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狸m免费下载

      “哈哈哈......”

      听到寒枭的话,华夏古武协会的一众学员,顿时掀起了一片轰笑。

      “对啊,介不介意我们扛着大刀上去切磋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寒枭说的好有道理!”

      “就是就是,日川纲阪自己都说了,只要在柔道的范畴内,不论是什么招式都可以施展,那我们上去舞剑,也是合情合理吧?”

      “什么钢板啊,你没听寒枭说吗?铁板先生,而且还是生了锈的废铁。”

      “R本人太不要脸了,真他娘的解气!”

      “......”

      周围的学员们,原本听到日川纲阪的话时,和郝元清一样,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只能把怒火都憋在心里。

      可寒枭突然这么一说,顿时让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小寒!”郝元清转身望向寒枭,愤怒的脸上,突然舒缓了不少。

      不知为何。

      在看到寒枭的这一刻。

      他心里竟是有种很踏实的感觉。

      而这时,刚才还洋洋得意的日川纲边,听到寒枭的话后,脸顿时就绿了。

      极光落日柔道社的一种学员们,脸色也都变得不太好看。

      尤其是站在日川纲阪身后的龙马报国,在看到寒枭的刹那,那只被石膏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手掌,竟是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虽然他很自信。

      即便自己只有一只手,也可以打败寒枭。

      但是被寒枭捏碎手掌的恐惧,却好似在他心里根深蒂固了一般,让他难以释怀。

      他觉得,这可能是心病。

      若是不将寒枭击败,怕是很难好了。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片刻的愣神后,日川纲阪指着寒枭怒道,“虽然你是太极拳的传承者,但你并非华夏古武学院的人,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然而,他话音刚落,郝芷卉便站出来说道:“寒枭是华夏古武协会的副会长,而华夏古武学院,跟华夏古武协会同气连枝,他怎么就不能说话了?”

      “你!”

      这一次。

      轮到日川纲阪哑口无言了。

      “铁板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介不介意我们扛着大刀上去切磋呢?”也不等日川纲阪再次开口,寒枭便继续问道。

      他的语气很平淡,没有咄咄逼人,但不知为何,日川纲阪竟是隐隐感受到了一丝压迫感。

      怎么了?

      这是错觉吗?

      这个华夏小子为什么会给我这种感觉?

      日川纲阪阴沉着脸,过了好一会,才怒声说道:“用大刀切磋,属于违规操作,自然不可以!”

      “违规吗?那我们用剑?”

      “剑也是违规的!”

      “可你自己说过的,只要在范畴之内,都不算违规,你们柔道也可以用兵器啊,我们不会介意的......哦,对了,好像在你们柔道的范畴里,没有兵器。”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既然是切磋交流,肯定是要在公平的条件下进行,你们怎么可以使用兵器呢?!”

      “那切磋下死手,就不算违规了?”

      “不算!而且那不叫下死手,那是我们的技巧,要怪只能怪你们华夏古武太弱!”

      “很好。”

      说到这里。

      寒枭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所有人都认为,寒枭会和日川纲阪据理力争,要求他们道歉。

      可是没想到,本以为会很激烈的辩论,就这样结束了。

      而且从始至终。

      寒枭都没有和日川纲阪提到过道歉的事。

      很好?

      很好是什么意思?

      不仅是华夏古武学院的人懵了。

      日川纲阪也有点懵逼。

      正当所有人都不知道寒枭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望向了郝芷卉,问道:“你的古武练得怎么样?”

      “啊?我?”郝芷卉先是愣了一下,“我......我还行吧,至少在我们学院,我算是排在前列的。”

      “能打败她吗?”寒枭又指了指擂台上的松下库黛子,向郝芷卉问道。

      “应该......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试试。”郝芷卉本想回答,应该可以,但一想到刚才短发女孩被打到当场昏厥的画面,心里就没底了。

      而且她不知道。

      寒枭为什么突然要问她这些。

      “这样的话,一会你上场。”正当所有人都很是不解的时候,寒枭又再次开口。

      “什么?!”寒枭这话一出,还未等郝芷卉回答,郝元清突然就有点坐不住了,急忙拉着寒枭,低声说道,“寒枭,你想让芷卉对阵松下库黛子?”

      “嗯。”寒枭点点头。

      但郝元清却说:“不可啊,这些R本人分明不打算好好切磋,我担心......芷卉会有危险!”

      “郝校长,相信我,我不会让她受伤的。”寒枭淡淡一笑,然后便望向依旧一脸懵逼的日川纲阪,“铁板先生,比试暂停二十分钟。”

      说完之后。

      在所有人的疑惑目光下。

      寒枭直接拉着郝芷卉,走进了一个帐篷里。

      “这,这......”郝元清看着自己的孙女被寒枭带走,还听寒枭说,要让自己的孙女对阵松下库黛子,心里是说不出的担忧。

      可是他不知道寒枭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加上对寒枭的信任,便也就没有追上去询问。

      而舒梦影和李熠彤,此时也是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寒枭在搞什么啊?”

      “很好?很好是什么意思?”

      “这......难道他是要给郝芷卉传授什么秘密功法?”

      “还传授功法?小说看多了吧?”

      “照我说,应该就是到帐篷里来一发,进行阴阳调和,打通郝芷卉的任督二脉,然后她就上天了。”

      “妈的,越说越离谱。”

      “真是急死个人。”

      “......”

      直播间的观众。

      同样也表示,看不懂寒枭的操作。

      ......

      帐篷内。

      “寒,寒枭......你要做什么呀?”郝芷卉略有些紧张的向寒枭问道。

      虽然她是寒枭的粉丝。

      她也很喜欢寒枭。

      可突然被寒枭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拉到帐篷里,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而这时候。

      寒枭却是突然看着她,认真的问道:“芷卉啊,你会抠人眼珠子吗?”

      “啊?抠,抠眼珠子?”闻听此言,郝芷卉愣住了。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