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直播ios下载地址

      上官凝姗与慧文醒来的时候被关在了秘黑的房间里,也并没有关在一起。虽现已是三月天,但这人躺在地上还是有些凉的。

      上官凝姗梦见自己在追逐母亲,母亲背对着她往前走一直走的很快,眼见就要到悬崖边了,上官凝姗用尽全力在喊,好像母亲都听不见。最后上官凝姗被自己的背部的凉意惊醒。

      上官凝姗睁眼看到的便是师太曾过,怎么师父不是不见了吗?如何现今又出现在她面前?

      上官凝姗再一次揉了揉眼睛,问道:“师父?是你吗?”凝姗都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了。

      曾过罕见的微笑,是那么的有好和谐。“姗姗是我啊。你怎么不认识师父了?”

      环顾了四周的环境,慧文人也不在身边,微弱的烛光,只有眼前这个熟悉的身影。

      “师父。呜呜。”上官凝姗这一刻突然哭了,或许是把师父也当成了亲人,或许也是宣泄多日来积累的痛苦。没有了父亲,没有了母亲,害怕连师父也不在了。上官凝姗扑进了师父的怀里,哭诉着说道:“师父,您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您武功盖世,竟也遭人毒手了。姗姗以后再也不要和您分开了。您和我一同回观渚城吧。我家,我家。。。”上官凝姗有些语无伦次了。

      赢煦此刻美女在怀,却是双手僵在那里动都不敢动。没想到这个迷幻药的药效这么好,她竟真的把他当成了日思夜想的亲人了。听着她的哭诉,原本练就的铁石心肠也有些动摇,早知她是上官家的人,他就...他就....,赢煦竟有些无所是从。王上可是要他把她控制起来,好生利用的,为什么他心里有些隐隐不舍?

      随后,似是因为屋内有些声响,一个女子推门进来了。

      “赢宫。”女子刚刚推门进来,还未喊出口,便被赢煦打断了,做了噤声的手势。

      女子自然有些意外,但也不再做声。

      上官凝姗感受到门外的光线照射进来,许是在暗处待久了,有些刺眼,恍惚间,只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口。

      “是你吗?师姐?”

      “不是。”嬴煦替她回答道。

      上官凝姗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这人确实不是慧文师姐。“是哦,这人是?慧文师姐您有见到吗?师父?”上官凝姗这样问道。

      “没有,我们来的时候,就发现你一个人在这,并未见过慧文。”嬴煦易容后自称嬴凡,骗了上官凝姗和慧文,随后带来了此处。

      是毕国王上命令他将最新研制的新型迷幻药给与上官凝姗服用。目的自然是希望能利用到上官凝姗和当今杞国主君的一浅层关系。

      王上就怕慧文作为一个上官凝姗熟悉的人,待在她身边会影响他的实验药效,于是差嬴煦将慧文暂且收押。

      上官凝姗起身,只觉着头有些疼,却不记得先前发生了什么?自己为什么被关在这个地方?只记得自己与慧文师姐来找师父。

      “我们先离开这儿吧?”嬴煦也起身,对着凝姗说。

      “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毕国。”

      “我怎么又来了毕国?”上官凝姗双手抱头敲打,好像这样就能回忆起来一样。

      嬴煦抓了她的手,拦了一下,“别打了,你这是干什么。”

      “我怎么有些想不起来了!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对,我们得赶紧去找师姐!不然会有危险的!”上官凝姗显得万分紧张。

      “这如何找?许是被人抓了起来。”明月接着说。

      “那。。那既我在毕国,她理应也是在这!”上官凝姗说着,又看向嬴煦:“师父,您怎么一个人了?”

      “对,说到这,我说你来毕国可有那毕王做交易?”嬴煦赶紧转移话题,生怕被上官凝姗识了破绽。毕王也没说这药效如何,何时失效,这着实让人心惊胆战。

      毕王擅于钻研各种疑难杂症,试图想要长生不老,更有一统他国的野心。至此研究所得的这个迷幻药还靠着上官凝姗千辛万苦取得的天山雪莲。

      毕王为这个迷幻药取了一个很雅致的名字,那便是-幻影梦怡。

      这个迷幻药的药引是控制人的一滴鲜血,利用被控制的人的内心的思念的各种情绪制造了一个现实中的海市蜃楼。

      自上官凝姗服用以后,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那个她最思念,最会听从的人了。

      “那主公这次是研制成功了?”明月小心翼翼地问道。

      赢煦望着门口的木门方向,目光深邃,淡淡地回复了一句:“是。”上官凝姗此时正在梳洗,嬴煦告诉她,换身干净的衣服再一起去找。

      “为何主公要将您和那个上官凝姗捆绑,况且您又不是女子?这。。”女子试探着询问道,这分明就是不合理的。

      “明月,主公的心思岂是你能猜透的,日后莫让我听到你,你们在背后妄议!”除了你明月,还有其他人也一样不能说。

      “是。明月不敢。”明月吓得单膝跪下。

      此刻阳光照射下的嬴煦更显眉目清秀,气宇轩昂。“起吧!我安排的事,抓紧去办吧!”

      “是。”明月退下后,嬴煦依旧杵着,似乎是在思考,如何开始下一个环节,另一方面也依旧很担心上官凝姗随时清醒,他该如何解释。

      慧文也是清醒过来了,不曾想自己会又回到了这个牢里。

      这分明是毕国牢狱,还记得那时与凝姗一起关进来,两人自娱自乐,在这墙头画了个喇叭花。

      “来人!来人!放我出去!”慧文大喊着。

      狱长进来,“姑娘,喊啥喊!”狱长自是记得慧文的,那一夜还惊动了杨嫔娘娘。

      “我怎么会在这!我师妹呢!”慧文并不清楚这个狱长会不会告诉她,但还是要问,不然自己如何死了也不知。她现在只是想知道,姗姗去哪里了?

      “不知,就你一人被关进来。”狱长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慧文在这牢房内来回走动,来回思考。姗姗不见了?这该如何是好?毕王不是让她们去完成任务?怎么又把她抓回来了?那么她都没事,姗姗自是没事的。

      “姑娘,你莫要大吵,引来主子们,可是没有你好果子吃!”狱长好心提醒。

      “额,是。谢谢狱长大人了!”慧文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思考着如何金蝉脱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