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妇的荡欲》美国版

      除夕也有除夕要干的事儿。

      在旧社会,这一天应该是过年最忙的一天。

      因为那时的人们讲究迷信,祭祖、迎神是这一天的重中之重。

      各项繁文缛节多不胜数,不把一大家子人都折腾个精疲力竭绝不算完。

      不过解放以后就不同了。

      进入了新社会,讲究破除迷信.

      人们的精力已经无需浪费在祈求鬼神庇佑上面。

      可以更多地放在快活地过年和家人欢聚一堂上。

      但话又说回来了,毕竟我国的旧有历史占据了足足五千年。

      而且盖自有史以来,国人过年比任何外族都更复杂。

      热闹、美好,自是民族之光,亦理所当然。

      因此,还是有一些传统习惯,是无法完全割舍的。

      像缅怀先人、放鞭炮、点红灯、贴春联、贴门神、贴福字、剪窗花、包饺子,在馒头上印红梅花点……

      这诸多事宜就已渐由完全的迷信转化成了祈福求吉利的意义。

      仍被我们的人民当作为一种民俗艺术长存于百姓生活之间。

      算起来,1981年的除夕,经是宁卫民和康术德共同度过的第二个新春佳节了。

      和去年俩人还保持着隔阂,又都在为生计发愁,完全没心思过年的情绪大不一样。

      既然今年俩人已经成了亲如父子的师徒,手里又都宽裕了,自然都有心要把这个年过得像那么回事。

      于是该有的流程便都要有。

      等到康术德吃过了早饭,老爷子首先就开始指点宁卫民如何给父母的遗像前摆供品。

      他郑重其事地吩咐宁卫民在里屋西墙的两张照片下摆了张供桌。

      然后严格遵从传统,按照“五供”之数,在五个碗内盛满与碗口齐平的小米。

      并覆盖红纸,在上面摆上了“萨其马”、“桃酥”、“枣泥酥”、苹果和橘子。

      等到宁卫民正儿八经地给父母遗像磕过了头,尽完了孝子贤孙的义务。

      他们俩才开始腾桌子,铺上字毡,一起写“福”字和春联。

      分工上,自然是宁卫民伺候着研墨,由老爷子来动笔。

      还别说,康术德的大字水平相当不错,一手瘦金体写得漂亮,绝对挂的出去。

      以宁卫民的眼光,反正是分不出和容宝斋那些的书法差哪儿了。

      于是很快,在收音机反复播放《春节序曲》中,这一老一小便一起开始动手张贴起来。

      这次可就是宁卫民负责爬高、动手,康术德负责在底下把关。

      通力合作下,他们堂屋的门户上门神正式上岗。

      门框两边贴上了“平安即是福,和乐便为春”。

      横额则是“家和万事兴”。

      此外,米缸、面缸上贴了“年年有余”,柜门上也贴了“日进斗金”、“招财进宝”。

      接下来,那就该在其余各屋的门上张贴“福”字了。

      不过这时宁卫民自作主张,下意识就按现今的做法把“福”字倒贴过来的举动,可是在老爷子面前露了个大怯。

      不但被当场制止,而且还因为破坏传统的罪过,挨了师父的好一通教训。

      敢情老爷子说了。

      “倒贴福字,取其‘倒’和‘到’的谐音,意为‘福到’,确有此例,但这种做法只用在两个地方。”

      “一个是在水缸和土箱子上,由于这两处的东西要从里边倒出来。为了避讳把家里的福气倒掉,才会用这种谐音讨吉利。”

      “另一个地方是在用屋内的柜子上。柜子也是存放物品的地方。这种情况下倒贴‘福’字,意为让财气一直来到家里、屋里和柜子里。”

      “但是门户上的‘福’字可就完全不同了,从来都是正贴。因为这种‘福’字有‘迎福’和‘纳福’之意,而且门户是家庭的出入口,一种庄重和恭敬的地方,所贴的‘福’字须郑重不阿、端庄大方。”

      “如把大门上的‘福’字翻倒过来,则必头重脚轻、不恭不正。你不妨去翻翻各地的民俗年画,又有哪张画大门上‘福’字是倒着贴的?”

      “嘿,你小子纯属一知半解,不懂装懂的假行家,出的这个主意太过滑稽。这事儿上可不能由着你狗肉将军似的胡闹……”

      得,宁卫民这机灵儿还真是没抖好,完全是把无知当有趣了。

      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一句都辩驳不出。

      在师父的数落下,也只有乖乖听喝的份儿了。

      而和他的灰头土脸相反,康术德倒是一下就乐了。

      看样子说不出的痛快,好像抓住宁卫民一回痛脚是多么难得的美事儿似的。

      看来俗话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确实是有几分道理的。

      等到下午时分,这一天最重要的一项活动终于到来,那就是动手包“五更饺子”了。

      别看过年包饺子是北方人共同的习俗。

      大家也都知道“饺”和“交”谐音,“子”为“子时”,吃饺子取“更岁交子”之意的典故。

      可实际上,却很少有人更进一步地了解这种传统食品的演变和讲究。

      特别是京城年俗中的饺子。

      比如说,和面的“和”和饺子的“饺”,还有相聚之意,所以饺子也象征团聚合欢。

      再比如说,饺子因为形似元宝,同样也带有“招财进宝”的吉祥含义。

      并且因包饺子时,要用手一下一下沿着饺子边捏,讲究包得严严实实不能露馅。

      免得饺子里的“财”露了,“福”跑了。

      另外,在旧日京城,因受旗人影响,“煮饺子”的官称一直被叫做“煮饽饽”。

      民国后才逐渐改称“饺子”。

      而且旧时和现今比较,还有一点最大的不同。

      就是京城无论贫寒还是富贵人家,除夕的饺子一定要吃素馅的,一点荤腥不沾。

      这不是为别的,而是因为那时饺子是祭神、祭祖用的,叫做“请神饺子”。

      同时,这也有求“素净平安一整年”和为了体现在新的一年里要自律和净化心灵之意。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传统概念的“荤”与“腥”也是有区别的。

      “腥”单指大鱼大肉。

      而“荤”指的是带草字头的刺激性植物。

      因此饺子馅儿里葱蒜同样不能放。

      说到这里也就知道,除夕能真正吃上肉馅儿饺子,这种风俗的历史远没有建国时间长。

      最后能形成风潮推广成例,灾害年月的物资匮乏和强制性的“破旧迎新”运动,当是主要原因。

      不过说起传统素馅饺子馅料,其实并不比肉馅便宜,制作起来也相当麻烦。

      因为尽管是素馅儿,那也样融入了京城人“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理念。

      要是富贵家庭讲究的包法,甚至远比肉馅更加好吃。

      像胡萝卜要先用礤床儿擦成丝,然后用开水焯了攥干再剁烂。

      大白菜要用刀剁,加一点盐杀出水分后再用屉布裹着挤干水分。

      其他诸如香菇、黄花、木耳、粉丝之类的干货自然是要先发好,再细细地切。

      还可以放一些切得细碎的冬笋、面筋、白豆腐干。

      除此之外,拌素馅儿还必须加上搓碎了的“排叉”、“饹馇盒儿”或是切好的油饼、油条。

      为的是起到调和作用,让素馅儿吃起来口感柔润,而不至于渣渣粒粒的。

      当这些主料预备好了,就可以用芝麻擀成芝麻盐,加上酱油和素油,搅拌成咸淡可口、松腻适度的全素饺子馅儿了。

      像今年这种情况下,康术德和宁卫民师徒二人肉食充足,物资充沛。

      考虑到年夜饭尽是大鱼大肉未免太过油腻,吃口清爽解腻的素馅饺子当时最好不过的调剂。于是康术德就选择了恢复传统,照着老令儿,带着宁卫民拌了一盆子讲究的素馅儿。

      当然,当这盆馅儿端上桌时,康术德不解释还好。

      这一详细解释,可就又落了宁卫民的话柄了。

      开始和面,擀皮儿,动手开包的时候。

      这小子是嘻嘻而笑,故意把旧事重提。

      “老爷子,您这素馅儿可拌得真好,要我说,这才符合科学饮食的原则,肯定比肉馅儿好吃得多。”

      “可这话说回来了,您这也太讲究了。连吃个饺子都这样。那您是让我跟您学呢?还是不让我学呢?”

      “我学了是有出息呢,还是没出息呢?我真的有点无可适从啊?望师父明示……”

      康术德这才想起今儿早上说好吃没出息的话茬来,气儿登时不打一出来。

      “呦呵,又上赶着来劲是不是?想知道什么叫有出息,什么叫没出息是不是?”

      “行啊,我告诉你啊。只知道吃,不知为什么吃,那就是没出息。”

      “过年为什么包饺子知道吗?记住了,就为了‘捏小人嘴’。图的是可以避谗言,防小人中伤。”

      “今儿就冲你小子啊,这包饺子,我每个都得着着实实捏三遍,我非让这小人嘴肿了不可。”

      好嘛,宁卫民这一听,当时可就哑巴了。

      小人?谁小人啊?这叫有苦难言。

      要不说师父就是师父呢。

      就这烧鸡大窝脖抡得,是真能把嘴给抡肿了啊。

      (注:饹馇盒儿是京城着名小吃,以绿豆面为主要原料,内包素菜,形方如盒,香脆可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