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直播app首页

      要怎么说人真不能太嘚瑟,嘚瑟大劲,麻烦也就跟着来了...

      林霄就感觉自己最近太能嘚瑟了,不然怎可能一直被人盯住不放...

      李纲和焦南走了,林霄则拎着一坛酒愁眉苦脸地来到倪菩萨的住处...

      “老倪啊!你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什么事都能找到我头上?”

      说话间,亲自给倪菩萨倒了一碗酒,给自己倒满后,就自顾自地仰头喝了下去...

      “大人看似玩世不恭,却是宅心仁厚,心系天下,几位朝廷重臣,也正是看出这点,才会一再来找大人”

      “得了,我可没那么伟大,哎对了,你不是不搭理我吗?怎么突然想起给我看病了”

      “我跟朝廷是个人恩怨,而大人所做的,却关乎天下无数汉人百姓,所以我觉得有必要为大人出一分薄力”

      “这话我爱听,对了,当初是谁陷害你入狱的?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听林霄问起这件事,倪菩萨却忽然沉默下去...

      林霄见情况不对,忙改变话题道:“是兄弟不对,不该提你的伤心事,来喝酒!”

      倪菩萨笑了笑,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然后道:“大人,帮你办成这件事,你可否让我离开?”

      “不行!”

      “啊!”

      倪菩萨怎么也没想到林霄居然回绝的这么干脆,一时间不由愣住了。

      “别误会,我说的是,你随时可以离开,跟帮不帮我没有任何关系”

      听林霄这么说,倪菩萨的身躯不由猛地一震,然后一瞬不瞬地盯着林霄看起来...

      “你有病啊?怎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地”

      林霄翻了翻眼睛道,刚要端酒杯,忽地想起一事来,呆愣片刻后,猛地一拍脑袋道:“真是够笨的,怎么把这哥们给忘了?”

      说着猛地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可脚步刚迈出去就又收了回来。

      转头对倪菩萨道:“我把你从里面捞出来,只是觉得你是个人物,埋没在监牢里可惜了,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想走就走,我这的大门随时向你开着,什么时候回来都行”

      说完这些,林霄就火燎腚似地快步而出...

      看着林霄的背影,倪菩萨呆愣片刻后,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林霄想起什么了?当然是想起了把禁军祸害不轻的高俅。

      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禁军的没落不能完全怪在高俅身上,但这事跟他也绝对脱不开关系...

      “乔先生,快带我去找高太尉?”

      急匆匆地来到给乔昇准备的公房,林霄直接就说道。

      林霄每天招猫逗狗地招惹是非,都快闲出屁来了,底下这帮人却忙的昏天黑地。

      林霄来的时候,乔昇正在制定一些内厂的规则,听林霄这么说,不由一脸疑惑地道:“找高太尉干什么?”

      “得让他出点血了,不然别想把高槛弄出来”

      “那没问题,派人去知会一声就行,以高太尉的身家,拿个十几万钱不是问题”

      林霄刚算计完耿仲南他们,乔昇以为钱不够,林霄又算计到高俅头上了,所以并没多想,直接说道。

      林霄缓缓摇头道:“十万八万怕是不够,这次他必须大出血才行,乔兄,我来问你,汴京禁军到底有多少空额,你知道吗?”

      “这...”

      乔昇很想说不清楚,可谁都知道他跟随高俅时间最长,那高俅干的那么多坏事,他怎可能一点不知道?甚至有很多他都参与了...

      “乔兄,这是掉脑袋的事,也不是太上皇当政了,一旦捅出来,没有任何人能保得了他,就连官家都不行”

      “我、我这就去找高太尉”

      想明白其中的关键,饶是乔昇足智多谋,一时间也是冷汗淋漓...

      “不能让他来,目标太大,我们去找他”

      “哦!好...”

      事情太大,乔昇也不见了往日的沉稳,起身就跟林霄往外走。

      “大人,这是泥菩萨让我交给您的,还说他房间里的另一个方子一定要单独放,不能跟这个混在一起”

      两人刚出房门,就见云水拿着一个小纸包走过来道。

      林霄一愣,脱口道:“我擦!他真走了?”

      说话间,下意识地接过纸包,低头望去,却见纸包上还有几个字...

      “什么、什么木,什么破字写的这么难看,乔兄,你来看这几个字怎么念?”

      林霄说着把纸包递给乔昇。

      乔昇疑惑地看了眼林霄,心说几个篆体字都不认识?怎么可能...

      “奇鲮香木!这是什么?味道可挺好闻,是香料吧?”

      “奇鲮香木?”

      听乔昇把四个篆体字读出来,林霄也不由皱起了眉头,隐约间似乎在那听过这个名字,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了...

      “先把这东西放好,等我回来再说,哦对了,一定要按倪菩萨说的去做,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按后世的话说,高俅这个高级老干部,已经是彻底退下来了,正常情况下,他应该打包回老家的,可老高同学很聪明,知道新皇帝还不是完全放心他,所以一直留在京城,没有离开新皇的视线。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两面,留在京城,固然可以向新皇帝表明心迹,可这话要是换成另外一种说法,就可以变成别有用心...

      时间刚进入三月,天气依然寒冷,这样的天气即不能钓鱼,也不能游山玩水。

      不过老高倒是有个爱好,那就是蹴鞠,也就是踢球,当然,他是踢不动了,所以就组织了两队家丁踢...

      林霄来的时候,不等进院,就听见院子里传来的阵阵呼喝声,不由疑惑地望向乔昇。

      乔昇略显尴尬地一笑道:“老太尉喜欢蹴鞠,闲下来没事,衙内又不在,肯定又组织人比赛了”

      “呵呵!老高心挺大啊!都快赶上我了,不过还别说,这确实是个来钱道,回头我们也弄一个”

      “大人请随我来吧!”

      林霄有心情说笑,乔昇却那里还笑的出来?直接就引领着林霄向里面走去。

      高府外的家丁都认识乔昇,所以也不阻拦,告诉乔昇高俅在什么位置后,直接就把两人放了进去。

      林霄冷眼旁观,绕过照壁后,忽道:“乔兄,兄弟没猜错的话,是老太尉让你去投奔我的吧?”

      “啊!”

      林霄突如其来的这句话,顿时惊呆了乔昇,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