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强吻摸下面掀裙456

      荀子若却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小声地对着倪华说道:“你先不要慌,你听我说啊。”

      “行,你说,你说,我看你怎么说。”倪华气急败坏地找了个位子坐下,双手环胸,胸部因怒气起伏不平,翘起的二郎腿一抖一抖地以缓解他的怒气。他才出去多少时辰,这便把屋里弄得天翻地覆,鸡飞狗跳?

      没等荀子若开口,倪华又憋不住一口气,又接着说道:“这老鹰是得罪你什么了?”差点没给它把毛都秃噜干净了。

      “倪华,你听我说。”荀子若再一次发起他的辩解,“方才这个男人有些癫栾,我刚想上去制止他,不曾想,这畜生倒是灵气的很,还以为我要对它的主人做什么。这不,把我的手还抓伤了。”荀子若举起手背给他看,确实是被鹰爪划伤了。

      “你说,我何时受过这等罪,这小牲畜我还不得把它绑起来一根根的拔毛。”荀子若此时的内心也是万分忐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做这种口是心非的事。

      倪华出门两刻钟,这个男子竟扭动着身子,低声呻吟:“疼疼疼。”

      坐在桌子前发呆的荀子若自是听到了,立马上前查看,只见这男子皱着眉,乌黑浓密的长发搅着床头的汗水,看上去很是痛苦,再加之他左脸突兀的一长条刀疤,更显狰狞。“你好,你清醒了吗?”荀子若自是迫不及待地审问了起来。

      见着这男子始终没有睁眼,时刻眉头紧锁。荀子若伸出手来,用手指戳了戳他粗壮的手臂。

      不曾想,飞鹰悄无声息地从梁上飞下,可能它真的以为他要对它的主人图谋不轨。

      “你且说说,你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家的别院里?你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飞鹰。”荀子若站在床头,居高临下,用鼻孔睥睨他。

      谁知这男子听到荀子若说是他们家的别院时,真的是忍痛睁开了眼。

      “模样倒是几份相似。”虚弱的他,说话声音也是微乎其微。

      “什么?”荀子若听不清楚,自是凑近了听,“你说什么?”

      “小崽子,要是老子好好的,老子非给你挫骨扬灰不可。”这句荀子若倒是听得清楚,皱着眉头说着:“我招你惹你了?你这人好生没有道理可言,我们可是那日在院子里救了你的人!”

      男子费力地嗤笑了一声,“荀家便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这人真真是不识好歹,骂我也就任你骂了,干嘛还带上我家人!”荀子若一副怒不可遏的神色,这人怕是脑子有问题吧?荀家人怎么着你了?

      “哼,装得倒是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男子继而说着,“我如斯生不如死不也是你们荀家人惹得。”男子瞪着眼睛,盯着荀子若看。

      “我去,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荀子若自是被吓到了,四周看了看,所幸倪华还没有回来。

      “老子有没有胡说,你回去问问你家老子便是,跟着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谁曾想,竟是落得这个下场!”男子说话间又溢了一口鲜血,鲜红的血滴从嘴角滑落,绽放在他黝黑的耳蜗处。

      飞鹰见着自己主人生生地吐了一口鲜血,它还以为是荀子若故意激怒他的,着急地扑腾着翅膀,朝着荀子若的背部啄去。

      荀子若自是不傻,听着身后有些动静,一转头就见飞鹰迎面扑来,他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下,手背便留下抓痕。真是被飞鹰纠缠着也是要命,荀子若迅速躲闪着,随手抓了些东西进行遮挡,后又举起面盆来遮挡,他的佩剑却是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哐哐当当的一阵声响,慌乱下自己绊了自己一脚,这么一来,却极其巧合的压盖住了它。

      “呵!你这只破鹰!竟然敢偷袭小爷,看小爷我不拔光你的毛。”荀子若使了全力按压着,飞鹰在盆子底下还使劲地折腾着,没一会便没了力气。

      大体是飞鹰有片刻的缺氧,已是精疲力尽,荀子若将它的爪子绑了起来,才开始修理它。

      没一会,突然想到个重要事情,这个男子竟然胡言他们荀家,若是被倪华知道,误会了,那可是天大的麻烦。

      待他上前查看男子是死是活的时候,男子已然断了气。莫不是真的他把他气死了?当下便慌了阵脚,他该如何与倪华交代始末。

      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倪华门外的一声声响,拉回了他的思绪,也罢,死了也好,便没有人胡说了。

      荀子若方才那么解释着,他也就信了。

      “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跟一只鹰斗什么气呀!”一边说着,倪华一边往床边看去。

      荀子若却是在他眼前碍他视线。

      “你行不行,快让开!”倪华皱着眉说了荀子若,还用力地将他往一旁推了推。

      看到男子口沾鲜血,他自是要探探他是否还有鼻息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男子已然丢了性命。

      倪华倒退了几步,荀子若装作很是惊讶的样子,说道:“怎么回事?”看了一眼床上的男子,很是哀痛地说道:“怎么会这样,方才的时候还好好的呀。”

      “我说,我真的是服了你了。”倪华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方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是好不容易的线索,又没有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一个人都看不住一只鹰,还有一个病恹恹的人?”

      “这生死有命,本来也是要病逝的人,我如何能够掌控!”荀子若这样回应着。

      “你还有理了?”倪华瞪着眼睛看着他,说道。

      转而又去安抚那只老鹰,方才说他给秃噜皮了也是夸张,只是这毛是真的少了不少,飞鹰看着他都觉得他不怀好意吧,一直哆嗦着。

      倪华安慰着说道:“小家伙,你的英姿呢,怎么生的这副胆小的模样?”这一伸手就碰到了,飞鹰被捆绑着不能说话,只是飞鹰还有些排斥,倪华温和地说着:“这儿你的主人已经不在了,让我们带着你吧。”

      飞鹰只发出嗷嗷的叫声,是喜或是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