎的芙蕾雅自然对这个树屋十分熟悉,她登上木梯,进到屋内,屋里朴素又熟悉的简陋家具让芙蕾雅又回忆起了以前的美好时光,她坐到猎人们用来休息的木床上,从怀中掏出一张旧得发黄的老照片,看着上面的抱着自己的父母陷入了沉默。

      而此时此刻,芙蕾雅所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再次出现了一个扭曲的深渊,一只只鱼头怪物从深渊中缓缓爬出,正向着若达瑞利包围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