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一瓶酒,五百毫升左右。

      三人各喝三两多。

      刚刚好,微醺。

      酒足饭饱。

      “我先回了,再迟老婆要发飙,你们聊。”

      “对了,把酒瓶给我揣上,回头我灌上水,去我老丈人那儿狸猫换太子。”

      “为老人家健康着想,还是少喝酒。”

      韩风率先请辞。

      拎着喝完酒的空瓶,振振有词。

      这骚操作,楚尧和江振华都是笑。

      这也变相说明了,韩风是把两人当成自己人,完全无拘无束了。

      要什么体面。

      “慢点啊,回去替我向嫂子问好。”

      “对了,这有个翡翠镯子,别人送我的,我没啥用,你带回去吧。”

      江振华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韩风。

      “得,走了。”

      “回见啊,楚尧。”

      韩风一句客套都没有,顺手接过,拍了拍他肩膀,起身出门。

      韩风走后。

      江振华看了楚尧一眼,又看向关雎儿。

      楚尧会意,拍了拍她的腿,轻声道:“你先去上面开个房间,我聊点事儿,一会儿就过去。”

      “哦。”

      关雎儿乖乖哦了一声,出门。

      ……

      房间里只剩两人。

      江振华换了普洱,慢条斯理再泡茶。

      一套功夫茶下来,几分钟后,才缓缓开口。

      “这个项目,可以做,我也操盘,也完全没有问题,最多一年,就能见效果。”

      “但有一点,名声不好,美业,在很多大佬眼里,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东西,你要考虑清楚。”

      他已经基本认定,楚尧肯定就是某位真大佬的白手套了。

      虽然想不通,为什么会是楚尧。

      但……也不敢想。

      再想多了,就怕把自己想没喽。

      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最好的选择。

      “名声……我倒是不怎么在意,出来混,要脸就混不成了,更何况,什么钱高级,什么钱低级?没关系的。”

      “瑞信大厦这个项目,做成一个标杆后,下一步动作,我对东海银行有想法。东海银行不是国有银行,体量不大不小,刚刚好。”

      “一个几千亿的盘子,我当然不会当大股东,也当不了,但第四,或者第五,还是有希望的。”

      “我成为股东,于韩总而言也是好事,他肯定也会大力支持,牵线搭桥的。”

      楚尧淡淡说道。

      江振华:……

      惊!

      东海银行!!!

      他今晚第二次失态,深吸口气。

      看来楚尧已经想好了攀山登顶的大路子和大方向。

      那位靠做汉卡发家,然后破产,然后再靠保健品和网游东山再起的巨富,就是走的这条路线。

      江振华摸了半天脑袋……

      忽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年初算命的时候,说我今年会遇贵人。”

      “哈哈哈哈哈……”

      “给我一周时间吧,瑞信大厦那边,我再盘盘道,还得再约些美业的朋友聊聊,这事得提前规划好。”

      “另外,先别谈钱,事成再说。”

      他说。

      透露着一股子利索和大气。

      尤其是最后八个字。

      楚尧都惊了。

      刚才还在想,要怎么跟他算钱。

      “成,那先这样说,第一年,甚至前两年,我都可以接受亏损,还是那句话,钱不是问题。”

      “另外,我还有一点要求,顶层制度设计之初,就要把社会责任感和慈善项目考虑进去,最好能形成良性循环,难听点说,你都能把它当成五分之一个政府扶贫项目来做。”

      江振华深深看了楚尧一眼。

      点头。

      这格局,大啊。

      “好,我知道了。”

      “成,辛苦江哥,我先走了。”

      楚尧站起身来。

      江振华哈哈大笑,也是跟着站起身来:“楚总啊,以后可别叫江哥了,叫老江吧。”

      楚尧笑着摆摆手,没说话。

      出门。

      问了关雎儿在哪个房间,直接上楼,敲门。

      她刚洗过澡,裹着条白色大浴巾,头发都是湿漉漉的。

      楚尧点了她胸口一下,坐在床头,两根指头,拎起刚脱下的黑色丝袜看了一眼。

      “把这个穿上。”

      嗯?

      关雎儿一愣。

      “脏的,我刚洗过澡。”

      她略显疑惑的说道,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楚尧瞪了她一眼,不客气的说道:“叫你穿上你就穿上,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哦。”

      “你别凶我嘛。”

      她心中没由来的发慌。

      感觉……小关关又要坏掉了。

      ……

      许是因为喝了点酒,也可能是初步解决瑞信大厦的思路,楚尧状态很好。

      云散雨歇后。

      小姑娘没多久就累得睡着了。

      楚尧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小心翼翼没有惊动她,留了张纸条,澡都没洗,穿好衣服,然后起身出门。

      然而……

      刚出门,还没到电梯。

      就听到后面门响,关雎儿睡眼惺忪的,穿着睡袍,也开门追了出来。

      “你去哪儿啊?”

      “又要丢下我嘛!”

      嘶哑的声音,委屈巴巴的,带着哭腔。

      像是一个要被抛弃的孩子。

      一时间,楚尧愣在原地,忽然间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种有那么一丝扎心的感觉,再次浮现心头。

      虽然还是只有一丝。

      “我去一趟公司,还有点事,乖啊,你继续睡。”

      回过神来,楚尧折返回去门口,关上门,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说道。

      “你骗人!”

      关雎儿鼓起勇气,红着脸说道,奶凶奶凶的。

      “嗯?”

      楚尧脸一板,眼神一凶。

      她顿时怂了。

      可怜兮兮的眼神,嘟着小嘴。

      拉着楚尧的衣角。

      “你别走嘛,我有点怕,一个人在这儿。”

      “我错啦,求求你,求求你嘛。”

      “不要丢下我。”

      楚尧看着她这幅模样,心情一言难尽。

      深吸口气。

      “你想知道我要去哪儿吗?”

      “我不想,我不问了。”

      关雎儿仰着头,吸了吸鼻子,稚嫩的眼神,充满了哀求和讨好。

      她又不是真的傻子。

      “其实……我真是个渣男。”

      楚尧摊牌的语气。

      “不,你不是。”

      “渣男会给我安排工作吗?”

      “渣男会带我见朋友吗?”

      “渣男会给我钱吗?”

      “渣男会一有空,就回我消息吗?”

      “渣男会让我好好学习,为我的前途考虑吗?”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不是,就不是,不是的。”

      她很孩子气的说道。

      紧紧拉着楚尧的手。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脸红气喘,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的缘故,凶都涨大了一号。

      楚尧:……

      一时间竟无法反驳。

      她说的,好他么有道理啊!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