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二维码登录

      夜晚,梦中世界,熟悉的灰雾,熟悉的断壁残垣,诗人西斯独自坐在椅子上,这次他来的最早。

      手指不断敲击着桌子,他好像有些不习惯等待。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梦中世界终于有了动静,两条小路从天边延申至此,医生西斯与隐士西斯结伴坐到了属于他们的那张椅子上。

      “你们终于到了,我还以为你们今天有事儿不来了呢!”

      “不来?你在开什么玩笑,今儿可是你出村儿的大日子,我们怎么可能不来?”医生西斯把手背在脑袋后面,朝着诗人西斯眨了眨眼,颇有些玩味的说道。

      “行了,你也别打趣我了,我看你就是在砂隐村呆久了,啥都是这个村儿,那个屯儿,我那叫镇,镇懂吗?比你那村儿不知道高到哪里去?”诗人西斯脸颊一揪,指着对方反唇相讥道。

      “你…”医生西斯哑火了,这沙忍村的行政级别好像还真他娘的是个村,《五村械斗之眼睛传奇》可不是说说而已。

      隐士西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都是些什么神仙队友啊,他明明还只是一只连黑暗四天王都不是的海龙兽宝宝,为什么要让他承受这种痛苦?

      宝宝带不动,宝宝想哭。

      “行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一天到晚的烦不烦啊,谈正事儿。”

      诗人西斯横了医生西斯一眼,向着隐士西斯点了点头,“这个面子我给了,哦,对了,你们知道我今天遇见谁了吗?”

      “大胖子尾田荣一郎?”

      “嘶,那谁,医生,你是不是今天不杠我不舒服,尾田荣一郎,我还岸本其史,荒木老妖呢!”

      啪!

      隐士西斯一尾巴尖儿抽在了医生身上,世界安静了。

      “你继续说。”

      “我跟你们说,我今天遇见斯摩格和达斯琪了,不仅如此,我还打了斯摩格一顿。”诗人西斯前倾着身子,一脚踩在椅子上,嘴巴翘的老高,整个人老兴奋了。

      “切,不就是个斯摩格吗?我还和蝎比过谁尿尿得更远,弹过他的小丁丁,我骄傲了吗,我?”

      啪!

      又是一尾巴儿。

      “别打岔,你那就是一个村儿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诗人你继续说。”

      诗人西斯颇具挑衅意味的斜了医生一眼,转过头,“那我就继续说了哈,我今天发现了个秘密。”

      “什么秘密?”一说这,他俩就不困了,医生西斯和隐士西斯齐齐竖起了耳朵。

      “达斯琪她没眼力,认不得好人。”

      “还有呢?”

      “没了,就这。”

      “就这?”

      诗人西斯点了点头,“就这!”

      “嘶,你?”隐士西斯感觉自己要气炸了,两尾巴尖儿就在诗人西斯的脸上留了一个十字,向着旁边招呼道:“医生,过来搭把手,妈的,啥玩意儿,给我打,今天我一定要让他长长记性,让他知道我们黑暗四天王不是好惹的。”

      医生西斯有一些踌躇,不是他不想打,而是他学医的,严谨。

      “大哥,不,隐士,你话里出错了。”

      “什么?”

      “你不是四天王,钢铁海龙兽已经有了,没你位置了。”

      “四天王有五个不是常识吗?怎么就没我位置?。”

      “第五个是启示录兽,还是没你位置啊!”

      “反了,今天全反了,这日子是没法过了,看样子我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们是没法过了,看招,寒冰之息!”

      顿时,整个梦中世界像是铺上了一层白霜。

      ……

      第二日,天刚亮,西斯早早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打了一盆清水,不断的摩擦着自己的脸。

      “太狠了,隐士那王八蛋下手实在是太狠了,竟然把我和医生吊在房顶上使劲抽,而且还打脸,这么打,他就,他就不累吗?我看着都累呀,要不是在梦中,我这张帅脸可能都破相了。”

      咚咚咚!

      “西斯中尉,斯摩格准将找您。”就算离开了177支部,西斯也还是没逃得了有事没事就被敲门的命运。

      “好,我知道了,马上就去。”把毛巾扔回盆里,西斯满不情愿的应了一句。

      ……

      甲板上,西斯自以为自己起的很早,但斯摩格和达斯琪起的更早,露着胳膊,肩上搭着毛巾,俨然是一副已经晨练过的样子。

      放下身上的负重,斯摩格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盒雪茄,点燃两根叼在嘴里,就算是晨练也不能丢掉雪茄,这是老烟民的骄傲。

      “西斯,来一根?”斯摩格做了个自以为和善的笑容,把雪茄往西斯的方向递了递,虽说刚开始有点儿不快,但现在毕竟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他还是不会使绊子的,这和他的正义不符。

      “谢了,我抽这个。”西斯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在斯摩格面前摇了摇。

      斯摩格揪了揪眉头,“女士烟?”

      这玩意儿他熟,毕竟他的青梅竹马缇娜就喜欢抽这个,虽然有一定虐狗的嫌疑,但事实就是这样,

      “不不不,我不抽烟,这是香烟糖。”西斯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海军里面的老烟鬼实在是太多了,感觉是个人都能来两根,嘴里不叼点儿东西,总感觉和你们格格不入。”

      “哼。”斯摩格冷哼了一声,收回了自己的雪茄,本来还以为是个香烟党,没想到最后连个烟党都不是,呸,垃圾。

      站在甲板上,斯摩格两手抱胸,他不想和连烟都不抽的人说话。

      西斯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立在一旁,同样看起了海,没有办法,谁叫斯摩格现在是领导呢?不过没关系,他反正有的是时间。

      斯摩格站着,他就站着,斯摩格吹风,他就吹风,斯摩格抽烟,他就嚼糖,过了好一会儿,斯摩格终于忍不住了,努力绷着那副严肃的脸。

      “西斯中尉,我记得你好像不是卡伦镇(177支部)的本地人吧?”

      西斯摇了摇头,“不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是维克多上校捡到的我,要不是他,我可能已经死在海上了。”

      斯摩格吐了个烟圈,转过头来斜了他一眼,露出了个若有若无的笑容,“那这么说来,西斯中尉就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