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下载官方网站

      “我……打疼你了。”景西正想上手去抚摸男人的脸颊,却被男人的大手一把抓住反扣在了怀里。

      “没,西儿,这是第一次你没有去控制你自己的行为,如此真实的一面,真实可爱。西儿,可以以后一直这样可爱,把你最真实的一面展示出来吗?”

      男人看中的点根本不在自己想象的方面上,不由得让她愣了愣。

      她,该不会是一巴掌下去把这位威风凛凛的端王爷给直接打傻了吧。

      怎么看上去说起话来,又丁点不像正常人了。

      “没正经,老男人。”景西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胡须,轻轻一揪。

      夏云溪就喜欢这丫头放肆大胆的样子,因为这样才真实,不需要像在别人面前一样演戏一般的带一张面具。

      他宠溺的勾了勾唇角,无论这丫头如何放肆,哪怕是被自己宠的无法无天,那都是能证明自己能力的象征。

      马车之外,三个大老爷们完全属于是大眼瞪小眼的状态。

      “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没声音了?”碧落贼眉鼠眼的样子,活像一个打探消息的贩夫走卒一般。

      黄泉十分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难不成你还想听点什么声音?就王爷这样的性子能让你听出来个什么,那才真是活见鬼了吧。

      聂合非才算是三个人中最淡定的,瞧了那两位一眼,瞥了一眼碧落和黄泉之后,神秘的勾了勾唇角。

      “这端王府日后若是有了小世子可就热闹了。”

      “啥,世子,难道王妃有喜了?不对,王爷出征这么久,才回来几日?”

      碧落傻了吧唧的拿着指头算的样子,差点让这两个人一脚把他踹下马车。

      “呸呸呸,你算这些干嘛?这是王爷应该操心的事情,我们应该操心的,可不在这上头看见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了吗?这年头想要惦记王妃位置的女人多了去了,这自荐枕席的也有臭不要脸的,也有比那些耍手段搞阴谋的也狠呢,我瞧王爷对咱们王妃的这片心是不会出半点问题的,就是不知道咱们王妃会不会因此而打扰了兴致以后你们两个也应该小心点……外边那些野草野花什么的要替王爷把好了关,怎么也不能让那些下三滥的女人接近王爷……难不成你们不盼着端王府早点有小世子?”

      聂合非神乎其神的一番话,差点要把这对儿兄弟给洗脑了。

      小世子?

      我的天哪,那是一个多么神圣的人啊。

      这两位可是天天盼夜夜盼,多希望端王爷能有位小世子,这样以后端王府也不会被人家说什么王爷不近女色,颇有断袖之癖……

      这两个人眼珠子一转还觉得聂合非说的煞有道理一般。

      “就比如说今天发生的这种事情,这种破烂女人,你们就应该拦在王爷的面前,万一要是有人对咱们王爷不轨,想要和王爷有了肌肤之亲,到时候再往王府里送,那岂不是要气死我的西儿妹妹?

      你们两个就要挡在这种女人的面前,不要让这种女人接近王爷!

      只有这样妥当的防范,才能为王府快一点迎来小世子啊,记住了吗?”

      “嗯。”碧落和黄泉在某人充分的洗脑之下,早就已经忘了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在这里听着这些的。

      很快就已经达成了一致,为了日后早一些可以迎接小世子的来临,一定要拼尽全力做好一切防护,目的保证端王妃开开心心的。这样才能迎来王府的小世子的诞生,车内的两个人有说有笑,一片祥和,却不知道车外的几个人已经暗暗发誓,就差煞血为盟互相保证了。

      端王府。

      秋儿和夏儿这两个丫头平日里是最关心王妃的,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没有在府门口恭候,在礼数上也是不周,虽然无人询问,不过聂合非下车时便发现了这一问题

      “这两个丫头去哪儿了?大老远的瞧见王妃回来了,一个个的竟然这么不懂规矩吗?”

      “回聂公子的话,原本上这两位姑娘是好好的等着王妃回来的,可不知道刚才出了什么事,两个丫头就去准备了一些东西,做奴才的也不敢问。”

      “喔?”聂合非眼里闪过了一道精明,自己大概是猜到了这两个丫头是个什么心思,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忍心全说出来而已,正打算去请示,却没想到王爷倒是率先一步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人睡得正香,这一下子只怕是连回禀都不能了,只要端王妃睡了,谁不知道端王爷是连公事都不肯的,就喜欢陪着。

      夏云溪平日里走路快一些,身后的几个奴才都是习惯的,可今日偏偏走得不慌不忙,缓慢之中又带着一丝优雅,说到底还不是怕怀里的人被惊醒,这丫头这两日只怕是奔波操劳,也没有睡好这件事到陛下那里复命不过是几句话的事儿,只是现在这情况,自己若是抽身走开,等人睡醒了之后见不到人,只怕是不好。

      “合非,带着本王的令牌进宫一趟,将这件事回禀给陛下,各种证据直接呈上去就是了。”

      “这……”聂合非平日里可谓是忠贞不二,但凡是端王爷吩咐的事情一定办到,而且是半点问题都不会问,也不会有的,可今日偏生的愣住了,只因为今日的事情过于棘手了一些事,关于勇毅侯府若是一不小心处置,只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端王爷,虽然平日里雷厉风行,手握重拳,那些人得罪不起,可是今日的事若是真的挑明了,那两个府上,如今可就算是撕破了脸,到时候无论陛下做什么样的打算,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对于日后行事可未必是好,但若是这件事真的就就此了之的话,那只怕同样的事对方做起来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他犹豫了那一下还想劝解,却看见王爷皱了皱眉,夏云溪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丝毫不打算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只是这样的动手便已经对外宣称了景西的身份。

      “好。”

      聂合非轻轻的叹了口气,毕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己只是一个办事之人,毕竟对于上面的命令是不允许有太多怀疑的,虽然在自己眼里这件事也许可以从别的办法上,但是到底这种杀鸡给猴看还不如让人更直观去面对来的自在。

      所以便算是应了下来。

      “人呢?”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传来了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手忙脚乱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奴才,不用说也知道这时候谁会来,只是这样的突然一时之间倒是叫人没个准备。屋子里的奴才零零散散的跪在了地上,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连大气不敢出,虽说这位威名在外,几位都不算是真正见过什么,可是终究心里还是有几分害怕的。

      “端太妃。”聂合非简简单单行了个礼,也不至于三倍三跪九叩的。只是瞧这位的脸色似乎并不怎么好,看样子发生的事大部分应该是已经听说过了。

      果然,端太妃脸色上一青一白显然已经是强装镇定,估计知道了闹开的事情,多多少少对于这个儿媳妇是有一些责怪的,其实一个做姨母的本不必去管那么宽的,但是说到底端王府上下没个女主人操持,这端王妃做什么事为先考虑,真做错了也是会叫人编排的,他倒不在乎这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只是纯粹的未必下来考虑吧。所以当这一位火急火燎的想要往里闯时,迎面便差点撞上了里面刚出来的人,一时之间那是无尽的尴尬撞在了一起。

      “太妃,这是有什么事急着见景西?”

      夏云溪显然是没有把眼前这位当回事,并没有任何行礼的意思,只是淡淡的两个字便已经撇清了两者之间的关系,端太妃知道这位心中的不满,所以没有大事尽量是不会来端王府的,更不愿意插手过问,可是如今这件事是逼得自己不得不来了。

      简单地皱了皱眉,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和那心底的不悦,早就已经写在了脸上,又岂是三言两语便可以说的清的。

      “身为一个女子,不抛头露面才是好的,如今既已经嫁入了端王府,怎么可以小孩子心性如此胡乱,作为引人揣测,也难怪……”

      这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人便已经变了脸色。

      夏云溪仔仔细细的抬起头,瞧着眼前的这位姨母并没有责怪,反而是淡淡的笑了出来。

      “也是,姨母平日里久居佛寺,自然是修得一副菩萨心肠,人云亦云,说什么便是什么,太多解释也没有什么用处,那就让碧落与您分说清楚吧,黄泉,去准备一间上房,估计今日姨母是不打算离开了,那就先住着吧,西儿这两天奔波的身子不适,没有胃口也吃不下东西才刚睡下,若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敢这个时候过去骚扰,那必定是要与本王为敌了!”他话音一落,根本顾得上在座的各位高兴还是不高兴,抖了抖袖子,转身便离去了,纵然这样的场面不过是再寻常不过,可还是把眼前的这位气得个够呛。

      “什么!他!他竟然……”端太妃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喘不过去,直接晕过去,幸好身旁的几个嬷嬷眼疾手快,赶紧将人扶了过来,这一突然来的举动,虽说声音并不是很大,但还是。差点吵醒了熟睡中的人,小丫头,秋儿听到声音便出来,见识这位直接行了个礼,话也没说,不由分说地将房门关上了,如今的王府里的不管是大的小的还是王爷,谁现在都没这个命瞧了,一个个的还是躲开的好。

      而夏儿也不知道从哪里调来了近卫军,只说是端王妃身子不适,并请人过来在院子里保护,至于什么保护名头也没说,倒是端太妃站在大堂下,不前不后的十分尴尬。

      碧落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甭管上面怎么吩咐的,自己也得照实了把事说出来才算是了了,不然回头王爷要怪罪的就是自己了。

      梨花木的房门紧紧的关着,里面的两个丫头倒是十分有趣的议论着。

      “我可把话说在这儿,今儿不管是什么太妃太后还是陛下亲自来了,那都是不好使的,不让我们主子安安心心的睡一会儿,天天这个老婆子那个老婆子过来作妖蛾子,她以为她是谁呀。

      当初,陛下出了事的时候,整个皇宫的人都躲着藏着的时候,也就我们主子有心还去探望,若是没有我们主子,如何换来了今日山河无恙!

      如今可巧了,正瞧着我们主子身子不适的时候,偏偏一个个又撞了进来,外面那些风言风语说的再难听不过是一群小人嫉妒着说着玩的,可没见过这样的做别人后母的没见过有什么突出的贡献也没见得对王爷怎么好……

      呸,可偏偏盯上我们主子了。”秋儿那可是一根直肠子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外面的伺候的人都听见。

      夏儿拼了命一样,赶紧拉着,却还是没有拉住,还是有几句传到了外面的耳朵里。

      端太妃刚开始还气不打一处来,正想进去教训一番,可听碧落这么一说,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不由的心里又多了几分愧疚,听了那丫头指桑骂槐的几句话,通的一下脸上一红。

      这小丫头倒是伶俐,也是护主心切,自己若是真的怪罪的话,那传出去自己成个什么样子了,让人家想自己是做太妃做姨母的,可是如何虐待人家端王爷。

      况且,甭管人家王妃是生病了还是身体不适,甭管人家是真是假,可现在人家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她这么兴师动众赶过来,若是日后人家落下了个什么病根儿,可都要怪在她的手上!

      端太妃不由得心下一紧,赶紧让桂嬷嬷从库里取了几颗人参,又拿了好多珍贵的补品来。

      “西儿,圆是身子不好的,倒是我来的匆忙,快把东西送过去吧。”

      端太妃送完了东西,一溜烟儿的一样便跑了,还待着什么,等惹祸吗?

      倒是外面的陈紫萍,本以为可以借这样的变故,见一见泰妃娘娘,说几句好话,却没想到泡了汤。

      眼一闭,气晕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