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幻情>

      山下人头攒动,吵吵嚷嚷乱成一团,曾小鱼和掌门大阳真人前后脚到达。

      掌门人出现,纷乱的人群才算安静下来。

      “各位去而复返,不知意欲何为?”

      大阳真人语气低沉,明显不悦。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阴阳怪气地说道,“掌门,我们听说贵派十二宫弟子修为飞跃,特地赶回来,请他们出来展示一下,也好让我们不虚此行啊。”

      “对啊,大老远的跑一趟啥都没看到怎么行呢?”后面的人随声附和。

      大阳真人神色微变,沉声道,“胡阳长老,传言不可信,没有这样的事,各位请回吧。”

      胡阳长老却不肯罢休,“掌门,传言是否为真,请十二宫弟子出来见一见不就清楚了?”

      大阳真人道,“敝派十二宫弟子另有事务要处理,不能与各位相见。”

      胡阳长老露出一丝邪笑,“今天见不到十二宫的人,我们绝不会离开大阳门半步!”

      “对!绝不离开!”哄乱声四起,忽然有人高声道,“我派十二宫弟子不在,但是大师兄还在!”

      胡阳长老微微一笑,“大师兄在也行,让他出来与我们见上一见吧!”

      曾小鱼顺着声音望去,赫然发现张子烽正一脸冷笑看着他。

      小王八蛋!摆明了是想让我出丑啊!曾小鱼用口型说了两个字“混蛋”,张子烽眼睛瞪起,冲着他不住地磨牙。

      他想躲也不行,前面的人自动闪开一条道路,路的这一端是曾小鱼,另一端是以胡阳长老为首硬闯山门的一众人等。

      曾小鱼知道避无可避,哈哈一笑走上前来,上下打量着胡阳长老,“胡杨长老?胡杨……我记得在我家乡,有一种树就叫胡杨,特别能活,无论多恶劣的环境它都死不了,胡杨长老,您老人家的生命力是不是也象它一样顽强呢?”

      “东拉西扯!”胡阳长老冷声道,“你的剑呢?”

      曾小鱼摇摇头,“我不太喜欢把那东西带在身边。”

      “不喜欢?”胡杨长老哈哈笑道,“我看你是怕被人识破吧?”

      曾小鱼也学他的样子哈哈一笑,“我看你也是怕被人识破吧?”

      胡杨长老傲然道,“我乃货真价实的二品剑尊,何来识破一说?”

      “噢!”曾小鱼恍然道,“原来你才是真贱!”

      众人哄堂大笑,胡杨长老脸色聚变,锵的一声拉出背后百斤母剑横在胸前,“曾小鱼,我向你挑战!”

      曾小鱼转头看向人群中的张子烽,“子烽师弟,他也要抢我的大师兄之位,你要不要说两句,排个位?”

      张子烽冷冷道,“不敢应战就说不敢,东拉西扯拖延时间,真给我们大阳门丢脸!”

      胡杨长老向大阳真人抱拳道,“掌门,贵派可有不许外人挑战的规矩吗?”

      大阳真人沉吟道,“那倒没有,切磋比试我们不反对,伤人则不可。”

      胡杨长老道,“掌门尽管放心,我们点到即止。”说罢转向曾小鱼,“曾小鱼,不知老夫有没有资格领教一下大阳门天之骄子的神技呢?”

      曾小鱼想也不想地说道,“你没有资格!”

      胡杨长老本是一句客套话,没想到被他一句话给噎了回来,一张老脸涨成了紫猪肝,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至极。

      “小鱼,用我的剑!”红影一闪,大师姐秦水瑶来到他身前,把自己的佩解下来递给他。

      曾小鱼心中叫苦不迭,以他现在的状态,怎么可能和人比拼?如果能用言语把他们唬走那是最好,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不能直接动手。

      胡杨长老见他迟迟不肯接剑,不由得冷笑道,“剑都不敢接?难不成你的修为是假的?”

      “胡说!”秦水瑶狠狠瞪了他一眼,把宝剑塞到曾小鱼手中,“小鱼,给他点厉害!”

      曾小鱼直勾勾地盯着秦水瑶,心说大师姐啊,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啊?人家手里那把是二品母剑,你给我的是三品子剑,能比吗?更何况他的巅峰状态也才三品,和眼前的胡杨长老差着级呢!

      百斤重剑入手,他不受控制地向前抢出一步,好在他反应够快,抓住剑柄以剑尖触地,才没有当场出丑。可他拿不住百斤重剑的事实却瞒不过胡杨长老的眼睛,他哈哈大笑道,“大师兄,曾小鱼,拿好你的剑,我可要出招了!”

      二品母剑是三品子剑的克星,一厚一薄,一宽一窄,只要碰上一下非断既伤,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此时秦水瑶开口了,“胡杨长老,您是二品剑尊,我相信您不会仗着兵器的优势取胜,对吧?”

      “这个……那是自然!”胡杨长老愣了一下,收回母剑回身问道,“哪位借我一把子剑?”

      马上就有人递上一把闪闪发光的百斤子剑,胡杨长老持剑在手呵呵笑道,“这下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秦水瑶微微一笑以低不可闻的声音对曾小鱼说道,“小鱼,他的兵器不称手,你反而占优,小心点,加油!”

      曾小鱼想哭!

      大师姐还是向着他的,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吗?人家换了宝剑是不称手,可自己是真拿不起来啊!

      “大师兄,准备好了吗?我来了!”胡杨长老话音刚落,剑尖便已到了曾小鱼胸前。

      曾小鱼大叫一声“无耻,我还没说开始呢!”拖着子剑连退数步,胡杨长老步步进逼,压根就没打算让他还手。

      眼前剑影幢幢,好在曾小鱼身法敏捷,反应也是超乎寻常的快,所以并没有一剑沾身,可是左躲右闪跑来跑去,总归不是事儿啊,更何况还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曾小鱼越是心急,胡杨长老越是逼得紧,紧张得汗都下来了。刚刚避开险之又险的一剑,忽然脚跟被人踢了一下,身体一歪向后倒去,眼角余光一扫发现站在身侧的是似笑非笑的张子烽,曾小鱼心中暗叫可恶,胡杨长老的剑身已然压下,如果再不格挡就只能躺下了。

      “去你妈的!你还没完没了啦?!”曾小鱼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骂一声右手猛然抬起,只听当的一声脆响,火花闪现,胡杨长老的宝剑被他硬生生格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