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直播现在变啥软件了

      绝对不会像李盛这样算计她。

      换句话来说,如果不是她之前坚持的想要得到姜越从而让姜越对她产生了反感和厌恶。

      其实姜越对于她来说算是个好人,而且还能算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所以在那瞬间祁岚忽地放松下来。

      只是伴随着她放松下来,那被灌进胃里的药业开始发挥了它的作用。

      祁岚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热的她十分难受,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偏偏那风衣还被披在她的肩头,让她更加燥热了几分。

      偏偏这个时候姜越还在语速很快地说些什么,而且还在训斥她。

      祁岚虽然意识和听力都有些模糊,不太能听清楚姜越在说些什么,但是也还是多多少少听得出来大概。

      这种训斥让她更加燥热,不仅燥热而且还委屈。

      她扁了扁嘴看向姜越,一脸委屈的神色,眨了眨眼睛泫然欲泣。

      “你凶我,我都被欺负了你还凶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她一把打掉那件风衣,像一只被欺负了的小猫咪。

      祁岚今天本来就打扮得很简单,此刻头发都乱了,脸上的妆容也半脱了,双颊之上染上两抹红霞,泪眼朦胧的看上去可爱极了。

      再加上她委屈巴巴的,一点都没有平时那么尖锐的模样,有种判若两人的感觉。

      看到她这副模样,跟在姜越身边的助理晚江当即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扭过头去。

      姜越皱着眉头,没想到祁岚会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更没想到平日里或嚣张跋扈或尖锐刻薄的女人今日竟然会像个普通的小姑娘一样可爱。

      他一时间竟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姜越将被祁岚打掉在地的风衣捡起来重新披到她的身上,一边有些责备地说道:“胡闹什么!把衣服穿上我让人送你回去!”

      就在他拿起衣服披到祁岚身上的时候,手不经意间触碰到女人的肩头,竟然发现她的身上滚烫,烫得惊人。

      而在这一瞬间姜越不禁眼皮一跳,心头涌现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怎么会这么烫?

      就算是喝醉了也不该这么烫才是,难不成她着了风发烧了?

      祁岚感觉热得离谱,自然不想再穿一件衣服在身上。

      她扭动着身子,嘟着嘴不满地看着姜越:“不嘛不嘛,我不穿,热死了,谁要穿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到现在,祁岚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温度没有半点消减,反而还越来越高了。

      高的好像要将她整个人都烧灼起来一样,热的她心烦意乱只想要去冷气房里消消暑气。

      她本来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裙子,刚才被红酒浇湿了以后,胸口的地方透明度都变高了不少,甚至能透过裙子看到了里面的皮肤。

      再加上她这一扭动,肩头部分露出的更多了。

      那白皙细嫩的皮肤,诱人的锁骨,还有那迷离的凤眼,加上那又纯又欲的眼神,无一不在写着撩人。

      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姜越是真切的被撩到了。

      男人的喉咙动了动,竟然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口水。

      撩,太撩了。

      撩到了极致。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祁岚的这副模样。

      以前他看过她的无数模样,任性的,调皮的,没心没肺的,盛怒的,疯狂的,甚至有些扭曲的,但是独独没见过她这副样子。

      姜越的眸色深了深,用披风一把将她裹在怀里,低吼道:“够了!跟我回家!看看自己像什么样子,把姜家的脸都丢尽了!”

      话落,他看着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李盛,还有那些连大气都不敢出的黑衣人,对着晚江说道:“这些人你来安排看管起来,明天我会亲自处理。”

      感受到姜越的低气压,晚江一刻也不敢耽搁。

      “是。”

      当即他就将那些人全部带上车,不顾李盛的求饶和挣扎。

      就算祁岚和自家总裁的感情再不好那又怎么样?

      祁岚也还是姜家的少夫人,是姜夫人和董事长抚养长大的孩子,还轮不到别人来欺负!

      连少夫人都敢动,那分明就是在打姜家的脸,简直是不得好死!

      等到他安排人将李盛和黑衣人都接走以后,他才有些担忧地看向姜越和祁岚。

      “总裁,少夫人这……”

      此时的祁岚似乎甚至更加不清楚了。

      姜越刚来的时候她还能认得姜越,明显还是有神志的。

      可是此刻却是好像一丁点神志都没有了。

      甚至连姜越和晚江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她趴在姜越的怀中不停地动来动去,像一只蚕宝宝一样蠕动着,吮吸着来自男人身上的凉气。

      姜越是用风衣将她裹起来固定住的。

      可是她似乎并不甘心和姜越之间有这样一层布的隔阂,所以拼命地想要把这层布料扯掉。

      但姜越的桎梏实在是太紧了,紧得让她破不开这层布。

      祁岚十分不安分地扭动着,小手灵巧地从风衣下摆伸出来攀上了姜越劲瘦的腰肢。

      男人身形一僵,没想到祁岚竟然大胆到如此地步。

      他怒喝一声:“别闹!祁岚,你疯了!”

      他的喝声并没有让女人恢复清醒,甚至连片刻的清醒都没有,反而让祁岚趁机将手滑到了他的衬衫里。

      祁岚的这一举动,立即让男人意识到她的状态很不对劲,一定不是喝醉了酒。

      原本他刚到的时候就看到祁岚的身上满是红酒,一身酒气熏天的,而且说话的时候都有酒的味道,也没有多少神志。

      所以他下意识地就觉得祁岚是被灌多了酒,趁着这个时机李盛想把她带走。

      却是忘记了娱乐圈的花样那么多,李盛怎么可能只将祁岚灌醉带走?

      既然要控制祁岚不如用更稳妥的办法。

      只怕是祁岚刚才喝的酒有问题。

      至少看现在她的状态就完全可以断定。

      shit!

      姜越不禁在心里暗骂一声,此刻他恨不得能将李盛千刀万剐。

      更是不敢想象若是自己再晚来一点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很显然那酒里是被加了料的,看祁岚的反应就知道,至于加料的目的是什么,不用想也知道。

      而且看样子还是加了很重的料。

      随即对着晚江说道:“都准备好了吗?带她去帝豪国际。”

      晚江点了点头:“人已经都带走看管起来了,车子就停在路边,随时可以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