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部软件

      高空中一艘飞艇在夜幕下飞往巴托奇亚共和国。

      瑞德倚在舷窗旁看着夜色中逐渐模糊得安洛克,比司吉一上飞艇就抱着那几个纸袋火急火燎地跑了,直接把瑞德给忘了。

      找不到自己房间的瑞德,就一个人来到甲板隔着舷窗观赏夜色,反正过一会比司吉大概就会想起他……吧?

      “在想家吗?”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

      瑞德转过头,一个黑发黑瞳戴着半框眼镜,面容清秀,穿着修行服的小正太向他走来。

      瑞德摇摇头说道:“并不是,我只是在想比司吉老师什么时候才能想起告诉我,我的房间在哪?你好,我叫瑞德。”

      “你的房间在三层303,我的隔壁,之前已经有人把你的行李送过去了,我叫云古,也正在跟随比司吉老师修行。”云古也倚在金属护栏上望着舷窗外的夜色。

      “哦谢谢,看来比司吉师父已经和你说过关于我的事了。”瑞德又懒洋洋地倚在护栏上撑着下巴发呆,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让他有些疲倦。

      云古看了一眼瑞德缠着绷带的左手,温和而认真地说道:“如果你觉得累了,可以先去休息,

      我刚刚看到老师抱着几个纸袋兴冲冲地冲入了房间,连我和她打招呼都没听到,所以可能一时半会是想不起你的,

      而且我想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也应该很需要休息了。”

      瑞德心中略感诧异,这位师兄还真是一点都不像比司吉啊,细心且温和,除了温和这点以外一点都不像日后那个一直整理不好衣角且粗心大条的男人。

      “嗯,好的,那我先回去休息了,云古师兄。”瑞德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我陪你过去吧,我突然也有点想早点回去休息了。”云古突然快步跟上。

      瑞德看着跟上的云古,笑了笑继续向三层走去,云古师兄之前大概是注意到比司吉师父可能把自己落下了,所以特意出来找自己的。

      两人来到303后,云古告诉瑞德,自己的房间就在他隔壁302,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过来找他,然后就说了声晚安,走进了隔壁房间。

      瑞德站在房间门口摇摇头苦笑了下,被同龄人这样照顾,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呢。

      这时,301的门突然打开,比司吉从里面出来。

      “你在这啊,我还以为我把你忘了。”比司吉看到瑞德愣了下。

      不,不是以为,你是真的忘了…

      “是云古师兄带我过来的。”瑞德说道。

      比司吉恍然:“哦,这样啊,嗯那什么,今天太晚了,而且你还受了伤,就早点休息吧,我明天教你修行「念」,对了,你对「念」有多少了解?”

      虽然比司吉结尾用的是疑问句,但瑞德很明显感觉到比司吉的语气很笃定他知道「念」是什么。

      瑞德刚准备再挣扎下,就听到比司吉接着说道。

      “你该不会觉得,之前那些半真半假的话就能瞒过我吧,放心吧,虽然V5严禁大规模公开传授「念」,但知道「念」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比司吉笑眯眯地看着他。

      所以说,我讨厌变化系,瑞德心中叹道…

      幸好比司吉只是觉得自己是害怕别人发现自己知道「念」。

      “大概了解些……”瑞德将脑海中关于「念」的修行挑了基础部分讲了出来。

      “嗯?还挺全面的,你居然没自己尝试修行过吗?”比司吉有点惊讶,瑞德知道的比她想象中详细得多。

      “嗯,因为我是在一本旧日记中看来的,所以不太确定这样修行是否正确。”瑞德说道。

      “行吧,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比司吉刚转身迈入房间,又想起了什么,探出半个身子对瑞德说道:“对了,我把「念」的基础修行方式教给了那个叫贾南的男人,他天分不算差,又常年练过格斗,一年内修成「念」的概率很大。”

      瑞德看着比司吉,心里有些感动莫名,认真地道:“谢谢你,比司吉老师。”

      比司吉没说什么,只是反手对他挥了挥,又进了房间继续研究她新收获的那些宝贝。

      回到房间,瑞德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的木纹出神。

      瑞德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犯了个和拉兹一样的错误。

      因为穿越者的灵魂,他太注重与习惯伪装自己了,以至于拉兹、比司吉等人总是能一眼就看穿自己在掩饰些什么。

      可今天他突然想通了一件事,在自己眼中一些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事,可能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在意,反倒是自己这般刻意注重伪装会让人觉得自己在掩饰什么。

      所以以后我要走放飞自我的路线吗?可自我这种东西早在上辈子日复一日的九九六中忘的一干二净了……

      瑞德在胡思乱想中久违地进入了梦乡。

      五月十三日,上午。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将瑞德惊醒。

      昨晚想通了一些事情让他卸去了一些心防,加上身体的疲惫,让他久违地一觉睡到了天亮。

      他坐起身,下意识想伸出双手揉揉脸,让自己清醒下。

      结果刚举起左手弯曲手指,一阵刺痛就让他瞬间清醒了,睡蒙了,忘了伤口。

      瑞德走到门边,打开房门,右手掩着嘴巴说道:“早啊,云古师兄。”

      云古眯着眼睛笑了下指着房间内的舷窗温声说道:“不早了,再迟点你就可以直接吃中餐了,去洗漱吧,我叫厨师帮你准备早餐。”

      瑞德回头看了眼舷窗外照射进来灿烂的阳光,挠了挠头说道:“哎呀呀,一不小心睡过头了,我去洗漱先,麻烦云古师兄了。”然后转身走向房间内的卫浴。

      片刻后,甲板观景间,瑞德单手挥舞着餐刀大快朵颐,比司吉与云古坐在他对面望着他。

      瑞德咽下一大杯牛奶,长舒一口气,看着两人:“你们一直盯着我干嘛,觊觎我的美色吗?”

      比司吉抽搐了下嘴角。

      云古面色不变,语气委婉地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一夜之间,你好像突然开朗了很多,连身上溢散的「气」感觉都活泼了些。”

      比司吉就直接多了:“你是不是因为人生突然遭遇重大变故,一时无法承受,所以导致精神分裂了。”

      瑞德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结束了早餐,对比司吉翻了个白眼:“少看点漫画,我只是想通了些事情而已。”

      见瑞德似乎真的没什么事,比司吉也失去了探究的兴趣。

      嘛,只是突然开朗了些而已,又不是什么坏事。

      比司吉拍拍云古对两人说道:“这是你师兄云古,这是你师弟瑞德,别看你师兄长得一副乖巧正太的样子,他可是比你大三岁哦,云古已经跟随我修行两年了,有什么不懂的你也可以问他。”

      云古拉开正在蹂躏他脸颊的两只大手平静地说道:“老师,你只是想偷懒吧。”

      比司吉捂着嘴嘿嘿一笑,又对瑞德说道:“你现在受了伤,所以不方便进行身体锻炼,这段时间就安心修行「燃」、「点」来提炼自己的意志,你那本日记提到的方法基本正确,可以放心修炼,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

      比司吉顿了下,神色郑重了很多继续说道:“如果你在修行「燃」时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气」,不要贸然去冲击周身穴道,

      反而我希望你先去压抑这种感觉,继续通过「燃」的四大行提炼自己的意志,一直到你觉得自己无法再压抑自己的「气」冲击穴道为止,

      比如云古他早在一年多以前就感应到「气」了,但一直在压抑这种感觉提炼意志。”

      瑞德脸上露出几分不解,这些漫画里倒是没有提过,而且如果感应到了自己的「气」不就能打开穴道习得「念」吗?

      比司吉接着解释道:“你知道为什么在修行「念」前要修行「燃」吗?”

      瑞德思索了下回答道:“是为了提炼自己的意志,锻炼心智。”

      比司吉点点头:“是的,那你认为此刻你的心智是否成熟,你的意志是否足够坚定。”

      瑞德很想回答是,但顶着一张六岁的脸估计也没人信。

      比司吉轻笑一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说的心智成熟和思想成熟可不是一个概念,

      对于修行「念」的人来说,检验心智与意志是否够格习得「念」最直观的方法,就是,是否还能通过「燃」继续提炼你的意志,

      当你的「燃」无法再提升你的意志时,就可以选择冲击穴道习得「念」,

      当你习得「念」你的意志上限也会因此提升,这时你又可以通过「燃」的四大行继续提炼意志,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打磨心智直接冲击穴道习得「念」,但那种方式习来的「念」很有可能会导致你的潜力无法发挥到最大。”

      瑞德思考了一阵说道:“可是,老师你昨天也说过,贾南大叔有可能在一年内就习得「念」,他修行「念」的时间还没有云古师兄长吧,那为什么…”

      比司吉打断了他的话回答道:“两个原因,第一,因为年龄,他的心智已经很成熟了,第二,提炼意志的方法并不是只有「燃」,普通人专注于某件事情也能提炼自己的意志。”

      瑞德面露恍然,这么一想,为什么揍敌客一家人都会「念」却没有教奇犽,也能解释通了,我还以为老贼又坑了。

      比司吉看向瑞德:“还有什么问题吗?”

      瑞德摇摇头道:“没有了。”

      比司吉摆摆手:“那你们就在这里开始修行吧。”

      然后她就自顾自地掏出一本杂志坐在一旁翻了起来,时不时还发出几声怪笑,十分引人注目。

      瑞德看着她翻杂志的样子,很有上辈子与同学互相交换某种禁忌书籍时露出会心一笑的感觉。

      “师弟,收心。”云古已经盘坐在地上,一副准备进入状态的样子。

      瑞德赶紧收敛心神,学着他的样子席地而坐,开始尝试修行「点」。

      将心志集于一点,锁定目标。

      他尝试将目标定为拉兹,在脑中集中精神想象着要杀死他。

      半晌,他睁开眼,不行,这个念头似乎不够强,无法完全集中自己的意志。

      “「点」的目的在于集中自己的意志牢牢锁定在一个目标上,这个目标必须让你产生足够强烈的情绪,这个目标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件事。”云古在一旁温声提醒道。

      足够产生强烈情绪的目标吗?瑞德在心中回想到。

      很快他的神色变了一下,仿佛对这个世界多了一丝疏离,他再次闭上眼睛修行「点」。

      这次他的姿态放松了许多,脸上也多了一丝淡然的味道,很快他就进入了「点」的状态。

      云古坐在一旁看见他进入了状态后,才放心的开始了自己的修行。

      比司吉坐在不远处,似乎还在看着眼前的杂志,手指却无意识用力捏破了书页。

      “真是强烈的情绪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